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一章 燕大救驾!
    “太晚了,因为你的鬼迷心窍……已经破了!”

    这句话丝毫没有让毛小孝的动作有任何的停留,相反她朝我我猛扑过来的速度,还较之前加快了不少。

    当她不知怎么硬生生的增长了几公分的手指甲,就快要戳上我的面门的时候,一张漆黑到深邃,却散发着一阵很是柔和光芒的符箓,掐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稳稳的贴在毛小孝的额头上。

    毛小孝的身形诡异的停止了下来,唯一能动的只有她那张嘴,因为此刻的她正因为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不停的尖叫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燕家特质的定身符,这可是燕家发给……,那你……你怎么可能会和这么一个半吊子混在一起……你居然是……”

    就在毛小孝即将说出燕大的身份的时候,燕大忽然冲了上去,又把一张噤声符贴在毛小孝的身上。

    而此刻的毛小孝只能一脸惊恐的看着燕大,嘴巴不断地一开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看着燕大将毛小孝随意的丢在一边后,就朝我走了过来,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责怪我,从背包的最里层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拧开了盖子后,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我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张开嘴就要大声叫出来。

    可这时,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沿着我的喉咙缓缓的滑落着,一股暖意也随着这股液体的流动慢慢的在我的周身游走着,一时间,在我身上几乎察觉不到的知觉,又慢慢的回到了我的身体里,伤口处更是传来了一种很是麻酥酥的感觉,再加上那种特有的血腥味……

    这东西应该是鬼精华!

    燕大虽说催我张口的动作很是粗暴,但是喂我服下的动作倒很是温柔,一直到这满满一瓶的鬼精华都滑落进我的腹中,这才满意的扶着我坐在了地上。

    等到我坐好了之后,燕大也一屁股坐下,靠在我身边,没好气的说道:“我提醒了你那么多次,你就是不听,要不是你还算机灵,知道破坏这女鬼执念的稳定,顺带破了她的鬼迷心窍,不然我只能替你收尸了。”

    说着,燕大将那块血玉从毛小孝的手中拿了回来,轻轻的放在我的手上。

    我小心翼翼的将血玉上的黑狗血擦拭干净后,放回了背包,因为这东西诡异的很,若是贴身放,会吸收持有者的阳气。

    不过想想毛小孝也怪可怜的,怪傻逼的,什么不学,偏偏要去学那些所谓的说什么就什么的时髦,到头来还来一个说走就走的夺舍。

    夺舍这可是一门技术活,是你这种智商都还没有健全的人玩的吗?

    所以说,她会失败也是必然的,因为她遇上了我。

    “想什么呢,笑成那样。”燕大狠狠的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你运气好,不代表我运气好,你特么的,就请我喝了杯咖啡,吃了两个蛋糕,可老子呢,老子为了救你,把最后一张定身符都给用了不说,连鬼精华也被你喝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次的确承了燕大一个天大的人情:“得得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就算我们有不死不休的情形,你若战败,我绝对会任由你离去。”

    “我呸……”燕大一脸臭屁,很是不屑用鼻孔看着我,“就你……如果有那一天,你恐怕是没有实现这个诺言的机会,因为你丫的绝对会被老子一巴掌给拍死,你就是想要逃避债务罢了。”

    我们两人在这里争论了很久,最后以我被燕大暴打了一顿告终。

    不过……

    未来的事,谁有能说的定了?

    “诶,燕大你说,我们把她晾在这里,说了十分钟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她最后享受享受这人世间的好处,有什么不好,这叫积德。”

    “只是,这女鬼太狡猾,我害怕万一又出现什么救兵或者又被迷住心窍的事情发生。”

    “担心个毛啊,这个定身符厉害着呢,被贴了还想要鬼迷心窍,现在的她连自爆意识海都不可能,至于救兵,更不用担心了,我之前给老头子,发了个消息,他派了个鬼仆过来,等我们把这里的事情办完,就接我们离开。”

    “接我们?”

    燕大又对着我的脑袋扇了一巴掌:“你是不是傻啊,你受这么重的伤,连路都走不稳,让我这个大老爷们来扛你,想都不要想。”

    原来燕大和我闲聊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情况的考虑进去了,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暖暖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明知道,我受到的伤很重,那你为什么还要拖着我和你聊天,不带我去医院,特么的,你究竟是想要我死还是想要我活啊,你这个傻逼玩意儿儿。”

    燕大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毛小孝,“那这个女鬼,该怎么处理呢?”

    我看着毛小孝那充满绝望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燕大看着我还是这个优柔寡断的模样,有些看不下去了,或许以为我还沉浸在之前的背叛中,也不问我了,拿着那把被磨出了刀刃的桃木剑,对着毛小孝就砍了下去。

    我看见毛小孝的身体开始慢慢变淡,就在她即将消散的时候,我将燕大拖到一旁,喝止了他:“燕大,算了,我和她说几句话后,就放了她吧……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想……如果杰少他们知道我为了他们执著于复仇,想必也不会开心吧……他们应该希望是我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而不会愿意看到我变成现在的样子。”

    燕大正砍得起劲,正快到验收成果的时候,却被我一把拖开,心里大为不爽,但听了我的话,尤其是后面那几句发自肺腑的话,脸上的不快,消散了不少,默默的走到了一边,嘴里嘟囔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老子也不管了。”

    我的余光看着燕大放心不下,死死攥着桃木剑,紧盯着我一举一动的谨慎样,心里偷着乐,这小子总爱嘴硬!

    有燕大在一旁盯着,我心里的顾忌也少了很多,走到毛小孝身边,撕下了她身上贴着噤声符。

    这时的我看着毛小孝的眼睛,缓缓的说道:“我们好好谈谈吧,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忙……今天过后,我就不会在为难你了,我发誓……若有违背,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