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五章 应得的惩罚
    十万火急?

    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种种最坏的打算顷刻间蔓延至了我的脑海,该不会是燕大遇到什么事了吧。

    如果是这样,我还是……

    先跑吧!

    他都解决不了的事,还要拖上我,这不是把我往死里推吗?

    我给方蓓说了下情况的严重性,就离开了波浪酒店。

    一出酒店,我就给燕大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上话,手机的另一端就被燕大的咋呼声给淹没了:“阿斌,你赶快回来吧,打你电话老是打不通,你在哪里?”

    “究竟是什么事?”我被燕大的话,弄得很是紧张。

    “我去公交公司去帮你要钱,结果钱没要到,被他们老总给赶出来了,说是非要你亲自去拿不可,你说——”

    哎呀,我艹。

    闹了半天就这一点事,我也没有多想就挂断了电话,不然鬼才知道这家伙会向我哭诉多久。

    不过,那死胖子这样做的原因,或许……是和那件事有关吧,我咬了咬有些干涩的嘴唇,也罢,也是时候该将那件事彻底了结一下了。

    一出酒店,就看见王子卫倒在马路边不省人事,我熟练地在他的肩上摁了几下,王子卫很是销魂的叫了一声,幽幽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发现了站在他身边的我,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扯着我就往前冲:“还愣着干嘛,你不是还有事要办吗?”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现在还办你妹啊,你都吓晕过去了,这件事就放在以后来办,先送我去一趟公交公司。”

    王子卫被我的话给弄懵逼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只不过在我坐上了副驾驶后,出租车司机的本能还是驱使着他回到了车上,顺从的往公交公司的方向开去。

    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和那个小学生的母亲约定好的时间是今天晚上的六点,而现在才下午的一点,将公交公司的事情处理完后,时间上倒是差不了多少了。

    在路上我顺便给卞振华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带上人到公交公司来一趟。

    王子卫将我送到公交公司后,就离开了,我刚一下车,准备往楼上走的时候,就被一个人给死死拉住了。

    我回头一看,那手的主人居然是一个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人。

    这画风吓得我赶紧往后退了一两步,距离一远,这才适应了过来,才发现这个人是燕大。

    燕大不由分说抱着我就放声大哭起来,我才知道,我之前和燕大说过,我不会再收那个死胖子一分钱,所以他就产生了想要将那佣金占为己有的想法,然后就横冲直撞公交公司,结果到头来钱没有拿到,反而被那胖子叫人打成了猪头给扔了出来。

    虽说燕大对付鬼很有一套,但是对付人可没有那个本事,吃了这个闷亏,咽不下这口气,就在公交公司楼下等我,非要将那钱拿到手不可。

    我被燕大这话弄得哭笑不得,这“燕”过拔毛的本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我好说歹说让燕大留在这里等我,这才向那个死胖子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我发现原本熙熙攘攘的公司安静了不少,以前那些哭爹爹告奶奶,成天嚷着要加工资的司机们,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甚至那些一天到晚都趴在办公桌上,连头也不抬的那些文职员工,也奇迹般的不在忙着上够自己的工时了。

    没了这些人,整个公司变得很是寂静,寂静的很像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

    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每层楼的通道口都站着几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不经意的发现他们的眼里的闪烁着一种让我很是不舒服的光芒,就好像一条条毒蛇正吐着信子,看着自己的猎物慢慢的走进了自己的包围圈。

    不过我还是很镇定的从他们身边走过,直直的朝着那个死胖子的办公室走去,因为这才是我此行来的目的。

    这个死胖子的门外,也站着很多人,这些较之前的那些人要热情许多,因为我刚走到他们的身边,就被这些人拎起来丢进了那死胖子的办公室,然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我突兀的进入了这间办公室,还没有站稳,那个死胖子就极其热情的走了过来,握住我的手说道:“斌哥,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我们公司那一档子破事,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解决,喏,这就是你的辛苦费。”

    这胖子从一旁拉过了一个手提箱,打开给我看了看,就一个劲的往我的手上放。

    箱子里面的钱,约摸有两百万,是我预计的佣金价格的十倍。

    看着这个胖子略微有些急切的举动,我只是笑了笑,冲着他摆了摆手,这胖子脸色一变,疑惑的询问道:“斌哥,你这是?”

    “老总,你这是想要收买我吧,你那办公区猝死的职员,恐怕不下一百个,这若是被警察给知道了,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胖子一听我的话,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就想要叫外面的人进来,我冲上去按住他的手,继续说道,“我也不要你的钱,也不是想要用这件事来威胁你,只是想要和你谈一些事……比如——”

    这胖子听了我的话,脸色缓和了不少:“谈,什么都可以谈。”

    我戏谑的看了他一眼:“那我要谈的如果是……毛小孝呢?”

