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八章 谈条件
    她就像燕大所说,终于沉不住气了。

    她果然在办公区中央的财务室中。

    可是……

    她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我看着只剩下不到十个左右的怨念,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毛小孝还真的想和我们来一个鱼死网破?

    但是我的嘴角在这个时刻牵动起了一丝微笑,不试试怎么知道到底谁会活着出去?

    不对……她本来就是死人,特么的,这么算起来,无论怎样,我和燕大都要吃亏!

    真是哔了哮天犬了,就在我和燕大各自在打着自己小算盘的时候,毛小孝居然先开口了。

    “阿斌,你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恶意……”毛小孝看着我,态度很是诚恳,而且一直保持着四十五度的鞠躬,这可是礼仪课程中最谦卑的行礼,一时间,弄得我心里有些怪怪的,“我现在不是来害你们的,或者说……一开始你们进入这层楼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觉得你们俩都多多少少的懂些道术,更何况你身边这个男人,我始终看不透,我当时就想,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我肯定是自取灭亡,不如和你们好好谈谈。”

    “谈谈……你别以为谁都像这个傻子一样好糊弄。”燕大的声音很冷:“你之所以会选择服软,想必是之前被我们燕家的鬼仆所伤,被他在执念里面种下了,不得和燕家之人争斗的印记,你不要说杀了,连伤我都没有办法,而我杀你可是易如反掌,只要获取到你的一丝执念就可以让你魂飞破散,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看着燕大郑重其事的模样,我心里那个吃惊,要以为带了一个和燕若飞一样的废柴出来,结果居然不明所以的拉出了一匹黑马……

    毛小孝听到了他的话,全身上下都在颤抖,没有了之前对待我的那番趾高气扬,也不敢直视燕大,只敢看着我,很是小声说道:“阿斌,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以前是我不对……但是我是鬼,有些事情是情非得已的,你有兄弟,我也有家人啊……我有一个遗愿,你们能帮我完成吗,很简单的,只要你帮我完成了,我……情愿放弃自己的怨恨,投胎去……刚才被你们消灭的几十个怨念,就是我最大的诚意,求求你们相信我……”

    说完,毛小孝砰的一声跪倒在了我的面前,不断的给我和燕大磕着头,接连不断的碰撞声,弄得我都觉得头皮开始有些发麻了。

    燕大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你想想你做的那些事,如果换算成罪孽,都够你魂飞魄散了好几百回了,换句话说,就算其他人不深究,你认为阿斌还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我觉得你还是收拾收拾,准备魂飞魄散了。”

    我轻轻的拍了拍燕大的肩膀,示意他别再说了,我看着在地上不断磕着头的毛小孝,冷声说道:“先起来,将你所谓的遗愿说给我听听。”

    燕大此刻的表情,完全就和被我猛烈地扇了几耳光一般,看上去很是不自然,很是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不过什么都没说。

    毛小孝也是一惊,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很是不敢相信的打量了我好半天,直到看清楚我冷的和冰块一样没有什么区别的脸后,觉着不像是在开玩笑,眼神里这才闪烁起了很是复杂的光芒,许久,才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其实……在你接到这个委托的时候,你就陷入了一个骗局,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那公交车上,不是因为我死在了上面,而是……我是被人用钱收买了一个道士,用厉鬼镇压气运,好保佑他赚更多的钱!”

    什么?!

    在我感到很是不可思议的时候,她将这件事情的缘由的来由慢慢道来,听过之后,我立即就是气得脸色铁青。

    艹,我一开始就被人给耍了!

    毛小孝的确是自告奋勇的去担任末班车乘务员的。

    最开始倒不是所谓的为了从末班车的手中夺取一些油水,她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的家,的的确确在这十一路公交车的终点站附近。

    毛小孝平日里下班后,都会坐那辆末班车回家,久而久之发现如果去申请做末班车而对乘务员的话,不仅可以多一些工时,少一点上班的时间,还能多得一些钱,何乐而不为?

    而开末班车的那个师傅,总是固定的,是一个年级很大的老人,和毛小孝很是聊得来,毛小孝那时觉得做这个乘务员挺好的,直到有一天,那老司机说自己最近身体不好,可能不会上夜班了,会有人代替自己上班,第二天开始,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来开车了。

    这个年轻人也很会聊天,和毛小孝的话题也比那个老年人要多一些,就这么持续了半个月。

    有一次,车开到了终点站后,车上的人都走完了,毛小孝也和这个年轻人道了别,就朝着不远处的家走去。

    没有走几步,就看见这个年轻人,没有将车掉头,却从车上下来,说认识她这么久了,想送她回一次家,毛小孝想着自己家也不远,和这个年轻人是同事,也算是朋友,就点头同意了。

    可走着走着,毛小孝就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这个年轻人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毛小孝那时候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说不希望这样,请他快点送自己回家。

    可接下来……

    这个年轻人居然想要强行和她……

    不过万幸的是在她挣扎叫喊的时候,被她的家人给抓住了,最后这个年轻人被打了一顿后,还赔了一笔钱,这才没有被关进警察局。

    经历了这件事后,毛小孝就很渴望有一个有钱的人来保护她,这样子就不用在为这些小钱而冒这些风险,但是有钱的人大部分都是有家室的,所以她就做了别人的小三,这才有了之后这一系列的悲剧。

    而她时候却变成这样的现状,之所以会针对我,想要致我于死地,不是单单是因为我们在学校里的那些恩怨,而是因为她对道士之类的人很是抵触,以为我是收了她男朋友的钱,在她没有利用价值后,来将她抹去,所以才那么想杀我。

    那……

    她的男朋友究竟是谁?

    还有……

    究竟是谁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