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五章 探路
    不下十股阴气……

    也就是说这个办公区里面可能不仅仅只有毛小孝一个鬼。

    这就有些难办了啊,我和燕大脸色都有点难看。

    “哎呀!”我想到了某种可能,全身上下猛地来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撞在了燕大的身上,只听着面部传来一声闷响,我后退两步,摸着鼻子,略微有些哆嗦地说道,“毛小孝可是厉鬼,在等级上可以压制住很大一部分的鬼魂,你说一会儿,我们进入办公区后,毛小孝会不会直接用等级方面的优势压迫那些鬼来害我们?”

    燕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你就放心好了,虽说对付厉鬼,我可能还是要冒一些风险,但是其它低级一些的鬼,在这个我已经知道地形的狭窄环境里面,来多少我灭多少,只是那厉鬼和这些鬼魂,我只能对付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既然燕大都这么说了,我对于这前景也有了不小的把握,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具之后,就示意燕大将灯关上。

    等走廊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后,我和燕大趴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朝着办公区爬去,生怕走路的那一点声响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次燕大破天荒的没有走在我的前面,而是慢慢的跟在我的身后,倒不是以为他害怕,而是他在我身后,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背包,他的实战经验比较丰富,一旦他发现情况有任何的不对,他就会立马把我从前方拉回来。

    所以我在他前面,看似很危险,其实这样做,才是他对我最大的保护。

    等我们走进办公区之后,我这才慢慢地将头从地面抬起来,眯着眼睛打量着办公区里面的情景。

    整个偌大的办公区里是黑漆漆一片,只有正中央有玻璃屋子里面,隐隐约约渗透出一个长方形的光幕,想必一应该是电脑之类的东西在反光吧,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任何和毛小孝有关的迹象。

    我从燕大的背包里拿出那个手电筒,燕大这时候,很是慌张的从我的手中夺过这个手电筒,告诉我只能用最暗的光线去照。

    我问他:“为什么?”

    燕大用一种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你是不是傻啊,节约电啊,电池不要钱啊。”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就往前挪了挪。

    燕大见我行动了之后,扯了一下我的衣服,压着嗓子说道:“只能照一下,照一下就赶紧回来,要看仔细,如果什么都没有看见,就赶紧回来,别管那么多,还有,别直接用电筒照它,用顶光或者侧光,这点真的要记住啊。”

    我连连点头,然后慢吞吞的朝办公区中央走去,毕竟到这个时候了,我都没有看见什么鬼魂,想必这些鬼魂就像燕大说的那样,是没有多大的本事的……

    于是我就略微加快了一下脚步,但也很是小心翼翼,走了一会儿,约摸离中央不远了,将燕大的手电筒打开了,对准了墙边位置,打开了手电筒的开光,光亮立即照射出去,但我却什么都没看到。

    因为燕大强烈要求的最暗光线的照射范围实在是不太理想,看这样子,我可能……

    还需要往中间再走一点距离……

    特么的,遇到一个这样的队友,我还能说些什么,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勘测现场,你就在后面看热闹不说,还硬生生的给我增加了风险程度,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保险公司的吗?

    我屏住呼吸,又往前面跨了好几步,整个人直直的趴在了地上,将手电筒再往前面移了一点,这才勉勉强强的将这个玻璃办公室给纳入了照射范围,借着这些微的侧边光,我勉强看到了一点这个办公室里面的场景。

    里面有几个立着的保险柜,一张办公桌,上面似乎有一台电脑,而电脑的面前一个很是模糊的身影在那里不断的敲击着键盘。

    一见到这种情况,我什么都不多想,直截了当的关掉了手电筒,转过头,用很是合适的声音,告诉燕大:“里面有情况。”

    “什么样的情况?”燕大冲着我点了点头,示意我说详细一点。

    我将里面的情况描述了一下后,他沉默了可能几秒钟:“你能确定是那个女鬼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不知道啊,大哥,你这手电筒的最暗光线,是在照射范围太小了,必须要靠很近才行,但是太近了,我又不敢看太久,所以看得很模糊,我可不可以申请用亮一点的光线啊。”

    燕大似乎是在考虑其他事情,一时间没有搭理我,好半天才说:“啊?你最后一句话说的什么?”

    “我说,可不可以用稍微亮一点的光线来看看。”

    燕大呵呵的笑了两声:“为了不浪费电,我已经把把其他的亮度开关给卸掉了。”

    我脸色大变,我艹,你还是深得燕长弓的真传啊。

    燕大又考虑了一下,告诉我十有八九是那个办公室里面有古怪,因为照他对毛小孝的理解来看,我们都在这里耽搁了将近二三十分钟了,她明知道我们来是要解决她的,却没有对我们动手,反而她之前工作的地方却还一直有亮光,说明她想把我们往那里引,至于她有什么目的和居心,我们不知道,但唯一知道的是,那个地方留存着对她而言最为重要的证据。

    换句话说,就算那里是她给我们掘的坑,我们也得去看看到底有多深。

    我们商量了一会儿后,我又被他给推出去侦查,不过他还是很体贴的告诉我,如果等过去后,发现了任何异常,不管有没有危险的话,都得进去看看。

    毕竟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一次性将这个麻烦给解决的,而不是只来看看,了解了解情况的。

    我听他说得有道理,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就走了出去,这次较之前,就显得轻车熟路了不少,于是我很快就走到了之前的地方,刚想要拿起手电筒,我的侧面被轻轻的拍了一下。

    我艹,你不说你不来吗?

    “大哥,你要来看,就早说,现在两人挤在一起,究竟是闹哪样?”

    我刚说完还没来得及侧身,身后就传来燕大略微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你一个人在那里瞎逼逼啥呢?”

    一感觉声音和肢体接触的地方对不上号,我心一沉,后退几步,朝身体侧面看去,正好对上一张瞪得极为夸张的眼眸。

    这眼眸里……

    没有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