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一章 你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
    虽说,我不知道阴室是否强大,但我从这个阴穴的规模来看,应该不是一般的实力能够弄出来的,更何况阴室不仅仅只有一个阴穴啊……

    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加起来,已经多到让人头皮发麻了,更何况一个城市可不仅仅只有一个阴穴。

    这么多阴穴每天能提供的怨气的总量更是多得让人发指,虽说我不知道阴室拿这些怨气来做什么,反正这些东西对于他们实力的增幅,恐怕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再不济,将那些厉鬼全部放出来,都可以很是彻底的报复社会了。

    说白了,如果把现在的我和阴室做个对比,阴室是月亮,我就是地球……

    地球上的一个人。

    反正现在的我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我也不知道我究竟何德何能,能让燕家年轻一辈的最强者,还有阴室的三巨头之一,都冲我抛来橄榄枝,我将燕天给我的那个令牌摸了出来,死死的盯着看了半天,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将这个令牌扔了后,就从波浪酒店的大门跑出去,逃得越远越好。

    因为那种在不知不觉中就上了贼船的感觉,此刻很是突兀的出现在我心里,不断的告诉着我……

    想死的话,就尽管逃吧,有没有人拦你。

    不过这一次来波浪酒店还是算有些收获,至少我终于将道士的考核体系给弄清楚了,其他的那些家族和阴室,在我没有达到大道士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分心去考虑,因为考虑了也没有什么作用。

    但将鬼的等级弄清楚后,我才知道我无意间收下的一对鬼魂姐妹花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是尸鬼!

    不是排名倒数第二的鬼粮,而是排名第一的尸鬼,有机会还是要回杰少家一趟,和王娣好好沟通沟通,这个大杀器,还是要想办法利用起来,而在我回去之前,王娣又可以替我将杰少的母亲给照顾好,这简直太完美了。

    我趴在柜台上傻笑了起来,那个口水就更不用说了,知道王笛看不下去之后,跑出来给我几个耳光,这才让我清醒了过来,才想起那个黑衣人临走时,给我留下的有关阴穴的注意事项,真想要看看那上面写了些什么的时候,波浪酒店的灯光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全都到位了,嘈杂而富有节奏的音乐,打破这久违的寂静,在我的耳边轰然爆炸开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不轻,直接滑到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慢慢地从地上不动声色的爬了起来,从柜台上弹出了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大堂里突然传出的这些动静。

    这一探头不打紧,但是当我再次看见舞池里又出现了那群一如既往,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令人爆炸的潮流舞姿的厉鬼们的时候,一下子傻眼了,这些玩意儿怎么又回来了?

    我脸色有点难看,这阴穴的底细我还没有摸清楚,就让我再次上战场,这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吗?

    我愣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一双手在我的肩膀上很是用力的拍了几下。

    一时间我的心里很是愤怒,这王笛最近也太不像话了吧,我好歹是她的主人啊,每天对着我不是打就是骂,你以为是一个农奴都可以翻身把歌唱啊,这次我非得好好的收拾你一顿不可。

    我转过身,刚想要以一个很是高亢的声调将她吼一顿,却对上了一张很是熟悉的脸。

    拍我的不是王笛……

    而是方蓓!

    我本来满是愤怒的心脏差一点就被吓得骤停了,硬生生的把想要说出的那些话给憋了回去,装作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因为我之前听那个黑衣人说过,维持鬼的记忆需要消耗部分的怨气,他作为阴穴控制者的时候,为了减少怨气的消耗,就在每周一次的大火榨取那些厉鬼的怨气的同时,将这些厉鬼维持记忆的怨气也提走,所以说这个阴穴里面除了每个领头鬼之外,经历过那场每周一次的烈火灼烧的厉鬼都会丧失火灾之前的记忆。

    换句话说,方蓓已经……

    丧失了之前的记忆了!

    好险,我差点又开口说话了。

    “你在这里干嘛?”

    方蓓看着我,很是疑惑的询问着。

    我死死的闭着嘴巴,装作说不出话的模样,可以的从嗓子里面蹦出来几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呜咽声,然后将她挤到一边,从柜台上轻车熟路的拿起一根笔,随便找了一张纸,慢慢的写了起来。

    “我有些不舒服,不想说话——”

    “想去卫生间清醒一下,是吗?”方蓓一把将我的笔还有纸夺了过来,扔到了一边,揪着我的耳朵,一脸凶狠的看着我,“装,继续装,我看你还能装多久。”

    我被她突然地举动吓得不轻,但听到她的话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方蓓的记忆居然没有消失!

    “你……你还记得我?”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方蓓,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记不得你?你就是死在波浪酒店,化成灰,老娘就都认得你……你这个傻子……呜呜……你又不是他,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你让我怎么报答你啊……”

    方蓓一听我的话,很是气势汹汹的冲我吼了起来,只是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哭了出来,扑进我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见她哭得那么厉害,我本想要安慰安慰她,突然又想起之前她在我面前哭着哭着就将自己的连哭没了的恐怖场景,原本想要拍她的背的手也收了回来,生怕一会儿拍着拍着她的背就只剩一个骨架了。

    方蓓哭了一会儿,就从我的怀里挣脱了出去,擦了擦眼泪后,看着我略微有些不自然的眼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会掉了,以后都不会掉了,这次那个阴穴的控制者没有将我们的怨气收走,想必又有傻子被弄来了当备胎了……对了,你不走,还留在这波浪酒店干嘛?”

    备胎……

    你这话还真特么的形象啊,我撇了撇嘴角,很是尴尬的说道:“我就是那傻子还有……备胎。”

    方蓓看着我,很是得意洋洋的说道:“那你已经成功三分之一了。”

    “啊?”我很是不解的看着她。

    “本小姐可是大堂区的领头鬼,你说呢?”

    方蓓说到这里,冲着我调皮的挤了挤眼睛,笑的很是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