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二章 火灾重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脸色为之一变,但不动声色的将内心的感受从脸上硬生生的抹去了,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想要继续前行。

    这时候周围一阵嘶吼,此起彼伏。

    难道……

    我的身份被发现了?

    我硬着头皮,停下了脚步,偷偷的打量着周围,这才发现整个大堂居然在抖动!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许久,我才感觉到异常,我身边一个看上去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在大堂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开始抖动的同时,靠在我的肩头瑟瑟发抖,他冰冷的身体,让我不由得打了一激灵,麻木的神经慢慢的活跃了起来。

    我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周围的人群上,才发现这个时候,在这个大堂里面所有的鬼都不再像之前那样放松了,看上去很是紧张,焦虑两字很是明显的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唯一和这些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高出的DJ,他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着,他的脑袋就和没有骨头一样,不断地扫视着,一圈借着一圈,他也不将头转回到原来的位置,仍然以顺时针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着,不断的四处张望,白的像牛奶一样苍白无力的脸上透露着不同于以往的焦虑,甚至连音乐都忘记放,让舞池都冷场了都没有发现,看他那不断找寻着什么东西的样子,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究竟是在干嘛?

    是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我很是疑惑的时候,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在这个突然陷入寂静的大堂里悄悄的冒了出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DJ想通了,又开始放起了音乐,直到……

    一股焦味慢慢的在大堂里面升腾了起来……

    大堂居然出乎意料的在这个时候失火了!

    而且这焦味似乎是从上方传出来的,我抬头向天花板望去,才发现整个天花板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大火,还夹杂着一阵阵电光。

    想必电路已经被烧着了!

    原本很是明亮,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的波浪酒店,随着这天花板上的电光不断地闪烁,灯光开始变得忽明忽暗,直到在一声巨响中,爆发出最后一道耀眼的亮光后,就完全黯淡了下来,只剩下一团火光。

    这团火光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好巧不巧直接掉落在酒水区,毫不费劲的将那些高度的酒水直接引燃了,火焰这才一发不可收拾的蔓延开来。

    起火了,起火了……

    我心里一阵慌乱,潜意识的想要逃跑,却发现我的身体就像被定住了一般,无论怎样用力,都无法动弹。

    我无可奈何,心若死灰的站在原地,心里不断的默念:我要被烧死了……我要被烧死了……

    但当我慢慢的抬起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朝着周围看去的时候,才发现周围密密麻麻的鬼,居然都站在原地,满脸的绝望,看上去和我一样,似乎是被什么给定住了。

    酒水区里离那个DJ很近,所以他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火焰直直的卷上了他的身躯,他的身上顷刻间就布满了火舌,就好像一架不断的发出子弹的机关枪,看上去很是令人震撼,火焰在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停留,转瞬间就将他那张很是帅气的脸庞给焚烧殆尽了,火焰在他的身躯上猛烈地燃烧,他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来不及有所挣扎,只留下了一个很是让我不忍心的口型,就化为了灰烬。

    我被这残酷的场景吓得心惊肉跳,就连头皮都在发麻,太恐怖了,而且火在这些鬼身上燃烧的时候,完全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

    就好像这些鬼是干尸一般,很容易就被烧着了。

    只是很疑惑,他们为什么不能选择逃跑,为什么要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这熊熊燃烧的大火给焚烧殆尽?

    这个时候,火焰已经快速的蔓延至了我的脚边,像一个野兽一般发出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声音,咆哮着向我扑过来,似乎是想要将我吞噬一般。

    我下意识的想要逃脱,但是那种像被束缚着的无力感再次在我心头蔓延开来,艹,我要被烧死了,我要被烧死了……

    火苗慢慢的爬上了我裤脚,慢慢的往上游走着,灵活的像一条尤其滑溜的小鱼,在不断地穿梭不断的徘徊……

    我死死的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前夕,最为痛苦的弥留。

    但下一刻,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火居然没有温度!

    我睁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我身上的火焰,才发现这火焰并没有给我造成任何的伤害,因为它并不烫,就像没有烧起来一般。

    而那个依靠在我肩上的那个肌肉男却被烧着了,发出了阵阵凄惨的嚎叫,让我很是惊恐,有很是不忍,当我正想要伸出手去帮他熄灭这火光的时候,这男人已经在绝望中化为了灰烬……

    我在原地愣了片刻,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在你眼前死去,比你亲手杀死他所要承受的负担要重上无数倍,即使他现在已经是鬼了……

    不过这火焰也很是奇怪,在我身上游走了一圈之后,那种被定住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身体的控制权又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上。

    而这时,整个大堂里面的鬼都被火光所淹没了,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被化为灰烬的命运……

    与此同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咔擦咔擦的声响。

    我回头向酒店的大门望去,才发现身后那道我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都打不开的门,此刻居然缓缓的开启了……

    我看着这道属于我的逃生之门,内心很是挣扎。

    王笛一个劲儿的催我赶紧从这道门出去,不然等时间过了,想出去都没有办法了。

    我转过头,看着被火光映衬的很是闪耀的大堂,死死的咬着嘴唇,盯着不远处的储物间一时间做不来了决定。

    直到我看见,不断蔓延着的火光缓缓的向着大堂,最后的净土——储物间,呼啸而去。

    我再也来不及考虑了,在王笛的尖叫声中,向着储物间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