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小柱子的计划
    被这手死死掐住的那一刻,我脑海里面一片混乱,接连不断的猜想,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喷涌而出,我很是确定这个双手的主人,不是那个小学生。

    那个小学生平日里饭都吃不起,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再说了他连打个英雄联盟都能够将自己的手甩飞,量他也没有将我掐死的能力。

    这也不是一个女鬼,因为我被毛小孝掐过几次脖子,虽说她的力气也很大,但是我至少能够挣脱,而这个鬼不一样,从掐着我脖子的手上源源不断传过来的力道来看,这鬼的中气很足,而且后继有力,明显是一个男鬼,还是一个死前经常锻炼的男鬼。

    总而言之,我被这手掐的都有点产生幻觉了,我记得有人说过,人是一种很是奇妙的物种,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总会爆发出巨大的潜力,就比如在地震中,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徒手举起天花板的柔弱妇女,亦或是在自己儿子被卡车压住了双腿,徒手将卡车抬起来的文职父亲……

    于是我拼命地挣扎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死死的抓住我的脖子的鬼进行着搏斗,如果那些传言是真的话,我应该在最后关头,搬开那双手,甚至在危难中,爆发出我神级的运气,一脚踢爆那个鬼魂的裆部,然后……

    然后我就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艹,传言不可信……

    这是我在那个时刻,在心底咆哮着吼处的话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皮居然神奇的弹开了,一阵刺目的光亮很是突兀的刺激到了我的瞳孔,我的眼皮又啪嗒一下子闭上了,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是活,总之心里就是很迷茫很彷徨,没有丝毫想要起身的欲望,闭着眼睛,躺在这里呢,感觉自己还活着的概率要大一点,但如果一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变成鬼了,那就哔了狗了。

    “咚……咚……咚……”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周围突然传来了一阵很是沉重的脚步声,而且他每走一步,我的身体都要抖上一抖,我将眼睛睁开一看,才发现我居然就这样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怪说震感这么强,而张婷居然睡在一旁的床上。

    不过这一睁眼,还是有点好处,让我确信我并没有死,还活的好好地,不过转瞬一想……

    我艹,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性别歧视这一套?

    我心里那个义愤填膺,可这时候,一双皮鞋踏进了我的余光中,我一下软了,心里的火也熄灭了,吓得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天知道这个人将我们带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些什么,和之前那个想要我命的鬼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艹,现在都还装睡,你以为我给你们用的鬼精华是水做的啊!”这个时候,那个皮鞋的主人突然开口了。

    这声音……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这好对上了张婷有些睡呀惺忪的目光,我冲她点了点头,告诉她我们已经安全了后,这才不是很确定的转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年轻人皮笑肉不笑的坐在一旁的座椅上,翘着二郎腿,很是桀骜不驯的看着我,我很是感激的冲他点了点头,然后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我艹,怎么哪里都有你这小子!”

    那个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有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的人不是燕大还是谁?

    我没好气的看着燕大想吃错药了一般,做出的那一副很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姿态望着我的模样,开口问道:“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燕大冲我撇了撇嘴,顺势坐在床上,对着张婷很是温和的笑了笑,白了我一眼:“你再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里是哪里?”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这里不是小柱子的平房,而是在燕大位于小山坳处的房子里。

    我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燕大很是冰冷的冲我说道:“你不是去招魂去了吗,为什么又跑过来和我抢生意,你知道你弄出的这一档子事情,又害的我没有把任务完成,要不是坏我事的人是你,否则你就是死在那里我都不会来管这事,我只想知道这个女人开了多少的钱,能让你来搅我的局。”

    张婷从床上坐了起来,一个劲的摇头,告诉他:“这位先生,你错怪他了,他没有找我要一分钱,相反他还要给我钱。”

    燕大有些疑惑,像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很是温柔的询问张婷事情的缘由,张婷很是顺从的将我们之前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他听。

    燕大听完后,眼神稍微柔和了一点,很是随意的拍了拍张婷的肩膀,安慰了张婷几句,这才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见过二傻子成千上万,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像你这样,以当二傻子为荣的人,我知道你这样大公无私的帮助他,是和那个小鬼达成了某种交易,但是做道士时时刻刻都要铭记住鬼话不可信,你这样轻易的相信鬼的话,不出事才有鬼。”

    我被他这话唬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回过神来:“照你的话说,我这次发生的事情,不是意外?!”

    燕大狠狠的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确切的说,你能把那个鬼招来,并不是意外,这位女士的家附近最近有一个住户,因为赶上了企业裁员,被炒鱿鱼了,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就喝汽油自杀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厉鬼,找那个企业的麻烦,那个企业出了几次事后,就找到我,让我帮他们解决这件事。”

    我很是不解:“但这个厉鬼和小柱子有什么关联呢,小柱子平日里是不能离开那里的啊……”

    等等……

    “张婷,你是不是在小柱子的忌日,在你家给小柱子上过香?”

    张婷点了点头:“每个月都要上一次,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示意燕大继续说下去。

    燕大好奇的打量着我,又开口说道:“厉鬼才形成的时候,需要大量阳气,而这位女士又是一个人独居,这位小柱子知道了自己家附近有一个厉鬼,很是担忧她的母亲,但是很可惜,他并不是那个厉鬼的对手,所以他应该是和那个厉鬼达成了某种交易。”

    他说道这里,看了张婷一眼,就没有再说了。

    而我却全都明白了,张婷在那个小学生的忌日给他上香,正赶上阴穴大门打开的日子,所以他那天是能够回家的,而他明明知道这里有个厉鬼,却不和我说,假装他自己从来就没有回过家,他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

    他想让我做他母亲的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