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八章 身份调查
    王笛的话,让我一下子呆住了。

    和眼前这个女人相比,只强不弱?

    我咽了咽唾沫,向四周环顾了一下,看到离我不远处的舞池里面,那些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扭动着自己身体,感觉上就快要爆炸的人,我的脸色应该好看不到哪里去。

    此刻静静的站在我的对面的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厉鬼,而且还是一个要比毛小孝要厉害不少的厉鬼,和她相比只强不弱,那就有些麻烦了啊。

    就凭我的这点本事,连毛小孝的收拾不了,说句实话,能打退她几次,都是靠那些所谓的奇招,但这些奇招,恐怕不能让我在这里全身而退了。

    一则,这里的鬼实在是太多了,我就算脑子里面的鬼点子再多,也没有那么多条命豁出去和他们血拼。

    二则,我暂时还没有找到能够从这个波浪酒店出去的办法,心里再慌,危机感再重,也不得不选择静观其变。

    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最大难题是,我不能和眼前这个女人说话,但是她明显要和我说些什么,我要是再不说话,她就得起疑心了,再不想个办法来,我就算不说话,也得玩完了。

    一想到这里,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躁,和我王笛沟通了起来:“你快给我想个办法啊,你看能不能出来帮我和这个鬼沟通一下,将我放走啊,不然再这样傻站着,迟早会露馅。”

    王笛愣了愣,言语间也很是无奈:“我和鬼婴并不是这个阴穴里面的鬼,如果冒冒失失的出来,就会被当做闯入者,被这些鬼给吞吃清理掉,关于你的问题,我觉得你应该不要担心说不说话的问题,而是要担心你被这个阴穴的控制者,定下的这个什么特别邀请嘉宾的身份究竟是做什么的,这些鬼的潜意识认为你这个身份是要做什么的,眼前这些厉鬼,看上去很平静,很正常,但是只要他们发现你和他们往常见到的人的行为不一样,就会……因为他们的怨气恐怕大得很。”

    你这话的意思换成通俗易懂的话,不就是……

    话不投机就是干吗?

    我一下子被吓蒙了,我现在身上就带着两个出来就会被分尸的鬼,其中一个还是鬼粮,还有那把一直不曾离身的开天辟地斩鬼剑,就一无所有了,怎么和他们斗?

    我急忙问她,我该怎么办,王笛叫我先不要着急,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个酒店的布局你应该是比较清楚的,这个酒店里面的电脑应该还是能用的,但可能信息那些可能和外界不一样,但是从波浪酒店的官方网站上,还是能够找到你现在被定下的身份,毕竟你可是特邀嘉宾。”

    我点点头,去发现眼前那个女人正很是奇怪的打量着我,应该是察觉到我和她以往的认知有些不一样,开始起疑心了。

    我狠狠的在意识海里面将王笛骂了一顿:“不和眼前这个女人解释一下,我恐怕哪里都去不了,但是我不能说话,那该怎么办啊。”

    “你是傻子吗?”王笛语气里不断的透露出对我的智商的高度嘲讽,“你不会传纸条啊,你上学的时候没有传过情书啊,这个传纸条的方式,第一可以很好的掩盖自己的身份,第二可以让鬼察觉到你对他的尊重,况且我感觉到这个女鬼,对你似乎有些好感,说不定还可以把这层关系利用起来。”

    我想想也对,这的确是现在唯一能够使用的方法了。

    我从柜台上拿了一只笔和一张纸,飞快的写完后,递给了她。

    我在纸上写着:“我有点不舒服,不怎么想说话,我想先去个洗手间清醒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先帮我顶一下哦。”

    这女人先是很好奇的接过了那张纸,然后耐心的将上面的字看完后,就点点头,冲我笑了笑,表示明白了。

    我一见她笑了,心里那根绷紧的弦不由得松弛了下来,连身体都觉得轻松了不少,转过头就朝着波浪酒店的会谈室走去。

    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一双手给死死的拽住,我心一紧,难懂是被发现了?

    我硬着头皮,转过头一看,这手的主人就是那个站在柜台里面的女人。

    而她此刻的表情尤其的深不可测,眼睛来回不断的在我的脸上扫视着,那副细致的模样,就好像要把我脸上所有的毛孔都要看透,但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死死拽着我的衣服的手,透过衣服传来一阵冷的我只打哆嗦的温度,我死死咬着嘴唇,强忍着想要把她一脚踹开的冲动,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能尽力维持一脸的平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看着她。

    “你还是老样子啊,每次抓着你的肩膀都要看着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像你做什么坏事被人捉住了一样。”这女人看着我的表情,居然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你每个星期都要来一次,怎么还是找不到卫生间的方向啊,傻子,是在那一边。”

    我很是尴尬的冲她笑了笑,她这才松开了攥着我的手,但还是一脸温柔的笑着,顺手给我指了指方向,我点了点头,朝着厕所冲去,一路上根本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直到冲进隔间,死死的将门锁上,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因为……

    我看见那个女人满是笑意的脸上慢慢的多出了一些裂纹,情况开始慢慢诡异了起来,我甚至有些担心我再不走,她整张脸都会被这明媚的笑容给弄得粉碎。

    阿丽……你究竟在哪里啊,我现在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失去你……好害怕在这个没有你的波浪酒店。

    我用冷水冲了冲脸,就往大堂走去,借着一路上的掩体很是灵活的躲开了在柜台里面那个女人的视线,快速的钻进了会议室,因为看今天的氛围似乎是在举办什么活动,所以会议室里没有人。

    我将门锁好后,打开一台电脑,进入波浪酒店的官网,在最显眼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名为“波浪酒店一周年庆典,舞王助阵欢乐多又多”的活动,因为我能被邀请来做嘉宾的,就只有跳舞了,舞蹈是我唯一能搬上台面的本事了,所以这个活动应该和我有所关联。

    但是舞王这个身份放在我身上又太夸张了,所以说这只是阴穴主人给我安排的身份罢了。

    我点开一看,名字是我不假,但是那张照片却是另外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我很是熟悉……

    “怎么可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