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七章 清除怨念
    “怨念?”

    我轻轻的念叨了几遍后,发现自己除了能从字面上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外,完全不能将这个词和眼前这个像人像鬼又像风的东西,给好好的联系起来。

    燕大知道我对这些道术上的东西不是很懂,所以很是耐心的给我解释了起来,不过言语间似乎带上了几分冷意:“这东西是怨念……因为这个公司的老总就是那个死胖子,很抠门,你知道国家的法定工作日是一天八个小时,但光靠这八个小时,肯定不能满足公司的利益最大化,所以……这个死胖子包括很多公司的老总为了克扣员工的血汗钱,增加自身的盈利,就会采取一种很是极端很是不要脸的手段,也就是说,工时还是不得不定为八个小时,但是你实际上班的时间,就是你的工时是远远达不到每天八个小时的,你老老实实的小班一个月最多只能拿到三分之一的钱就顶天了,这些员工为了拿到这原本属于他们的工资,就得经常加班,每天加班的时候,就换产生很大怨气,一直到他们死后或者离开都不会消散,形成一种似人非鬼的状态,但这东西只会留在它最初产生的地方,不能害人,也不会脱离这个范围,会受到阳气的增加而消散,不过要消散掉的话……还得用一张符箓配合点黑狗血。”

    对着我说完这一席话后,燕大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符箓,似乎是引魂符,倒了一点黑狗血在符箓上后,直接一把拍在那个女人的头上。

    果不其然,这符箓一沾上这个女人的身体后,这个在我们进来那一刻,就一直在不断的整理文件的女人的身影开始慢慢消失了……

    在这个身影消失的那一刹那,我看见这个女人对我和燕大很是感激的笑了笑,轻轻的叨念了一声谢谢后,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狂笑:“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巴适得板!”

    额……

    这女人还是个四川人啊!

    虽说她的退场很是充满了喜感,不过她最后的那一声谢谢,还是让我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见得这个所谓的怨念清除的方式,如此简单,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却发现燕大的表情还是很难看,简直就好像便秘了一上午一样,我很是担心的看着他,开口问道:“这个怨念的清除方法,有简单,有没有风险,更何况还是一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好事情啊,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脸色还这么难看。”

    “你的脑子是真的有问题,还是假的有问题啊!”燕大瞥了我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说着说着,语气中的沉重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如果说这个办公区域只有一个怨念,我怎么会像这样,早就兴奋的跳脚了,但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在这之前使用的那张聚阴符?”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这个办公区不止一个怨念?”

    “大哥,我在这里还是麻烦你长点心啊,之前聚阴符上可是显示了有不下十股阴气啊。”燕大一脸“我服了你”的表情,“但是我忘了告诉你,因为我只会画最低等的聚阴符,所以那个所谓的十股阴气只是这个符箓的探测极限,而且这里起码有上百个办公桌,所以我有一个设想——”

    燕大打开了手电筒,拉着我在这个办公区小跑了一圈,很是确定的说:“这层楼的怨念最少有一百多个!”

    一百个?

    我被燕大的话给震惊的同时,也在手电筒的光芒和聚阴符的共同作用下,亲眼看到原本空无一人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的身影在埋着头,不知道在对着电脑忙些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怨念,那个死胖子究竟是害了多少人?”

    “也不全是那个死胖子的错,怨念如果是在人来人往的情况下,是不会持续存在这么久的,因为白天固有的阳气还有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逸散的阳气,会冲淡这个阳气,我有个不太现实的想法就是……这个胖子在以前来探查的时候,从道士的口中了解到这种情况,同时也知道毛小孝的存在,和她达成了协议,用这些怨念来供养毛小孝,所以毛小孝一直没有在这个公交公司做出些什么天人公愤的事情,但是……这个胖子同意以这种方式苟延残喘,不代表所有员工同意,这也是我们能够了解到更多关于毛小孝的事情的根本原因,迫于舆论还有……你这个傻子太好糊弄了,他就顺水推舟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到了我们的手中。”

    我看着燕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傻傻的问他:“那我们该怎样做呢?”

    燕大白了我一眼:“你还没有看明白,这些怨念已经全部暴露在我们的面前了,意味着……这个毛小孝已经在和我们谈条件了。”

    “条件?”

    “她的意思……就是告诉我们,她愿意抛弃前嫌,只要你愿意放弃针对她,她就会一直待在这个楼层里面,只靠这些怨念来维持自己的基本形态,这也是我们在这里闹腾了半天,她只是迷住我们心窍,想要迫使我们离开的原因,但是……如果你不接受,她的意思也很明确,要和我们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以前我以为燕大的本事很强,行事之间没有什么顾忌,但现在知道他完全就是一个半吊子之后,我顿时觉得负罪感很深,要不是因为我的原因,燕大也不会被扯进这件事情之中。

    我很是不甘心,但还是叹了一口气:“要不……”

    燕大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吗,老子看你很顺眼,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忍得了,不代表我忍得了。”

    说着,燕大重重的捶了一下我的肩膀,自顾自的从背包里摸出了引魂符和黑狗血朝那些怨念走去。

    走了一半的路程,回头看了看我,见我站在原地没动,没好气的嚷道:“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快点来搭把手,早点弄完早点收工。”

    “嗯。”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应了一声后,就朝他走去。

    处理怨念的过程简单,就和擦玻璃没什么区别,很快这一屋子的怨念就被清理的差不多了,这时,燕大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视线转移到办公区正中央的财务办公室上,轻轻的笑出声来:“阿斌,怨念就不用在清理了,有人沉不住气了……”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由得愣了愣……

    一个女人轻轻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那个让我永生难忘的长相,不断地告诉我……

    这不正是毛小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