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章 被推翻的事实
    “准备什么?”

    我被燕大和煦的笑容给弄得莫名其妙。

    燕大见我这副傻白甜的模样,愣了愣,笑了起来:“那厉鬼今天早上对你做的那些事,我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再加上你是一个很看重钱的人,想必散落在床上的头发,还有被斩断那只手上的指甲,你一定会有收集,所以全部拿出来吧,我要用这些东西来探查那厉鬼的位置,所以……”

    我很是肉痛的从包里摸出一个袋子,将里面的几根头发和五个指甲,很是不甘心的递给了燕大,燕大很是好笑的看着我,从手中的那一叠符箓中抽了一张出来,引燃后扔进燕长弓桌子后面的那个香炉里面,等符箓化成灰以后,再用一根香将这些灰堆成一座小山,这才将那根香点燃插在那堆小山上,然后冲着这个香炉拜上一拜。

    等燕大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就很是肃穆的立在一边,等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再把这个香炉拿在手中,找一个碗,倒了一些黑狗血进去后,这才将这一把香灰倒在这个碗里面,等这些香灰沉淀完之后,把我给他的指甲和头发放进碗中,用一张白纸盖在碗口上后,嘴里念叨了几句话后,他的眼神瞬间变的极其锐利,嘴里念叨着:“请祖师爷帮忙!”

    就这样神神叨叨的念了几分钟,就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道很是低沉的声音:“准!”

    这时的燕大,一瞬间如释重负,将这个碗反扣在地,黑狗血直接将洁白的瓷砖染的一片通红。

    我很是不理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完全搞不懂燕大在做什么,直到地上流淌着的鲜血,慢慢的在那张白纸上汇集成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公交”。

    我在惊讶之余,也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虽说我觉得这一幕很是不可思议,但是在这之前,我就知道毛小孝和公交车的关联啊,你这样做了和没做,完全没有区别啊。

    可这时燕大却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明白了,就示意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办事了。

    什么?

    我将信将疑的跟着燕大走在去汽车站的路上,好半天,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燕大哥,你真的知道了?”

    “那是。”燕大回头看了看我,但看见我脸上的疑惑,一下子乐了,“怎么你以为我骗你?”

    我很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燕大很是无语,叹了口气,和我解释起来。

    原来,这毛小孝是公交公司的一名会计,简言之就是公交公司的内贼。

    她在公交公司当会计做账的时候,发现十一路长途汽车的油水很多,而且末班车是没有乘务人员的,就只有司机一人,所以她就和几个人合计了一下,就申请做这个末班车的乘务人员,和那些人一起开始了这条发家致富的道路。

    最后在和某个人因为利益的原因争吵的时候,被失手杀死,而且杀死她的人,居然是她的男朋友,确切的说只能算是一个情人,因为毛小孝是这个男人的小三!

    这也是她的家人不同意毛小孝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根本原因。

    这一席话,打破了我之前所得出了所有资料和讯息,原来毛小孝这女人还是公交公司的员工。

    但是让我觉得佩服的是,燕大就光凭之前那样神神叨叨的弄了几分钟,就把这些资料弄到手了,真的有这么厉害?

    我将我的崇拜和疑惑告诉了燕大,燕大很是满意的收受了我的崇拜,同样也解除了我的疑惑:“怎么可能,我刚才只是给那女鬼下了降头,断绝了她和鬼婴之间的联系罢了,只有这样把她弄得魂飞魄散后,她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消失了。”

    “那——”

    “你是说那些资料是吧,这些资料都是那女鬼的头发和指甲里面的执念里面的东西啊。”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只要的到鬼的一部分执念就可以知道他的信息了?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比如说我就不能。”

    “那——”

    “你是说我怎么知道的啊,燕老头的家里面有一个擅长易经八卦和推理的鬼,什么都不会,就会这个,他可是我们燕家的老祖宗,你肯定不知道,只要是有燕家血统的人,只需拍拍他的马屁,将他拍舒服了,一个月就可以找他帮一个忙,不然你以为我没事乱叫祖师爷啊。”

    燕大的解释,让我无言以对,行,你们燕家真会玩。

    一路上燕大也告诉了我许多关于这个鬼的秘密,比如说这个小山坳是受这个鬼庇护的,凡是没有经过燕长弓批准的人,如果没有一个燕家的人带领,是无法进入其中的,这也是我在这个地方呆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察觉到这里有一个小山坳的原因。

    所以说……

    那个鬼可是用一己之力,迷住了整个村子人的心窍,那实力让我不由得对燕长弓的实力,有了更深层次的见解。

    毕竟这个鬼有好好的家族不呆,跑到这个穷乡僻野来陪着燕长弓,想必燕长弓这人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手段。

    至于燕大一句话要出现两三次的燕家,一路上纵使我绞尽脑汁的想从他口中套出点什么,最后还是铩羽而归,即使是平日里,口无遮拦的燕若飞一提到燕家也是一阵缄默,想必燕家在道士界的地位应该不会太低。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车站,考虑到是去对付厉鬼,这层次的鬼物对于只会泼黑狗血的燕若飞来说太过于危险了,就没有带上她。

    我和燕大坐着公交车,就来到了公交车的总部。

    那个大胖子今天不在,只有一个公交公司的负责人来接待我们。

    我们也没有和他寒暄,就开门见山的和他询问起了和毛小孝有关的事。

    这个负责人告诉我们,公交公司虽说不知道毛小孝是怎么死的,但她毕竟是在这辆末班车上做乘务人员的时候死的,照理说这不是一件麻烦事,只要赔偿到位就行了。

    在赔偿之后,除了她的母亲来公司找那个胖子闹了几次,又从他那里得到了一大笔钱外,公司就恢复了平静,直到有一天,在公司休息,准备倒夜班的司机联合起来到老总办公室投诉。

    说他们晚上看见本来已经锁上的财务室里有光,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在里面对着电脑做着财务报表。

    而那个女人就是不久以前才死去的毛小孝!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