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章 血玉之变
    “啊——”

    死亡临近的感觉促使我大声的尖叫起来,我不想死……燕大,燕大救我!

    但是除了毫无意义的尖叫外,我说不出任何的话。

    我想动弹……

    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用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就好像自己的身体的控制力已经离我而去了……

    这个时候,毛小孝冷笑地要掐住我的脖子,与此同时一阵阴冷的风,慢慢的朝我袭来,也不知道是我眼睛花了,还是怎样,就感觉到毛小孝的身形越来越虚幻,隐隐约约的变幻成了一阵血红色的烟雾,尤其快速的向我冲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得时候,直直的撞上了我的面门。

    一接触到我的脑袋,我就知道出大事了。

    这时我才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明白了毛小孝之前说那句话的意义……

    “既然已经还不了你的恩情,就索性一直欠下去,让你做我的替身好了……”

    因为她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侵占我的意识海,从而抢夺我身体的控制权,也就是所谓的……夺舍!

    我艹,老子放弃恩怨,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你的忙,你就这样说还不了这个人情,我没有让你还,你倒好,还特么的要不要脸了,脸换不了恩情,就索性一直欠下去,这样我都认,到最后你居然还想要夺我的舍。

    我心里那种无力感,还有挫败感,不断的升腾着,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能回忆起之前在进入这间财务室的时候,燕大不放心的表情,除了连续骂了自己十多声以外,什么事都做不了,索性闭上眼睛想和意识海进行沟通。

    谁料刚刚闭上眼睛,脑袋就传来一阵剧痛,痛得我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更恐怖的是连身体的控制权都不在我的身上了……

    想必这个夺舍的过程已经快接近尾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我的背包里突然散发出了一道妖异的红光,我的身体瞬间恢复了直觉,在这生死关头,我也不敢磨蹭,将背包打开一开,发现了那红光的源头,原来是之前提取过毛小孝执念的那块血玉。

    我将那块血玉紧紧的攥在手中,发现血玉里有一根血丝在不断的翻滚着,想要脱离出这块血玉,而与此同时,我脑海里也传出了一阵近乎于发狂的嘶喊,从财务室的玻璃幕墙上,我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血红的身影,像一条闪电一般从我的脑袋里面钻了出来,就要像那块血玉扑去。

    这一变故,让我更加坚信这块血玉是我脱身的关键!

    在这生死关头,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我的思维和感知力都到达了我有史以来最为巅峰的状态,我扫了一眼血玉,看见血玉中原本沁着的血丝,突然变得活跃起来,一时间血玉的内部变得分外粘稠,只有一条血丝是异类,死了命的想要挣脱其余血丝的束缚,一副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架势。

    我一咬舌尖,一个后空翻躲过了毛小孝的扑击,毛小孝一扑空,狠狠的撞在了财务室的玻璃幕墙上,但是没有预料之中的撞击声,而是半个身子都从这个墙中穿了出去。

    毛小孝一击不成,也没有急着进攻,因为在人的生死弥留阶段,人的所有感知都会不由自主的调整到人生的巅峰,也就是俗称的回光返照,这种最后的力量有多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这时的我,即使因为刚才的大幅度动作,牵扯到了伤口,血流了一地,但是都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疼痛,因为已经我的所有感官都开始麻木了下去。

    所以毛小孝虽然很傻,但是也不会傻到和我抢这最后的几分钟后,她索性站在一旁,以一个很是和颜悦色的态度,和我打起了商量:“阿斌,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把这个玉佩给我,我立刻就走,决不食言。”

    呵呵……

    你的话,我还敢信,是嫌命大吗?

    只要稍微用脑子想想都知道,这血玉突如其来的反应肯定是和毛小孝之前的失败的夺舍有重要的关系,这个时候我再把这个血玉给她,以她的手段,翻手就把那个问题给解决了,又掉头来把我给夺舍了,我是傻子吗?

    我如果真的这样做,还不如就让她把我夺舍了算了,省得麻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剧烈的疼痛和无力的感觉,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咬了咬牙,后退了几步,和毛小孝拉开了一段距离,死死的将那块血玉攥在手心里,才发现那条特立独行的血丝已经快要从血玉中挣脱了。

    我不动声色滴了几滴自己的血上去,发现并不能对这局势做出任何改变。

    顿时心里有些着急了,而这时身体的温度也开始慢慢的下降了。

    特么的,可能真的要是在这里了,最后这么帅气的身体又要便宜给这个女鬼了,万一上演一场男版的太子妃升职记,想想都恶心,我一直坚守着的直男贞操,就要被夺走了,想想都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一股气闷的感觉迎上了我的面门,我猛烈咳嗽了起来。

    咳着咳着,突然脸色一变,死死的看着毛小孝:“我把血玉给你,你真的要放我走?”

    毛小孝很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还是生硬的点了点头,只不过眼里闪烁着一种名为戏谑的光芒。

    我面无表情,假装没有察觉到她那像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很是干脆的将血玉送到了她的面前,在她伸手去接的那一刹那,我反手就拿着一瓶黑狗血向她泼去……

    毛小孝只是冷哼了一下,往一边退了一大步,黑狗血压根就没有一滴淋到了她而对身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这血玉我收了。”

    “是吗?”我忍着剧痛还是嗤笑了起来,“万一我泼的目标……不是你呢?”

    毛小孝随即看向手中的血玉,才发现血玉已经被黑狗血浸润了,里面那根原本很是活跃的血丝在黑狗血的介入下,再次陷入了沉寂,没有了一丝动静,她愣了愣,很是不解的看向我:“你这样做了有什么意义呢……你将这根血丝给彻底压制住和让我抢走这块血玉完全没有实质性的区别,难道……你是真的想被我夺舍?”

    我捂着伤口,很是艰难地说道:“你难道忘记这血丝的本质是什么了吗,是你的执念啊……”

    毛小孝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朝我猛扑了过来。

    “太晚了,因为你的鬼迷心窍……已经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