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是怨念!
    “啊——”

    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就听得一声惨嚎从这个大眼睛的嘴里发了出来。

    这一声响,倒是削弱了我心中的恐惧,让我反而对这个办公区的诡异现状有了一种更为深层次的认知,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惧怕,想必这就是所谓的经验积累与成长吧。

    虽说我对这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东西,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发出这声尖叫,很是好奇,但是神不知鬼不觉冒出一个人来,是一件很是诡异和奇怪的事情。

    我按捺住了我心中不断涌动着的好奇心还有同情心,转身就往燕大所在的方向快步跑去。

    而这时一阵幽幽的叹息从我的身后传来:“这么晚了,你才来,想必你不是来加班的,哎……这里好久都没有来新的人了,加班加班,何时才是一个头啊,啊——”

    这是一个公交公司的女性职员,她这话一出口,倒是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地方,我身形一滞,就想停下来去问问她这话里蕴含着的意思,但是她最后一声饱含哀怨的嘶吼,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个不是什么正常的地方,是一个因为闹鬼而被封存了好几个月的办公区!

    特么的,我狠狠的拍了拍我的脸颊,这一两个月吃的苦头还不够多吗,居然还把这些多余的同情心给这些不知道什么居心的鬼魂,真是嫌命太长了是吧。

    说真的,与其这样浪费感情,还不如多向燕长弓他们学习学习,把多余的感情统统抛给金钱,钱总不会欺骗你吧,它只会在你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时候选择性的离开了,而且出去混了,迟早是会回来的,这东西,你说,多好!

    更何况刚才那个女人,很明显是……

    之前聚阴符上显示多出来的十几股阴气,很明显和这个女的脱不了关系。

    一想到这里,我手中紧紧攥着的那几张符箓,更是被我的汗水浸润的黏糊糊的,我长出了一口气,快步回到了燕大的身边。

    等我一屁股坐在燕大的身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时候,燕大急忙问我之前在前面一个人说了些什么。

    我歇了一口气,将刚才发现的一切,给燕大说了,燕大一听,有些吃惊,他也没料到,我去探路的时候,会遇到这种事情。

    他问了下那个女人出现的地方,我给他指了指位置,他二话没有说,就打开了手电筒,带着我第三次向办公区中部走去。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还有这两点的路途实在不算太远,我们很快就出现在之前那个地方,而手电筒的灯光也很是及时的照在之前那个女人出没的办公桌上。

    在很是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下,我这次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完整长相。

    先前就说了这是一个女人,而且不是毛小孝。

    这个女人,长相方面就很是普通了,没有毛小孝那般有姿色,所以在这个公司,也只能勤勤恳恳的上班,为了不少工时,被逼死了命的加班。

    她趴在桌上,披头散发,对着一台电脑,在那里噼噼啪啪的敲着什么,那张脸白的就和洒满了荧光增白剂一样,只是我之前撞上的那对眼睛,还是瞪得很大很大,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当作镜子用,而且她的眼睛里完全是白白茫茫的一片,还有些微的血丝在上面蔓延,可除此之外,看上去和普通的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要是在路上撞见,你最多会以为她的美瞳爆炸了。

    “燕大这个女人,还真的有些可怜啊,还有着正常人的思维,不光吓不着我不说,居然还被我吓着了,感觉她不像是鬼啊,难道她是被人故意囚禁在这里的精神病?”

    “我看你比她更像……”燕大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很快就拍了怕我的头,示意我看向他手指向的方向:“喏,是人是鬼,还是精神病你看看就知道了。”

    哦?

    我很是听话的看了看办公桌下部,才发现事情的诡异。

    这个女人虽说是趴在桌子上的,但是她的手还是一直不停的在键盘上猛敲,而她的身后却没有椅子,所以说这个女人是以这种极端怪异的姿态,站在电脑前办公。

    “这有什么奇怪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罢了。”

    “我呸,你看见有人悬浮着打字的吗?”

    什么?

    一听燕大这样说,我再次将目光移到这个女人的腿上,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腿,居然离地有一两寸左右的高度!

    这女的还真是鬼,不是神经病。

    不知为何,知道真相的我总觉得很是可惜。

    但如果是这样,她这腿就有点奇怪了……

    “我见过的鬼魂,都是踮着脚,走路的……着我知道,很正常,鬼都是这样。”我疑惑,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据燕若飞所说,一般的鬼离地越高代表,怨气就越大,可毛小孝是一个厉鬼,也才离地几毫米,可这个女人对我们并没有恶意,甚至都察觉不到她是鬼,但她的脚……”

    燕大一听我分析,脸色比刚才要难看上许多,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燕老头曾告诉过一种类似的案例,如果是……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但是如果不是,就危险了。”

    我看着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开口劝道:“不然我们还是走吧,这毛小孝这么半天都没有对我们动手,估计也奈何不了我们,听兄弟一句劝,这仇我可以暂时不用报,但我必须得确保你的安全。”

    说着我便拉着燕大就要离开,燕大眼里闪烁着很是复杂的光芒,一把甩开我,就直接朝着那女人走去。

    这……

    我想不到这个上厕所都需要有人陪的人,这个时候胆子竟然这般大,弄得我急忙跟在他身后。

    走到女人身边后,燕大咬了咬牙,居然伸手去摸女人的头。

    我心里也很是紧张,但很是令我惊讶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的手轻轻放在了那个女人的脑袋上。

    燕大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叫我看着他的手,他的手很是有规律的在这女鬼的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后,这女鬼居然慢慢的虚幻起来。

    这又是在演那一出?

    这时的燕大明显放松了不少,向我解释道:“这并不是鬼魂,而是……这些加班人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