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原来的模样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很是柔软,软的好像只要稍微一用点力就会陷到地上的床上。

    这里是哪里?

    我很是疑惑的望着四周无比熟悉的装潢,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似乎是波浪酒店的总统套房。

    波浪酒店不是又被大火给烧成灰烬了吗?

    怎么到现在又涅槃重生了,难道这里面藏有一只凤凰?

    呵呵……

    想多了。

    只不过我很是好奇,我是怎么回到这里的,我不是已经被方蓓像扔铅球一样给扔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还有是谁将我放到床上的?

    难道说……

    方蓓还没有死!?

    我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面提出了无数的设想,直到给出了一个大胆无比却又有一定可能的答案。

    那就是方蓓还没死,是她救了我。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心里酝酿了很久的哀伤在这顷刻间化为了乌有,我一个鲤鱼打挺将被子踹到了一边,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好后,就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试探性的喊道:“方蓓,是你吗……是你救了我吗?”

    我绕着波浪酒店走了整整一圈,很是惊讶的发现才被大火肆虐了一圈的酒店,此刻居然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没有哪怕一丁点儿发生过大火的痕迹,当然让我很失望的是,这里没有了之前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没有一个人……亦或是鬼。

    除了我。

    我在波浪酒店里面是处的搜寻着,任何一个方蓓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没有放过,会议室,储物间,女厕所……

    当我很是疲惫的翻进柜台,坐在里面的椅子上确认方蓓真的不在了以后,那个心情可谓低到了极点,费了半天的劲儿,没有将她救出来不说,还差点将自己搭进去,最后还欠了她一个人情。

    这可能是每一个想要当救世主,最后反而被别人拯救的人最真实的内心感受了,什么沮丧,愧疚,自责……

    总言之,所有能和亏欠沾上一点边的词语,此刻都在我的表情上,在我的心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趴在柜台上,浑身无力,就想好好哭上一场。

    但这是,一阵高跟鞋叩地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了……

    “方蓓,是你吗,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这声音,让我的心情从低谷一下子跃迁到了巅峰,我正急不可耐的想要站起来,证实我的猜测是否正确的时候,我的头上就被重重的拍了一掌。

    “方蓓,方蓓,方蓓你个大头鬼,你这个死脑筋,怎么就没有死在里面呢?”

    我还没有对着狠狠的一掌做出任何的反应,一个气鼓鼓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边,这……

    这声音让我的大脑一下子变得尤其的空白,方蓓那档子事,让我忘记了我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

    我是来找阿丽的啊!

    我很是尴尬的抬起了头,看见一个满脸愤怒的女人,正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一副要把我生撕了下毒的凶狠模样。

    我很是心虚的看着正在气头上的阿丽,摸着后脑勺,打着哈哈,双手一撑从柜台里跳了出去,将阿丽揽入怀中,深情的看着她:“别说话,吻我。”

    阿丽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吻你个大头鬼,你知不知道你之前在波浪酒店做出的那些事,究竟有多么的危险?”

    她一边说,一边气鼓鼓的坐到了一旁。

    我知道自己的盲目,还有不计后果的做法,会带来很多不可预料的危险,所以我陪着笑,拉着阿丽的手,说道:“我这还不是因为想来见你——”

    “见我?”阿丽原本气都消了大半了,一听我这句话,差点跳了起来,“我叫你不要来,你偏要来……你来,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发完短信,就把手机关了是什么意思?”

    “我担心你拒绝啊,也没有想那么多,就决定无论怎样都要来看你。”

    我这句话,说的是那番大义凛然,说的是那番义正言辞,用句潮流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这个逼,装的好,装的妙,我给九分,还有一分怕你骄傲。

    只不过,阿丽一句话,就浇灭了我的所有感官——

    “我不接你的电话,是有原因的,但是我至少能看到你的短信啊,我是叫你不要来找我,但我在走之前,是一定会来找你啊,你这个傻逼孩子,再说了,你一定要进波浪酒店才能看见我吗,你究竟有没有脑子啊……”

    呵呵……

    不过想想也是,都是我想的太多了。

    我就这样坐着傻笑了好半天,阿丽实在看不下去了,反倒安慰起我来了,这样你来我往,她的气也消地差不多了。

    我们两人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谁都不想先开口,因为开口就意味着离别。

    沉默了许久,阿丽轻轻地捏住我的手:“阿斌,你看我美吗?”

    我看了看她,笑了:“美,你一直都很美,只是美的不固定。”

    阿丽扑哧一笑:“那你能和我说说,这次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就算看再清楚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会把这具身体当做一副一样换掉,我喜欢的是你的灵魂,而不是你的外表,虽然我不拒绝你变美,但你美不美,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一个把自己心都给了别人的女人,能不美吗?

    阿丽眨巴了几下眼,颇有些调皮的看着我:“那阿斌先生,如果我说我这次开始就不会在变了呢?”

    嗯?

    阿丽这句话,不由得让我愣了楞,我好奇的对上了阿丽这张精致的脸,一时间竟然有些痴迷于其中。

    美,真的太美了。

    只是这张脸我似乎是在哪里看见过……

    我绞尽脑汁的想了好半天,直到阿丽温柔的抱住了我,轻轻吻上了我的唇:“大傻瓜,这就是我原本的模样。”

    原来的模样?

    这时的我一下子想明白了。

    我还记得,那次我用自己的心头血给阿丽修补执念,进到阿丽的记忆里,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女人……

    也是这般清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