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九章 诱饵行动
    仔细想想,我的背脊更是传来一阵阴凉的感觉。

    这平日里只会打英雄联盟,坑队友的小学生,居然有这么重的心机!

    换句话说,我和张婷在家里招到的那个厉鬼,就是张婷家附近新产生的那个厉鬼,而小柱子的做法,无疑是在我和那个厉鬼搭了一座桥,如果我将那个厉鬼给干掉了,张婷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他的遗愿也就完成了,我自然可以从张婷手中拿到他的生辰八字,如果我被那个厉鬼给干掉了,那厉鬼也会遵守和小柱子之间的约定,放张婷一马,张婷也就安全了。

    甚至这小学生还想到了最后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我从厉鬼手上逃脱了,也不会去找他的麻烦,而是会想尽办法在保护张婷安全的情况下,将那个厉鬼给除掉,这样一来,他的所有后顾之忧都没了。

    我被这个小学生和他英雄联盟技术截然不同的谋略给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艹,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虽说,我们并没有将我们的猜测当着张婷的面说出来,但是张婷还是从我们的言语间猜出了一点什么,急忙开口说道:“小柱子不可能是那种人,他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

    燕大只是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你别忘了,他已经死了,而且还是一个小厉鬼,我见过不愿意杀鬼的二愣子道士,但从来没有看见过不害人的厉鬼!”

    “你——”

    我和张婷被他的话这一箭双雕的话,给气的浑身颤抖,连话都说不完,要不是我们都有求于他,以我的性子,绝对会将他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我深吸了一口气,安慰着张婷:“不管小柱子究竟做了什么,他都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好,即使他的做法有些不妥当,但是都能理解……所以这样看来他的遗愿就是想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将那个厉鬼给除掉!”

    燕大也点了点头,冷哼了一声,从桌子上将一杯看上去才买不久的咖啡三重奏递给我,又给了张婷一杯果汁,这才继续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厉鬼,就被你给招去了,我这个星期都在忙这件事,这厉鬼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后,就变的极其的滑溜,老是躲着我……如果我能像你那样,随便招招鬼就能把他招来,那用的着这么麻烦啊。”

    张婷脸色很不好看:“那这个厉鬼不除掉,我是不是还会有危险?”

    这个时候,燕大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很是绅士抓住了张婷的手,从桌子上拿出了一大堆符箓,这些符箓都是我之前在星巴克给他画的,平日里当做宝贝舍不得用,今天居然把它们全送给眼前这个女人了:“这些是镇魂符,它们的效用是可以阻挡鬼物一小会儿,这里有一百张左右,你只要遇见厉鬼,就拿一张在手上就好了,只要这张符箓一化成灰烬,你就再拿一张出来,随便用我们不差钱——”

    张婷冷哼了一声,将这些符箓一把拍在燕大的脸上,拉着我就要往外走:“你的东西我才不稀罕,那个厉鬼来了,阿斌会保护好我的,不要自恋的以为你比阿斌帅,在我的眼里,你连阿斌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燕大很是受伤的看着张婷,冷冷的说了一句:“不识好人心。”

    我则是哭笑不得的被张婷拉这往外走去,这比喻太特么的震撼人心了!

    刚走到门口,燕大就将我喊住了:“阿斌,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再来这里一趟,我们一起去将那厉鬼给除掉。”

    明天晚上?

    我一下子愣住了,明天是星期四,波浪酒店又会封闭起来,小柱子的事情恐怕又要耽搁了。

    我急忙将张婷拉住,冲着蹲在地上的燕大喊道:“不能等明天了,这件事情因为小柱子的特殊性,只能在今天解决。”

    燕大想了想,很快点了点头:“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几个小时,还来得及,我早就看这个厉鬼不顺眼了,就依你,今晚非把他做掉不可!”

    我点了点头,心里很是窃喜,有燕大帮忙,就轻松多了,但燕大下一句话,让我一下子乐不起来了:“只不过,需要你来当诱饵。”

    “诱饵?”我很是疑惑的看着他。

    “对,就是这样,原本用这位女士当做诱饵是最完美的,但是……”燕大说到这里很是温柔的看向张婷,“女人就应该受到保护,怎么可能让女人去当诱饵,她就在这里呆着,这里有有老头子看着,她是绝对安全的。”

    张婷原本很是气势汹汹的想要往外面冲,但是听到了我们的计划后,一下子软了下来,同意呆在这里等我们。

    我见此状况,也不好说什么,诱饵就诱饵吧,这都是命啊!

    门外停着一辆大众,听燕大说这是燕长弓送他的礼物,我刚开始还很是不屑,这死老头,至于那么抠吗,一个分分钟就可以捞几十上百万的人,才送一个十几万的大众?

    但当我坐上去看见内饰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我艹,这老头怎么这么大方了,一辆辉腾,就这样送出去了?!

    你辉腾都能随便送,我艹,你为嘛还要骗我辛辛苦苦才骗来钱?!

    我还没来得及感慨几句,这燕大也不等温度上来,踩着油门就开了出去。

    我坐在副驾驶上,问他我需要做些什么?

    燕大“哦”了一声,从包里掏了一张引魂符塞在我的衬衣的包里,继续说道:“这就是那个炒他鱿鱼的企业负责人的生辰八字,是用他的血写成的,这样一来,只要你不开口说话,他就会把你当做那个人,只要我把你放在那位女士的家附近,那个厉鬼准会找上你,你只要能拖到我,破掉他的鬼迷心窍,就行了。”

    “那我不是很危险,我怎么知道那个厉鬼什么时候出现,王笛和鬼婴又不能帮我预知。”我有些担忧的问道。

    燕大冷哼了一声:“你那两个鬼都是鬼粮,你也别高估他们了,不过上次在那位女士的家里,要不是他们帮你稳住执念,你能坚持到我来?”

    我试着和他们进行联系,却发现他们并没有半点回应,想必是之前消耗过多吧。

    “没有了他们,那我现在不是很被动吗?”

    燕大耸耸肩,突然探手将副驾驶的车门拉开,一脚就将我踹了下去:“这我就管不着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被他突兀的踹了下去,接连滚了好几圈,这才缓了过来,还没来及抱怨,入目间,张婷的家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