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七章 阴穴?
    随着这两个字的慢慢的成形,整个大堂开始慢慢升腾起了一阵阴风,在我的周围肆意的刮着,弄得我全身上下忍不住随着这阵阴风带来的节奏,不断的颤抖起来。

    但是周围的变故,还是影响不了我此刻的注意力。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根不断地在本子上书写着的笔,看着它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在本子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分外俊秀的字迹。

    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这根笔再写着什么,但是它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在本子的首端写下了我的名字,促使我不得不去查探他之后会写什么。

    它写的不慢,而是非常慢,而且非常有力,有力到,我感觉到它每一笔一划都仿佛印进了我的心里,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我的心跳得很快很快,因为我一直在不断的念叨。

    为什么它要在本子上写我的名字……在这个本子上写下我的名字,究竟代表着什么?

    邪门……真的好邪门,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在操控着这一切?

    大滴大滴的汗珠慢慢的从我的额头上渗出,喉头也开始不断的上下浮动,这时的我感觉到很紧张,总感觉我的背后有一双神秘的大手,在悄无声息的操纵着这一切,看着我经历的一切,看着我无力的挣扎,看着我对未来的无尽彷徨,然后将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向绝望的深渊。

    随着这一笔一划的慢慢落下,大堂里的灯光开始越发的明亮,就好像这些笔划就是点亮世界灯塔的那一抹抹火光,一种温暖的感觉,很是缓慢的在我的心间蔓延开来,这时的我,突然很是诡异的觉着,这种氛围很有一种去酒吧狂欢的前奏。

    这时,那支不断地活跃在本子上的笔的速度开始加快,当这根笔重重的在本子上添上最后一点后,就听得“啪嗒”一声传来,将我吓的不轻,我循声望去,才发现那根笔似乎是完成了它的使命,稳稳地躺在桌子上,不再动弹了。

    我咽了咽唾沫,有些颤抖的望向摆放在柜台中央的本子,才发现本子的最下端写着这么一行字“陈斌,波浪酒店特邀嘉宾。”

    当我看到这句话,还没有搞明白这个所谓的特邀嘉宾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大堂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劲爆的音乐,周围更像是变魔术一样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随着音乐的节奏,有些狂躁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的人。

    他们沉浸在音乐中无法自拔,尽情的扭动着,仿佛要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付之于其中,但是让我很是不安的是,他们的动作虽然很是有力,很是像模像样,但是他们的脸色却很是苍白,在少数不是太疯狂跳舞的人还睁着眼睛中,我可以看到他们的眼眸,已经被眼白给完全的占据了,除了布满了血丝之外,看不见任何属于正常人的的特征。

    “阿斌老师……你来了啊。”

    我的背后的柜台,突然传来一阵有些干涩的声音,听上去就好像是在咬着舌头说话一般,我一惊,转头向柜台看去,才发现柜台旁居然站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脸色更是煞白,白的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好像一张在水里泡了很久,都已经被泡到褪色了的白布,被人捞起来晾晒干后,上了上色又继续用一般,和涂了白色油漆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而她的眼眸,黑的尤其深邃,和一片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光是扫了一眼,都觉得脑袋发昏,我毫不怀疑,如果看久了,连我的魂都能吸进去。

    在我观察她的面部特征的时候,这女人却猛地一下凑到了我的面前,嘴巴一开一合,就要吻上我的唇……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脚软了一下,没有站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这女人见状,立刻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阿斌老师……你怎么了,你以前来的时候,不是都会这样礼节性的和我亲吻吗?”

    她此刻离我很近,嘴里一股阴冷的气息,直直的刮上了我的面门,弄得我的脑袋一时间有些昏昏的,我没来得及去消化她之前那句话的意思,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还有我所处的角度,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脚……

    她的脚踮的很厉害,将她的身高都拔高了好几公分,毛小孝和她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没法比,这是一个比毛小孝还要厉害许多的鬼!

    一想到这点,我的心跳简直加速到了极致,但也不敢转移目光,就这样硬着头皮和她对视着,抛开她的脸色,她的长相很是平庸,身材也不是很好,只是长的很高。

    这时她的手紧紧的攥住我的手臂,似乎是想要将我从地上扶起来,但是她的手很冰,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种冷进骨髓的凉意。

    她一边尽力想要将我扶起来,一边和我说着话,在这个喧嚣的音乐声中,她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阿斌老师,以后要小心点,要少受伤,我最喜欢看你的表演了。”

    虽说我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在她没有丝毫改变的语调中,奇迹般的感受到了一丝暖意,友善的冲她笑了笑,刚想开口。

    我的意识海里传来王笛急促的声音:“主人,等等,听我说一句话,你进入的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阴穴,在这酒店里面的……都是鬼,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或者你的身份已经被这个阴穴的掌控者给定下了,你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就是千万不要和他们说话,因为鬼和人的发声是不一样的,你现在很安全的原因是,他们暂时还不知道你是人,但是只要你一出声,一切就完了。”

    我被王笛的话给弄得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时间死死的将嘴巴闭住,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但也很是怀疑的询问着王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因为在这个酒店里面,光是我能感受到的鬼的数量,就不下一百个,而且……”王笛过了许久才说道,“他们的实力比你眼前这个女人,只强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