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四章 救与被救
    “你……是……人……”

    一阵沙哑的声音从她的嘴里颤抖着,断断续续的抖露了出来。

    我心一凉,遭了,还是说出话来了。

    鬼婴,王笛……

    和意识海的联系不知为何又被单方面的切断了,不仅这样,眼前这女人的手还紧紧的掐着我的喉咙,让我说不出话就算了,还难受的要死。

    在这短短的一秒钟,这个女人就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略微整理了下之前被烧焦了的脸,收敛起了脸上原本让我很是温暖的笑容,一脸的阴鸷,将头抬了起来,将眼睛瞪得大大的,巨大的眼珠里面虽说没有一点的眼白但是仍然不妨碍着她死死的盯着我。

    我才知道我刚才因为满脑子都在想着安慰这个女人,犯了多大的错,王笛之前一再告诫我,绝对不能和这些鬼用人话交流,我特么的居然一疏忽给忘了。

    我惊恐的看着这个女人,双手使劲的扳着这个女人的手,却无能为力,这样做反而让这个女人的脸离我更近了一点,她的脸本来就有点烧焦了,五官在近乎于狰狞的表情中,几乎皱在了一起,扭曲的让我不敢置信,这还是之前那个会在我面前展现出她柔弱的一面的那个女人?

    她这是要杀我?

    冰凉的感觉沿着她的手臂,从我的脖颈处慢慢的像整个传来,感觉上就像一桶冰水从我的头顶淋下来,那种感觉真是透彻心扉。

    不过好在还是让我清醒了不少,我得想一个办法挣脱,不然我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跑进来拯救你,结果到头来,目的也没到达,反而把自己的命套进去了,才真的憋屈了。

    “你不是他,为什么要骗我……”但就在这时候,死死的卡在我的脖子上的那股大力,突然小了不少,我勉强扭动着脖子看着这个女人眼里居然又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他究竟在哪里……”

    她这一松劲儿,被掐了至少有三秒钟的我还没有习惯过来,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这女人被我突如其来猛烈地咳嗽给惊了一下,手下意识的一松。

    就是这一刻!

    我用力往下一顿,挣脱了她的手,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直贴身带着的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狠狠的朝着眼前这个女人脑袋上重重的一拍,这女人直接被我这当头一击给打翻在了地上,痛苦的叫了一声,天灵盖上更是硬生生的被我敲出了一个凹痕,整个脑袋直接给凹了一大块下去。

    这还是我收了手,避开了刀锋的结果,要是直接看下去,就不是凹一块下去那么简单了,直接丧命都有可能。

    我把斩鬼剑放进书包里,将身上穿着的衣服的拉链解开,这个女鬼从地上提起来,死死的揽在怀中,用衣服盖好就往外走。

    那个女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我,直到我带着她走进了大堂里的漫天火焰中,这才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什么?

    这个女人刚才连命都不想要了,掐着我的脖子,质问了我半天,而现在居然对我说了句谢谢,是在谢谢我,不计前嫌救了她吗,还是谢谢我像个傻子一样,跑进来救她?

    不过不要我帮忙,就有感恩之心的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你为什么要救我?”

    就在我接二连三的躲过那些燃烧着火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就像流星一样划破长空的装饰物的同时,这个女人终于开口了。

    我一边躲闪,一边拼命的往前跑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不知道为什么能进到这一天的波浪酒店,而且还阴差阳错的替代了狼的身份,有一句话,得到一个身份的同时,就要承担这个身份所带给你的所有担当亦或是负累,我不是圣人,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被这大火烧死过一回的弱女子,在经受一次这样的痛苦。”

    这话让女人抽泣了一下,但随即叹了一口气,就不再说话了。

    虽说我很是疑惑,但是她不说话也好,至少让我不用再分心去思考怎么安慰她了,也不用担心再被她掐着脖子了。

    可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因为在储物间耽搁的那些时间,已经让这个大堂变成了步步惊心的人间炼狱,稍有不慎就要栽在这个地方。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冲着怀中的那个女人说道:“你可以将我鬼仆的屏蔽给解除了吗,不靠她的话,恐怕我不好脱身了。”

    那个女人看了看我,摇了摇头:“这叫波浪酒店是一个阴穴,规则是靠那个阴穴的控制者决定的,据我所知,进入这个阴穴的人只能靠自己的能力,是不能依靠阴穴外的鬼的,至于你的鬼仆之前能和你沟通,恐怕也有阴穴控制者的关系,或许你也是被他选中了的吧,不过你的表现,恐怕……”

    “恐怕什么?”

    这女人看了我一眼,就没有说什么了。

    我又问了几句自讨没趣后,就往外冲去,虽说她不在和我提及阴穴的事了,但还是很体贴的将我看不见的地方的危险提前告知了我,就这样我们一路上有惊无险的穿过了大堂的大部分区域。

    直到在走到门边的时候,看见了即将要塌下来的天花板,还有……

    即将要关闭的大门。

    我估算了一下距离,而且之前在大堂里疯跑,已经消耗了我大部分的体力了,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在关门之前跑大门边已经不太可能了,这放在平日里,短短的一段距离,现在看上去,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我想,恐怕已经无法逃脱了。

    既然这样,不如……

    我将衣服脱了下来,将这个女人全身大部分的身体裹了起来,死了命的向前跑着,在力气即将耗尽的时候,高高的将她举了起来,对准即将关闭的大门,就要把她抛出去。

    似乎是因为她鬼的身份的原因,身体很轻,我并没有费多大的劲,但就在她被抛飞出去的那一刻,她的手突然攥住了我,一股大力从上面传来,我只感觉到我的身体被她硬生生的弄到了此刻本应该是她的位置上。

    而她却稳稳的站在地上,向我之前做的那样,狠狠的向着即将关闭的大门抛去,而我却没有她那样的反应力和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

    为什么会这样……

    “我叫方蓓……谢谢你。”

    我的耳畔还回荡着她很是温柔的话语,人却已经被她抛出了波浪酒店。

    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眼前已经锁死了的大门,脑海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这样……

    “啊——”

    我跪倒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阵黑暗向我袭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