    这胖子手中紧紧握着的玻璃杯一下子爆裂开来,一滴汗水慢慢的划过了他的额头,不过他只是笑了笑:“你说的就是那个公司的财务会计吧,她的死,我很遗憾,但是我也代表公司赔偿了她一大笔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作为公司的老总,你的做法算得上仁至义尽,但是……”我死死的盯着这胖子的眼睛,徐徐说道,“作为她的男朋友,你算得上是丧尽天良!”

    就听得砰的一声轻响,这死胖子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怎么……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

    我笑了笑:“我知道的还挺多,别着急慢慢来,首先这个公司里面,和财务会计走的最近的也只有你了,因为你的收入大部分的钱都来自被财务会计做空的账本,而毛小孝在十一路公交车上差点被**,原本是想要找你辞职的,但是你不能让她走,因为她一走,你的账就会出现问题,正好毛小孝也是一个单身的拜金主义者,身材相貌方面也符合你的胃口,索性你就让她做了你的小三……”

    这胖子坐在那里强装镇定,只不过汗水已经将他的衣服给浸润了。

    “每个有小三的成功男人,都是不愿意离婚的,所以总会面临的一个难题,小三怀孕逼婚,当毛小孝怀孕了,找到你,甚至以死相逼的时候,要影响到你的事业的时候,你决定要将她杀掉,于是一个设计的很巧妙,但很是戏剧性的犯罪方式就产生了……”我看这个死胖子有些发白的脸色,笑的很没心没肺,“公交公司的老总告诉想要向他逼婚的女友,末班车的司机老是找到工会说工资低,开始影响他的运作了,让她故技重施,用美色去诱惑他们,榨取他们的钱财,让他们有口难开。”

    “你甚至还找了几个混混,混杂在其中,一起作案,趁机要了毛小孝的命,最后匿名请人,以各种理由做掉那几个小混混,整件事情就天衣无缝了。”

    “可是你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毛小孝死了之后,居然会回来找你,所以你就去请道士来处理,不过你找到的是邪修,那个邪修告诉你,可以用毛小孝来布置一个厉鬼阵,可以为你提供气运,所以你一时贪心,就没有除掉毛小孝,这才有了后来,抵御不了舆论的压力,发布委托找道士处理。”

    这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样知道是我做的这一切。”

    我冷哼了一声:“第一,邪修是道士中开价最狠的,即使你再在我面前装作你很抠门,也掩盖不了,只有你能支付起那价格的事实,第二,明知道有鬼,都影响运营了,都还不去处理,不是心里有鬼,还有什么原因,第三,出了命案不找警察,首先找道士的人,难道不可疑吗?”

    说到这里,我一把将他提了起来:“还有……不要看低一个道士的手段!”

    这个胖子一把推开我的手,拿出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办公室的门一下子开了,十几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恶狠狠向我冲了过来……

    只不过,他们狂揍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

    那个死胖子!

    我站在一旁很是同情的看着他,我是提醒了他的啊,叫他不要看低一个道士的手段,他自己不听,能怪我吗?

    我只是让王笛迷住了那些人的心窍,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将那个死胖子当做我罢了。

    没过多久,卞振华带着人就来到了这间办公室,我将一个录音笔递给了他,同时也简单地将事情的经过给他说了一遍,卞振华点了点头,接过了录音笔,顺便叫人将屋子里面的一群人统统拷上拉走了,顺便问我桌子上的现金该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不义之财不能收,否则要折寿,你以我的名义捐出去吧,我这里有一个名单。”

    我从意识海里那团残念中,随意挑选了二十个,将银行卡号给了卞振华,卞振华将手提箱拎起来就要往外面走去,我急忙叫住他:“等等……”

    “嗯?”

    “毛小孝那个女人你是知道的吧。”

    “你是想让我帮助她?”

    我撇了撇嘴角:“怎么可能,毛小孝涉嫌和公交公司做假账,损害国家的利益,卞振华处长希望你,秉公执法,严格按照法律规章执行,证据都在刚才那个录音笔里面,不过这张卡是她在做财务会计之前,勤勤恳恳工作的的工资,也应该物归原主。”

    卞振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你还真是公私分明啊,你这样一做,据我所知,毛小孝是她家里面的唯一经济来源,她家里现在就靠毛小孝以前贪来的钱还有赔偿金过日子,你现在这么一做,把这些钱从她们家里一剥夺,仅靠毛小孝这张卡里的这点钱,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吧。”

    “那我就管不着了,这毕竟是一个法治的社会!”

    我冲他摆摆手,就往外走去,正好对上和卞振华一起上来,目睹了这一切的燕大,于是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拉着他往外走去:“这……才是他们应得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