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九章 欠你的,我还不了
    “告诉我,你的男朋友究竟是谁?”

    可无论我怎么询问毛小孝,毛小孝都不说。

    眼见得这个所谓的骗局就要揭开的时候,毛小孝却突然一下子沉默,对那破局的关键绝口不提。

    我看了看燕大,反正我不知道的事,问他就好了。

    燕大看了毛小孝一眼,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女人之前提到过的一句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就是她是时候,被她的男朋友请了道士,将她囚禁在那辆末班车上,用来镇压气运,好保佑她赚更多的钱,如果这女人所说不假,这个道士应该是一个邪修!”

    “邪修?”

    燕大冲着我点了点头:“邪修,就是用各种伤天害理的方法来,赚取钱财的道士,比如杀死小孩,用生魂来养小鬼,或者驱使鬼去克别人的福禄寿,而控制毛小孝的邪修,应该不是太强,所以他就只能布置出这个最低等的厉鬼阵,在控制毛小孝的同时,用来偷取一点乘客而的气运罢了……至于毛小孝不能说出害他的人,也就是她的男朋友的名字的原因,应该是,这个邪修迫使毛小孝立下了誓言,如果说出了那个男人的身份,她就会魂飞魄散。”

    我点了点头,看上去应该是这样了,想了想又问道:“那这个所谓的邪修知道我已经将他的阵法破了吗?”

    “肯定啊,而且他还知道你的大致信息,所以你这下子,也算坏了他的好事,因为他布下的这个厉鬼阵,他也能从中分走不少的气运,所以你还没见着正主,就和他结仇了。”说着燕大从我的包里摸出了那块从王普手中得到的血玉,在毛小孝身上蹭了蹭后,又有一条血丝渗进了这块玉中,做完这件事,他将玉丢还给我,又继续说道,“我取了部分毛小孝的执念放入玉中,下次只要那个邪修出现在你的附近,这块血玉就会发光,到时候,你将他干掉就好了,那时这块玉就会产生一次进化……啧啧啧,这玉可是好东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过无论我怎么问他,他都闭口不提,只叫我以后自己去摸索。

    毛小孝似乎也将她该说的说完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了,我想了想,就对毛小孝说道:“那你的遗愿是什么,总可以和我说了吧……”

    一听到我问及她的意愿,毛小孝一下子哭了出来,“我死了以后,我的家人都很伤心……因为他们没有工作,家里的经济来源都靠我在公交公司做会计,还有……我做的那些龌龊事和当小三赚来的钱……可没了我以后,家里就没有经济来源了,父母已经年龄已经很大了,他们还要生活,弟弟妹妹已经要考大学了,我以前留下的那些钱,早晚会用完,我虽然很想去看他们,但是我却只能在公司,十一路公交车,还有那个大学的实验室里停留。”

    说到这里,她哭的很伤心,已经达到了泣不成声的程度,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但是一听到她提到我的学校,我还是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我还有最后一笔钱,这笔钱我一直舍不得用,是我工作这几年实实在在的工资,存在我的一张私卡里面,就放在我的办公桌的一个夹层里面……”毛小孝看着我眼睛,擦干了满脸的泪水,满是希冀的看着我,“我告诉你这笔钱在哪里,你能不能帮我把钱取出来,给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告诉他们,把之前那些钱都捐了,那些钱不干净……”

    一时间,毛小孝这一席话,触动了我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我下意识的说道:“这自然没问题。”

    毛小孝侧了侧身,就示意我进入这间她工作了很多年的办公室,燕大拉了拉我,示意我还是小心一点,我冲他笑了笑,表示我选择相信她一次。

    我跟着毛小孝走了进去,看着现在还散发着亮光的电脑上,还在录入的账务报表,我一时间感慨颇深:“其实……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不管你做了些什么事,以我的性子,我还是会愿意帮助你的。”

    毛小孝一听我这样说,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谢谢你,我这样对你,你还愿意帮住我,你让我的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再次谢谢你对我承诺的这些美好,我欠你的已经很多了,就算魂飞魄散,都还不清你的恩情了,既然是这样,不如……”

    她很是坚定的看着我,缓缓的向我走来。

    “不如什么?”

    我很是好奇,看着毛小孝,一脸的不明所以。

    而这是……

    “呲啦……”

    忽然间,我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刺进了我的肚子,疼痛感立即传来。

    我一下子蹲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看向这个刺进我肚子里面的东西。

    才发现……

    是毛小孝的手……

    在刚刚过去的一两分钟中,毛小孝还在哭泣,还在向我表示感激,还在向我忏悔,可这一刻,却已经将整只手臂刺进了我的肚子。

    我看过很多略带血腥的动作战争电影,也在第一滴血中,看过史泰龙一刀刺入敌人腹中,将那人整个腹部给割断,看到那种场景,我很是害怕,不敢想象在肚子突然捅一刀会是什么感觉,我虽然经历我很多次,但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肚子被弄出一个大洞,而不是现在这样,在不知不觉被穿透……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后知后觉,最初并不是特别的痛,因为那种突如其来的穿刺感已经快过人的神经反应了,我一下子就楞住了,不光是其后猛烈的疼痛感,还有……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时的我感到周围的光线似乎全部都聚集到我的身上,弄得我的大脑昏昏沉沉的,很想闭上眼睛,浑身的力量都仿佛在这一刻失去了。

    这有可能是之前受的伤太重,还没有养好,又再次受到重创,身体实在是超负荷了。

    而这时,我看着毛小孝慢慢的向我贴过来,一道弱不可闻的声音在我耳边传开:“既然已经还不了你的恩情,就索性一直欠下去,让你做我的替身好了……”

    我拼命挣扎,想叫燕大帮忙,但毛小孝突然笑了:“阿斌,你就认命了吧,他已经被我迷住了心窍,短时间,恐怕不会来了……”

    我的心顿时跌进了谷底,而此刻毛小孝的笑容,在我的眼里……

    甚是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