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多出来的阴气
    不要这么恐怖吧……

    我还没有活够,我还没有替杰少三人报仇,怎么能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死了?

    我还有好一两年都没有回家去看看的父母,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我只是想知道,我……还有我们究竟是怎样死的。

    我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掐了掐自己的手,感受了一下神经元传出来的痛觉,还有不断跳动的心脏,那种温热的感觉在我的手掌上不断的涌动着。

    这难道就是所谓死亡后的幻觉?

    燕大也不管我究竟是在想什么,很显然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我的头上。

    这一巴掌不只是将我拍醒,也把我弄得一愣一愣的。

    燕大皱着眉头,也很是疑惑,想了好久,这才以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转向了我:“傻小子,我们命是这么容易被剥夺的吗?就凭她一个厉鬼,不耗费个一两个小时,绝对不可能将我们干掉,毕竟我们可有一书包的符箓,这种状况,应该是我们被这女鬼给迷住了心窍,多半是想要在这种空无一人的环境中,想让我们陷入恐惧之中,做出错误的判断,甚至做出一系列跳楼自杀的做法,来试验是不是陷入了梦境。”

    我不断地搓着自己的头发,仔细的品味着燕大的话,这才回过神来,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看着燕大,心里也是一阵后怕,他说的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大,如果不是燕大阻止,我还真的可能会做出一阵跳楼试验之类的事。

    “小伙子,这不怪你,毕竟你入这行时间还不长,但你的能力却比一般的新手道士要强上很多,所以很容易就会陷入一种名为半灌水的地步,会把很多简单事情用很高深的角度去考虑,所以说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坚持住自己的本心,因为这样没有人能够再欺骗你……”

    燕大这个时候很是反常,没有说一些他平日里经常用来嘲讽我的那些话,这些话让我很是暖心,一时间心中的阴霾全部被驱散了。

    “谢谢……”

    我很是真诚的对着燕大道着谢,而燕大只是呵呵笑了笑,摸着他身上那被我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口,哭丧着脸,带着我缓缓的向前方走去。

    看着他这副摸样,我对他的好感一下子又淡了不少,很显然他不是不想嘲讽我,而是他不敢再嘲讽我了,身上的伤口,显露出了对我的惧怕。

    走着走着,寂静而且悠长的走廊里突兀的传出了一些很是清脆的声响。

    “啪嗒……啪嗒……噼噼啪啪……”

    这声音由远及近,清脆而且很是响亮,也很是有规律。

    想必就是所谓的键盘声了……

    经历了之前的那影子消失的事件,我很是轻易的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着了,而且还吓得得不轻,身体更是莫名其妙的开始了不规则的颤抖。

    燕大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着我,抓着我的肩膀,示意我和他一起过去看看,在之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毛小孝的办公室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

    “呵……哈……呵……哈……”

    随着和毛小孝的办公室的距离的不断缩短,一阵很是厚重的喘气声慢慢的传了出来,这喘气声很是低沉,也很是熟悉,自然也让我有些畏惧。

    因为……

    这毛小孝的手段,我可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咚……咚……咚……”

    但那喘气声慢慢平稳了,甚至消散了,整条走廊上只有我和燕无论怎么蹑手蹑脚,但还是抑制不住的脚步声,这黑暗,竟然有一种影响我们心神的奇妙催化作用。

    “砰……砰……砰……”

    走着走着,我甚至可以清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那错乱的心跳声。

    燕大看了看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这种事情经历的要比我多上有些,所以看上去要冷静不少。

    想想也是,在一个道士家族长大的人,即使本事再低,也会被迫去面对这些险恶,随时都可能会被那些不知道的鬼物给拖走杀死,就算燕大是因为本事不够才离开家族,到燕长弓这里来帮忙的,但只要他活了下来,就是他的本事,能力强不死,是应该的,而能力不足,却能够在那般困境中活下来,就是他的本事了。

    强者不足败,弱者不可欺,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所以说,燕大离开家族,绝不是因为那些超过他能力的任务,多半是因为家族权利的倾轧,才……

    想明白了后,燕大的形象在我心里得到了升华。

    燕大的小动作,让我的全身的压力都少了些许,我冲他笑了笑,轻手轻脚地往楼道深处走去,等走到一半后,可以看见这层楼大致的景象了。

    因为这层楼,几乎全部沉浸在一片黑暗中,只有角落的一间办公室散发着微弱的灯光。

    这灯光仿佛是这黑暗的一盏引路灯,指引了我们最终目的的真实方向,可是……那里也是这层楼最为危险的地方。

    我从包里摸出了几张符箓和一瓶黑狗血,就要往那里冲去,燕大用手拉住了我,示意我不要慌,而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很小的手电筒,对着周围的墙壁仔细照了照后,在墙壁上飞快的按了几下,这时走廊的灯全都亮了起来,等灯被他全部打开后,他小心翼翼的将手电筒放进了包里。

    看着他那副谨慎的模样,我拉拉他的袖子:“你这手电筒是什么配置,你这么小心。”

    燕大笑了笑:“什么配置,就几十块钱一个的便宜货。”

    “那你之前上厕所,为什么不用呢?”

    “电池不要钱啊,你这败家玩意儿。”

    我被他雷的外焦里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冲着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他指着墙壁上的一张布局图,对我小声说道:“走廊尽头就是加夜班的办公区了,毛小孝的办公室就在办公区的中央,按照常理来说,我们直接进去就好了,但是刚才我做了一个小实验,恐怕之后的旅程就有些不妙了……”

    我看着燕大手里的那张符箓后,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是沉重。

    燕大手中攥着那张符箓,叫做聚阴符,是一种探测周围阴气分布的特殊符箓,对于察觉周围鬼物的数量,很是实用,一般来说,上面有几股阴气凝聚,就有几个鬼物在百米范围内游走。

    而在燕大手中的符箓上,不断涌动着的阴气,不下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