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章 烧死你
    我在地上哆嗦了半天,这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也幸好燕大当时的车速不是很快,我并没有摔伤,要是有什么意外,这诱饵也不用做了,直接换鱼饵了。

    张婷的家所在的城中村,应该算的上是这个城市的贫民区了,这里又有山又有河,只不过这个山就是一个小土坡,那条河也是条排污用的水渠,总之坏境很差,让我这个在乡村呆惯了的人,都没有办法适应。

    而这里的居民为了省电,晚上都不会开灯,整个城中村完全沉浸在一片黑暗中,诡异的让人无法自拔,若不是天上还算亮的月亮倒映在那臭水渠里面,给我的周围撒上了有些微异味的光芒,恐怕不用那个厉鬼前来,我都会疯掉。

    现在明明还在九月上旬,照例说应该还会带有一点夏日的炎热,可是现在的天气却很是让我感到不断的有阵阵的寒意向我袭来,我也没有进入张婷的家,一来张婷的家比较狭窄,如果和那个厉鬼在里面狭路相逢,我恐怕在他手上跳不了几下,二来,我也没有钥匙。

    我只能沿着张婷家外的那条小路,来来回回的走着,嘴里不断地喝着燕大给我买的那杯咖啡,心里很是紧张,王笛和鬼婴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一直没见他们有什么动静,弄得我根本不知道那厉鬼什么时候才会出来,不过唯一放心的是,燕大说过,只要我能拖到他破解这个厉鬼的鬼迷心窍就万事大吉了。

    “呵……哈……呵……哈……”

    一阵若有若无的喘气声,伴随着一阵忽然出现的阴风,很是突兀的萦绕在了我的周围,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哆嗦,也不知道是被那喘气声吓得,还是那冷风给冻得,双手死死的握着衣襟,想要拿出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却摸了一个空,才想起燕大为了让这次的诱饵行动显得更加真实,直接把我的斩鬼剑还有几张防身用的符箓给拿走了。

    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和这个厉鬼抗争的屏障后,恐惧开始慢慢的在我身上蔓延开来了……

    四周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很静很静,又黑又冷。

    虽说恐惧是会习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慢慢地不那么害怕了,但是这种说法只适合,在欢乐谷之类的地方坐坐过山车,而不是知道一个厉鬼就在你的身边,慢慢的向你袭来……

    我现在是真的害怕起来了,也顾不上暴露不暴露了,从裤子里面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看着手电筒上面散发出来的刺目光芒,我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在黑暗中的人最向往的就是光亮,那怕只是一点微光,说句实话,我宁愿死在有一丁点儿热度的光芒中,也不愿意在厉鬼悄无声息的侵蚀中,胆战心惊的等待。

    手机发出的微光让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没过多久,我就察觉到了我的周围开始慢慢变得诡异起来……

    因为手机的光亮,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将我的四周都照亮,我的周围还是一片黑暗,深邃的黑暗,与其说没有将周围照亮,还不如说,手机散发出来的微光,已经被周围的黑暗给吞噬了……

    很明显,那个厉鬼已经来到我的周围了……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尤其的清醒,思维也运行的极其的快速,将手机一收,就往前方死了命的跑。

    还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燕大的声音:“阿斌,快过来……”

    一听到燕大的声音,我想也没多想,转身就往后看去,一转身我就知道要糟,因为一只手已经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肩膀,背上突然多了一道很是强劲的气流,我的肩膀上一阵冰凉,我刚想甩开那抓在我肩膀上的手,才发现我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般,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一下子就软到在了地上。

    艹,应该是被鬼吹灯了!

    我在很多小说,还有和阴阳玄学有关的书中看到过很多有关鬼吹灯的例子,人的头还有肩膀两侧都有一盏灯,是人阳气的产生的点,关系到人的生命活动,如果鬼想要害你的命,一般都会采取吹灭你的本命灯的方法,但是光靠鬼是吹不灭的,但是你只要在这个时间回头,就难免会将本命灯给弄熄灭。

    所以说,鬼一般都会用熟悉的声音,来迫使你回头,所以说像我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年就傻傻的上了他的当,对于本命灯,我只知道一旦三盏灯被灭就会死,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被吹灭了几盏,总之现在的我全身上下没有哪怕一点力气,眼皮就和头一样沉重,真害怕一闭眼,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但这个时候,就算我想晕死过去也不可能了,因为一双冰冷的手慢慢的攀上了我的脖子,很是粗暴的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再重重的将我摔在了地上……

    我被这一下给直接摔清醒了,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挣扎的想要离开,却看见一个很是干瘦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拧开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装满了液体的瓶子,狠狠的向我泼来。

    在我还没有生起一点躲避的念头的那一瞬间,一股很是刺鼻的气息伴随着那一瓶子液体在我的身上传荡开来……

    汽油,是汽油……

    那股挥发性的气味,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厉鬼泼在我身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有……他究竟想对我做些什么。

    我依稀记得厉鬼最喜欢在仇人身上重现自己死亡时的场景,因为……

    他们觉得只有让自己的死亡时的痛苦出现在自己的仇人身上,才能有一种复仇的快感,才能让自己的怨恨得到最大化的发泄!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这个厉鬼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一个Zippo的打火机,使劲的摩擦着开关,一簇一簇的火苗从打火机的喷火口呲啦呲啦的冒出来,而他却很是残忍的笑着,将燃烧着火焰的打火机,重重的向我抛来……

    他想要烧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