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想见妈妈
    “好。”

    这个小学生连想都不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我当时那个心情,简直就像幸福来敲门了一样,乐开了花。

    可当我把将笔和纸给拿到手中,准备记他的生辰八字的时候,这小子突然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笑,摸着后脑勺,告诉我,他只记得到自己的生日,但是不知道自己确切的生辰八字。

    我一开始被气了一下,后来一想也是,我也只知道自己的生日,至于生辰八字,恐怕就只有我的母亲才知道了,父亲都不一定知道,因为孩子毕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那个时刻估计是一个做母亲的人,永生都会记住的时刻。

    一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斩鬼剑,看着被我修理的奄奄一息的小鬼头,心里也很是无奈,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可现在才发现一切又从零开始了,还得将重心转移到这小学生的母亲那里。

    和鬼打交道最忌讳的就是和他们的亲人扯上关系,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指不定前一秒还在那里一口一个大师的称呼你,下一刻就莫名其妙的被当做江湖骗子给关进警察局了。

    这小学生从地上爬起来,也没有抱怨,从我的手中接过了笔和纸,在纸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几笔后,就将纸和笔还给了我。

    我很是疑惑的将纸拿了起来,皱着眉头看了好半天,这才分辨出这纸上写的是一串电话号码,而不是一系列的象形文字。

    “这是什么?”我拿起纸冲着那个小学生晃了晃。

    “你不是要我的生辰八字吗?”这小学生看着我,做了一个鬼脸,“这东西可能只有我的妈妈知道,你如果想要的话,给她打个电话好了。”

    看着这个小鬼揉着身上被我用斩鬼剑拍出来的伤口,呲着牙齿,示意我拨打的模样,我想了想,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收起那张纸,给纸上的手机号码打了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的另一端才得以接通,回应我的是一个声线十分慵懒,听上去显得很是疲惫的女人。

    如果没错的话,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小鬼头的母亲吧。

    我很是有礼貌的说道:“你好,请问你是最强王者的母亲……呸,请问你的家里面是不是在三年前有一个孩子,他……出去了就没有回来?”

    手机另一端的那个女人被我的前半句话给弄懵了,直到我提到她的孩子时候,她才慢慢回过神来:“你难道说的……是我家的小柱子?”

    我一听到她这么说,就知道没有找错人,兴奋地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女士,是这样的,我是一个道士啊,我最近遇到你的孩子了,他想让我问一下,他的生辰八字,不然他投不了胎,所以……你看能不能——”

    “神经病吧,有你这样拿别人的孩子来诈骗的吗,其他的诈骗我管不着,这个诈骗,我还非管不可了,你的电话号码我已经记下来了,你迟早会被警察捉去的。”

    我还没来得及插话,手机里就传来几声嘟嘟的声响,我艹,被那个女人给挂了。

    这个结局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但最要命的是,我的手机号使用身份证去办的,她要是真的报警,我恐怕真的会被警察给关进局子里去。

    我急忙又给这个女人回拨过去。

    等了好半天,这个女人才又接起了电话:“我艹,你一个骗子要不要这样执著,我算是怕你了,我不告你了行吗,求你了,别再拿我的儿子来折磨我了……”

    “女士,是这样的,我是波浪酒店的一个经纪人,想和你商量一下……你孩子的赔偿问题。”

    “可刚才,这个电话,不是一个假装自己是一个道士的骗子打来的吗?”

    “是这样的女士,那是我的一个员工,他骗取你儿子的信息,想要不经过你的手,就将赔偿表填好后,私吞那笔赔偿,这个人已经被我处理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这女人有些将信将疑,突然语调一变,“你刚才说的是什么酒店?”

    “波浪酒店。”

    我很是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手机另外一边的那个女人突然有些哽咽:“三年了……小柱子的赔偿终于能够发下来了,都怪家里面条件不好,要是家里面有一个电脑,小柱子也不会每天放学都去那家酒店玩游戏了,他也不会……”

    说着说着,这个女人居然在电话里面放声的哭了起来,很是伤心欲绝的哭泣声,从手机里面传到了小柱子的耳朵里,这小学生一听到他妈妈的哭声,居然大声地喊着妈妈,并且跟着放声大哭起来。

    我急忙一脚将那个小学生踹到一边,他这才止住了哭声,擦着眼泪,充满歉意的看着我。

    手机另一端那个女人似乎是听到了那小学生的哭喊,一时间停止了哭声,有些疑惑的开口了:“先生,刚才我似乎听见了我孩子的哭声,这——”

    我很是淡定的说道:“请节哀顺便,你的孩子已经去世了,不过……赔偿的问题,我们可以当面谈一谈。”

    手机的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儿,便答应了我的请求,告诉我,她白天要在一家纺织厂打工,没有时间和我见面,她晚上在家里面等着我,报出了地址之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我这个时候将头转向在一旁偷偷地擦着眼泪的小学生,叹了口气:“喂喂,那你多久去投胎?”

    这个小学生脸上浮现出一丝悲恸,嗫嚅着开口了:“我……想见我母亲一面后,就去投胎,你愿意帮我吗?”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为了夺取他的身份,也只能照办了。

    我答应下了他的请求后,就去和方蓓说了这件事,方蓓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我的做事风格,她可是深有体会,只是告诉我,今天是星期一,是阴穴提取怨念的日子,阴穴内的鬼魂,如果在阴穴外使用招魂的方法,可以短时间离开阴穴,让我要记住不能让孩子的母亲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儿舍不得的模样,否则这孩子就会选择留在人间,就再也不能投胎了,只能慢慢的魂飞魄散。

    我冲着方蓓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以为是那个小学生的母亲改变主意了,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燕大的一条短信。

    而这短信只有四个字:十万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