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章 我配不上你
    但是她还在哭。

    还在哭……

    就像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已经裂开了。

    裂开的嘴角就好像一个原本光洁的陶瓷上多出了一条裂纹,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蔓延着,扩散着……

    这嘴角一裂开就好像为后面的发生的一切可以预料到的恐怖情形提供了一个催化剂,慢慢的转换着,让我在充满着无限恐惧的时候,无法逃脱不说,也不知道她究竟要对我做些什么,还有……

    她究竟在哭什么,我该怎么做?

    可纵使我有千万种能解决眼前这件事的方法,但前提是我必须得说话,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我的思绪在翩飞,直到我看着她的嘴巴变得越来越大,那条原本细如牛毛的裂缝,开始慢慢的变粗直到横亘了这个脸颊,就像一把很是锋利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刀疤。

    这条很酷似刀疤的裂纹并没规规矩矩的停留在这个女人的脸上,而是随着她的哭声,不断地颤抖着,颤抖着……似乎是在配合着她的哭泣,但更像是在告诉我,这个女人带给我的恐怖远远不止这一点!

    “呲啦……呲啦……呲啦……”

    与此同时这间空旷的会议室里面,突然诡异的发出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撕裂声,让我原本就已经绷紧的神经,变得越发的紧张,那接连不断,绵延不止的声音不断的萦绕在我的耳边,那音量几乎要把我淹没于其中,感觉着就好像这栋楼就要垮掉了一样。

    此刻我的呼吸和心跳完全已经感觉不到了,眼前这诡异的场景,还有异常恐怖的氛围,让我过早的释放了高频率的呼吸还有心悸,以至于现在的我总有一种紧张到麻木的感觉,要不是,我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不知为何对我有一种情愫,本能的认为她不会害我的话,我早就掉头就跑了。

    许久,我才发现了那阵噼噼啪啪撕裂声的来源。

    因为我在听到那阵声音的同时,看见她的脸蛋已经被那段裂纹给撕裂开了……

    在我颤抖着,痉挛着的面部肌肉的迫使下,我几乎失去了转换方向的能力,就这样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直到她的脸颊再也承受不住那种撕裂的压力,就听得一阵爆裂声,近乎于干涸的鲜血和带着浓郁的血腥味的碎肉一下子弹射到了我的脸上。

    浓郁的近乎于让我窒息的气息,一下子充斥了我的鼻咽喉,我的胸腔一阵气短,差点就晕了过去,但在我近乎于绝地反击般的坚持下,还是勉强保持着些许了清醒,只是一有点知觉,那种猛烈地刺激感,直直的吞噬着我所有的感官,让我的胃还有各种脏器,不由得翻江倒海,就要吐出来。

    但吐出来,绝对要发出声音,那个时候,绝对是想死都不能,相比之下,这恶心的感受还是算可以接受,于是我死死的咬着舌尖,竭力的保持着清醒,将那种恶心的感觉,掐灭在了喉间,除了身体在不断地痉挛外,脸色或许有些发白外,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那女人也没有注意这么多,应该说是压根没有注意,因为她还在那里哭,脸颊上的裂纹从额头上继续过渡到了另外一边的脸颊,在这个进程中,裂纹也在不断的增大,发出着类似于“呲啦……呲啦……呲啦”的刮擦声,裂开的纹路极其不平整,近乎于干涸,却异常粘稠的血液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接连不断的掉落着,但是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好像直接浸润进了地面一样,要是非要说有什么不同,这件会议室的温度是越来越低了,我感觉到随着这些血液大把大把的滴落,我的心都凉了一大半,但是她的哭声还是让我有一种很是莫名的感受。

    那就是……

    她和狼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不是什么难以启口的问题,但是现在的我压根就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都快要被憋坏了,但还是只能干着急。

    这件会议室的隔音效果的确很好,完全听不到大堂里的任何风吹草动,即使我知道那里正把音乐开的震天响,欢乐无比的准备着之后的表演活动。

    但是……

    会议室内只能听到那循环往复的“呲啦”声,因为这时候她的整个脸蛋终于再也经受不住她高强度的哭泣了,皮肉彻底被撕开,被翻起,那张脸整个被掀开了,裂纹更是直接蔓延到了她的喉部,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要说她原本的长相也不丑,就是相对我的女性朋友们要显得平庸一些,只不过在经过她脸颊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后,看上去尤为恐怖,甚是狰狞,隐隐约约带来一种可以将你的魂魄都给吓跑的那种绝望。

    不过我经历过许许多多这样的场景,连生与死都走过了好几遭,所以说,除了身体的本能是会有一些害怕之外,更多关注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因为波浪酒店的这一天可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平静。

    而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哭泣,一直在这间会议室盘旋着的抽泣声,诡异般的停止了,比之前产生的时候,都还要让我更为的局促和紧张。

    此刻的她呢,将黑漆漆的眼眸再次死死的盯住了我的眼睛,就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她那破碎的嘴巴一张开,就让我牙关一紧,由于脸被撕裂的原因,她的嘴大的简直可以将我的脑袋塞进去,给我一种她要吃我的感觉。

    我虽然竭力的保持着平静,但还是忍不住让表情有了变化。

    她一看我表情起了变化,急忙死死的闭着嘴巴,拿出一面小镜子,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但仅仅是一瞬间,就摔碎了镜子,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脸。

    因为此刻的她脸颊已经破损的面目全非了,大部分的牙龈还有牙齿都暴露在外,还在不断的渗出粘稠的血液。

    她再次看了我一眼,仅仅是一眼,就消失不见了。

    只有一句话在这间会议室里回荡着……

    “我配不上你,我以后再也不会来缠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