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诡异巧合
    这个人我不止是熟悉,而且是熟悉的发指。

    因为我家里还有学校寝室,甚至连我和阿翥的舞蹈工作室里面都挂着他的海报。

    他是我心中当之无愧的舞王。

    在中国现在的breaking界,一般人熟知的是细超,他是全亚洲拿到奖项最多的中国人,但这是明面上的,也有很多人是只参加一些非正式的cyper,就是所谓的斗舞,不去参加比赛,所以导致民间卧虎藏龙,大多组成工作室接接商演,以此谋生。

    他就是这样。

    因为他斗舞总要分个输赢,对胜利的渴望尤其执着,只要斗舞一开始就放猛招,再加上各种风格都吃得开,很多明星开演唱会都会邀请他去伴舞,在广大人民群众中,也成功的混得一个脸熟,久而久之,在各地的cyper中,只要听说他要来,所有的舞者都要收敛一点,毕竟他只要一跳了,其余人再跳总有种班门弄斧的感觉,最后他索性就不参加任何比赛,只担任嘉宾和裁判,但只要各地有新秀冒头,他都会上面去较量一番。

    这个人没有名字,是一个孤儿,但breaking界都叫他狼,一个不折不扣,孤傲的王。

    只不过,后来听说他在一次酒店商演的时候,那家酒店突发火灾,最后没能逃出来。

    我迅速的浏览着这些信息,发现这个官方网站上的活动时间和狼出事的时间很是诡异的吻合,吻合的让我全身都有些发凉。

    难不成……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电脑上的时间,上面的时间竟然是三年前,而且后面的日期居然……

    居然是阿丽之前将波浪酒店烧掉的那一天。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狼的死是阿丽造成的。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更碰巧的是,今天也是阿丽,狼,还有现在仍然处在这家酒店里所有人,三周年的忌日……

    这时的我没来由的感到了一阵恐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让我卡在这个时间段进入这家酒店的目的是什么?

    狼现在又在哪里,他为什么没有和那些同他一起死在这家酒店的人一样,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他的演出?

    还有为什么要让我替代他的身份?

    还有……

    阿丽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离开?

    无数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像雨后的春笋一般不断地萌发着,搅得我的思绪一片混乱,一时间很是口渴,就从一旁的饮水机中接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可这个时候,我明明喝的是热水,但这水一从我的口腔中滑落,就变得一片冰凉,搅得我五脏六腑都是一阵僵硬,闹得我有些坐立不安了。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这个时候,屋里发出了一阵小鸟叫,我条件反射的蹦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是墙上挂着的那个大钟传出来的声音,我听了听次数,不多不少,刚刚九次,九点整了。

    我急忙再次坐回电脑旁,浏览着活动的细则,发现狼的表演订于今天晚上的十点,这才松了口气,瘫坐在座位上,半天才缓过神来,唉呀妈呀,整这玩意儿,成心是想吓死我是吧。

    如果这时叫我出去替代狼的表演,一旦让他们察觉到不对,无异于自杀,不过还有一个小时的缓冲时间,还可以让我再仔细研究研究,好好想想办法。

    我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想找出能让我活下去的机会,哪怕比零稍微大上一点点我就心满意足了,不过随着我的投入,我感觉身体越发的冰冷起来,恐怕是喝了那不知道放置了多长时间的水的原因吧,反正是让我觉得精神都开始有些恍惚了。

    研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脑子里面灵光一闪。

    今天是阿丽将波浪酒店烧成灰烬的日子,这些鬼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天,想必那个火灾应该也能出现,如果我能拖到火灾出现的话,说不定我就能趁乱逃脱。

    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定了下来,由于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死死的盯着屏幕,我的头昏的很,在感觉天旋地转的同时,那种寒意老是赶不走,想必是有太多鬼在大堂里聚集导致的吧,既然我决定要拖到那个时候,还是先去将门锁死堵住再说。

    可当我站起来转过身,准备去检查会议室的大门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我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对没有一丝眼白的眼睛,还有苍白的让我有些恶心的皮肤……

    这……

    这女人居然早就找到我了,还一直这样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而我却一直没有注意到……

    我很是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才知道那股让我从头凉到脚的冷意的源头,一只鬼一直站在我的身后,怎么可能不冷,而我还又傻又天真的告诉自己是大堂里面的鬼太多的原因。

    我的心脏在和这个女人的对视中,蹦跶的很快,我很是怀疑要不是我使劲的压制着这玩意儿,说不定它早就跳出去了,这女人因为是鬼,那瞳孔深邃的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一脸的古井无波,平静的让我头皮发麻。

    忽然间,这个女人突然开口了,声音里面居然带有一丝戏谑:“你多久才长得大啊,要表演了,你还不去准备,跑到这里来打游戏。”

    我摸着脑袋,尴尬的笑着,想要和她拖一会儿时间,可她就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般,抓住了我的手腕就要往外走,她的手很冰,那温度就和保持尸体不腐烂的水晶棺差不多,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这股冰冷直接透过我的皮肤,渗进了我的骨子里,这突如其来的低温,弄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就窒息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很是干脆的将我的手从她手中拼了命的抽了出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她,她停下了脚步看着我,但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

    我听到了一阵很是轻微的抽泣声。

    我很是诧异的看向这声音的源头,才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在哭,大滴大滴的泪水哗啦啦的从她的眼眶里倾斜而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想着我不能开口,于是死死地闭着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你……你还是无法接受我是吗?”

    这女人满脸泪水看着我,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句话,我被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能选择沉默。

    她一见我沉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的很是伤心,那张嘴张得很大很大,直到在我惊骇欲绝的眼中……

    她的嘴角一下子裂开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