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的命!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我便走到床边将张婷摇醒了。

    张婷一被我摇醒,就知道要开始招魂了,坐在床上有些失神,愣着愣着,捂着脸就开始放声痛哭了起来。

    “小柱子父亲走得早……能挤出钱让小柱子去上学都很是不容易了,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小柱子买玩具,更别说电脑了,小柱子也很懂事,也没张口向我要过钱,直到有一段时间,学校里面开始流行了一个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据说只要技术好,能参加职业比赛,就能赢很多很多的钱,小柱子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波浪酒店里面可以免费上网,每天放学就往那里跑,说是要苦练技术,要成为最强王者,以后要赢很多很多奖金……不让我再过这种苦日子了……”

    张婷说到这里,已经达到了泣不成声的地步,但她还是坚持着说了下去:“那天星期三的下午,小柱子很是兴奋的回到家,告诉我今天是他打定位赛的日子,如果今天运气好,他就能上白银了,他让我陪他一起去,我因为要加班,时间很紧,心情不是很好当时还骂他一天不好好学习,就知道玩游戏……要是我当时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小柱子就不会……”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头,看上去很是痛苦。

    我站在屋子中央,看着坐在床上放声痛苦的张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间屋子基本上没有排气孔,长年累月做饭留下的油烟,就像一条条狰狞的毒蛇一样,爬满了四周的墙壁,张牙舞爪的向我倾诉着这个家庭是有多穷。

    在我的一呼一吸间,甚至都能问道,从这间屋子里无时无刻都散发着的味道,一种叫做贫穷的味道。

    这个女人长得很高,身材很好,照例说应该是当一个模特的料子,可生活的贫困却让她拖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在这间冬天蔽不了雨,夏天遮不了眼,大风天屋顶可能被吹跨的屋子里,只能穿着便宜的地摊货,而且看上去已经许多年没有添置过新衣服了,这对于天性爱美的女人来说,简直无法想象。

    但是即使贫穷,小柱子的衣服还有书本都是新的,这个母亲宁愿苦了自己,也要让自己的孩子看上去和别人家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我叹了一口气,就照着燕大教我的方法,从包里摸出了一根银针,对着张婷的拇指轻轻戳了一下,从那个小洞里面,挤了几滴血出来,用画符箓的那种特制细毛笔蘸着,将小柱子的生辰八字写在了引魂符上。

    因为有血缘关系的血液,才能以最大的几率召回想要的鬼魂,降低招错鬼魂的机会,有了他母亲的血液,能成功召回小柱子的概率已经有九成以上了。

    我再次检查了一下门窗,确认无误后,我将灯关上,用打火机将插在那碗米饭上的香引燃,顺便引魂符点燃,放在大门处,就将张婷从床上拉了起来,和我并肩站在那碗饭的面前。

    那碗饭上插着的香上不断闪烁着的火星,在关了灯的房间里面,显得尤其的刺眼,我小声的对着张婷说道:“你等会儿千万不要在小柱子面前哭泣,这是小柱子最后一次投胎的机会了,如果你让他认为你舍不得他,让他选择了留下来,那么……留给他的只有魂飞魄散了!”

    张婷哽咽了一下,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眼前,散发着袅袅轻烟的香。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插在饭上面的香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散发着轻烟,一切都显得很平静,直到……

    萦绕在我们面前的轻烟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朝着我们的身后快速的飘去,张婷身体剧烈的抖了一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

    轻烟向我们的身后飘去,也就是说……

    小柱子,现在就在我们的身后!

    这个想法刚刚在我的脑海里成型,一股冷进骨髓的凉意突然向我袭来,弄得我的身体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在我的余光里的张婷,在这个时候几乎是连呼吸都屏住了,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脸上的皮肤都在收缩抽搐,想必应该也是感受到了异常。

    来了就好办了,我想了想,轻轻地说道:“小柱子,你就暂时站在我们的身后,你的母亲就在我的身边,你有什么遗愿,就告诉我们,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会帮你完成,如果这个遗愿不好对你的母亲说,就用手写在我的背上。”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听见小柱子开口,张婷却很是奇怪的告诉我,她背后的凉意消失了不少,而这时张婷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后背,因为我今天穿的衣服很宽松,估计从衣服下陷的褶皱也能看出些微的端倪。

    而与此同时一股冰凉的感觉也在我的背上流动了起来……

    首先是一撇,一竖,一撇,一横钩……

    “你!”

    张婷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我点点头继续感受着,一撇,一竖,一横钩,一横,一横……

    “的!”

    写完这个字后,我背上的写字的力度突然开始大了起来,一撇,一捺……

    这字开始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了,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很是不安的感觉,当还有两笔就要写完的时候,我一下子反映了过来,脸色一变,拉着还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我后背的张婷就往外跑:“快跑……这个鬼,恐怕不是小柱子!”

    张婷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愣愣的看着我,甚至还想要挣脱我的手。

    但下一个刻,张婷突然尖叫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

    我心一惊,刚想叫王笛出来,就被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脖子,那股大力直接让我的气道闭合了起来,要不是我两只手死死地抵制他的手,不然我早就窒息了。

    而这时,我满脑子都是那双手在我背上写下那三个字:

    “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