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六章 波浪酒店内
    我走到波浪酒店的前门,透过虚掩着的玻璃大门,朝里面望去,才发现里面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里面的灯光和音乐声似乎是从酒店深处传来的,于是我想把门推开走进去看看,但是我用力一推,却发现有些奇怪。

    这门明显是虚掩着的,没有上锁,可无论我用多大的力,就是推不开,就是晃悠了一下,难道是打开的方式不对,是拉的?

    我带着疑惑,拉着把手,就用力的往后推,却仍然于事无补。

    我朝后退了几步,看着这个曾经来过好多次的酒店,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死死的盯着矗立在我面前,虚掩着透露着无尽黑暗的门,大脑飞快的运转着。

    这种感觉,就好像眼前的门的后面,躲着一个用肉眼看不见的人,就是不愿意将门打开,这时候我觉得这事情还真的有些棘手了,难道真的有什么东西躲在那里?

    想到这种可能,我偷偷的抹了一点鬼精华在眼皮子上,不动声色的朝那里望去,却发现这道门的背后并没有什么蹊跷。

    但事情既然反常,就一定有什么问题,在没有了解这酒店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之前,可莽撞不得。

    我站在门外,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将王子卫这货叫醒,一起去看看,毕竟多一个人胆子也大一些,早知道就不应该同情心泛滥,将他打昏放在一旁了。

    我转过头想去将王子卫唤醒过来,一起去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一下子,一下子让我不由得呆住了。

    我身后的路已经不见了,完全是像进入了另一片深邃的黑色空间,让我压根看不清楚来时的路,那片漆黑的环境,就好像将我带回了老家的深夜,在没有灯光照射下的乡间小路上行走的那段时光,每走一步都是心惊胆战的,因为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亮,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能不能踩到大地上,因为有极大的几率,下一刻就摔进稻田里了。

    而现在我身后,就给我一种这样的感觉,一片漆黑,漆黑到可以随时吸走我的魂魄,让见惯了这些诡异场景的我,不敢再去走一次。

    更何况……

    王子卫也不见了。

    这种感觉,和我之前独身一人前往实验室的那次经历如出一辙,应该是又在鬼的驱使下,走上鬼路了,所以说,摆在我眼前的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进入波浪酒店。

    我后退了一小步,看着眼前这家从外表看去不知道何时重焕生机的酒店,怎么都不能把之前看到内部的那种破败和荒凉联系起来,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试着和意识海里的王笛和鬼婴进行沟通,但是也无法逃避石沉大海的命运,但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能随随便便让我着了道的鬼,怎么看也不是王笛她们能够抗衡的。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朝着身后大声的呼唤着王子卫的名字,却没有人回应,看来我和他的联系是彻底中断了。

    而这个时候,背后那如浪潮一般的黑暗,慢慢的向我侵蚀而来,我却无可奈何,因为眼前的那道门,就像坏掉了一般,没有任何的动静。

    直到我周围的空间被这片黑暗蚕食干净后,在那种差点让我窒息的挤压过程中,我被这黑暗硬生生的挤进了这道酒店的大门。

    那种窒息的感觉,直到我重重的摔倒在进门的红地毯上后,这才消失,我猛烈地咳嗽着,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还是我熟悉的那间波浪酒店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

    波浪酒店的内部,完全和我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种重焕新生的感觉搭不上边,不要说什么劲爆的DJ音乐了,完全没有一点声音,简直安静的可怕,整个大堂里传荡着的只有我有些快速的喘气声和极其快速而对心脏跳动声。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缓缓的朝内部走去,因为好歹来过几次,还有阿丽之前是大堂经理的原因,对这个大堂还是比较熟悉,摸索着朝着大堂深处的电力配给箱走去。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并没有迷失自己的方向,走到了一个墙角,伸手摸到了一个镶嵌在墙体里的小箱子,我熟练的打开了门,将闸刀推到了合适的位置后,整个大堂里的黑暗似乎都在颤抖,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光线,出现消失了几次后,一阵柔和的光芒顿时洒满了整个大堂。

    我眼前的黑暗顿时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一种暖暖的光芒,虽然不是很亮,但在我此时的眼里无异于旭日初升撒下的光辉。

    这光亮来源于头顶上那盏很是复古的水晶吊灯,还有镶嵌在四面八方的墙上的壁灯,这些光亮在一开始的确是给我带来了少许的慰藉,但是当我上楼去我们曾经待过的那间房子,寻找阿丽无果后,将整个酒店都找了一个遍,却什么都没有找到,重返大堂,憔悴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发着呆的那一刻,才发现这些孤零零的灯光,是那么的让我瘆的慌。

    我打开手机,想和阿丽进行联系,发现没有信号,想离开却又发现走不掉,这才知道这次可能真的危险了……

    没有什么本事,又硬要以一副倔强的姿态去面对现实的嘲弄,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我再次仰望着头顶的水晶吊灯还有镶嵌在天花板上五颜六色的彩灯,心里居然升起了一种一种想要躲避的感觉,因为这些光亮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相反还在不断的消耗着我的斗志。

    而就在这时,一股大力从我的背后传来,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将我直接推到了正对面的柜台旁,我的整个身体更是紧紧的贴在了上面。

    柜台上只有摆放着一个本子,本子是摊开的,上面写着很多名字。

    而这时一根笔,在我的目瞪口呆中,慢慢的立了起来,在本子上一笔一划的写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看见两个字在缓缓的成形。

    但这两个字,我一点也不陌生。

    因为是我的名字……

    陈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