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吸阳
    我心一紧,连忙硬撑着身体,就要爬起来逃跑,而她却很是残酷的笑了起来,轻易地将我扔上了床,这个速度尤为快速,快到我只感觉到身体弯曲和振动了一下,就像一条死鱼一样软瘫在了床上,浑身上下更是软绵绵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我就这样看着她嘴角挂着一缕戏谑的微笑,手上的动作就跟猎豹一样迅速,快的让我有些手忙脚乱,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毛小孝顺手将我洗澡前随扔在床头的衣服,将我的手很是麻利的绑在了床四周的支架上。

    这个熟练的范儿,这女人一定不是什么好鸟,天知道她以前和多少个男人玩过这样的把戏,我艹,我又不给你钱,你何苦这样呢?

    我心里慌得不行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双脚不断来回的晃动,竭尽所能的想要挣脱毛小孝的束缚。

    更何况,我又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只不过我隐约有了一点猜测,但又不是很确定,也不希望是那样,如果真的是那样……

    我可能想死都没有办法了!

    这个时候,我不能动,但不代表毛小孝没有什么动作,她又拿起我的那条卫裤,打了个结,再死死将我的双腿按住,用力的盘了起来,与此同时也干脆利落的将我的腿给束缚住了,虽说这种束缚的方法,并没有限制我腿的活动范围,但是也只能上下左右来回不断的移动,如果真是我想的那种情况,这所谓的移动,只能让她更加舒服。

    我艹,你这么专业的水平,告诉我,你是去日本进修过,还是去义务出演过啊,这么出神入化,有这样的一门技术,你之前为什么要去做诈骗这一行啊,还有就算你学过这些技巧,总不能见到帅的男人就扑到啊,你也要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啊,这是法制的社会,也算是父氏社会,又不是母系社会,一丈为夫……再说了,我有女朋友啊,你特么的,行行好,就放了我吧,不然我回去不好交代啊——

    我见到这一幕,吓得不行,惊恐地大叫起来,却无奈的发现,我只能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嘴里的那东西被毛小孝塞得很深,弄得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看了看眼前的情形,一下子觉得世界都黑暗了,只能无力的看着毛小孝一脸的绝望,倒不是觉得自己无法逃脱了,而是我终于知道我嘴里塞得是什么了……

    居然是毛小孝的内裤!

    因为她此刻正光着下半身,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向我袭来。

    这本来应该是所有男人的向往的场景,但是此刻给我的是一种已经达到了极致的惊恐,你还要来真的……

    我刚想要尖叫出来,却因为我的嗓子眼被这内裤堵着,就忍不住呕吐了出来,但这东西牢牢的塞在我嘴里的,我越是吐,牙齿就越是用力的咬着那东西,越是用力的咬着那东西,就越是难受,因为每当那些东西,要到达口腔的时候,却被这内裤给堵着,使得我只能恶心的将它再次咽下去。

    幸好这一天我只喝了一点水,不然这些东西就可以要了我的命。

    恶心,太恶心了……

    恶心到我真的恨不得去死,真的。

    更何况这东西还是一个女鬼不知道穿了多久的内裤,天知道里面有多少细菌。

    一想到这里我差点忍不住想要吐出来,只不过我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你是不是没有想明白,我为什么还能回来……”毛小孝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狰狞,“鬼婴和我是共生的啊,只要它没有死,我就不会死,只不过再次凝聚成型会消耗掉我的大部分执念罢了,所以……你要死,但是你死之前就好好的享受享受,在温柔乡中阳气的快速流逝吧……说不定,你最后会变成一个人干,若是让我满意,我说不定还会将你吃掉哦。”

    毛小孝擦了擦额头上的鲜血,很是风骚的拨弄着显然经过了梳洗的头发,露出一种比哭都还要可怕的怪笑,她那双很纤细,但很是苍白冰冷的手,很是温柔的划过了我的胸膛,她慢慢的爬上了我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着。

    可是她做的这一切,使得我大脑极度清醒,因为……

    特么的,太冷了,和她这样子亲密接触,我就和在零下几十度,裹着行军棉袄都还要觉得冷的日本鬼子,在荒野里面走着,看见一个花姑娘一样,无论如何也起不来色心,即使我有多么多么的**,即使这个女人长得多么漂亮,身材多么多么的好,我也不会有任何反应,至少是在当时。

    这不是在拍那些种族歧视过于严重的抗日战争片好吗,这是真实的生活。

    我的鼻子还在不断的流出鼻血,呕吐物在我的喉咙里来回不断的涌动,你现在让我极为难受看着一个满身都是鲜血,曾经脑子都被我打到流出来的女鬼,我没有选择咬舌自尽都是有很大的勇气了。

    难道你还指望我对这个在我面前骚姿弄首的女鬼起反应?

    我不光没兴趣,似乎身体机能都出问题了,无论,毛小孝怎样发出娇笑,无论她怎样脱掉自己的衣服,各种扭动,但我就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更何况燕若飞之前还给我说过,只要是鬼和人有接触都会吸别人的阳气,而一旦和女鬼睡觉的话,男人就会在那个过程中因为阳气的流失变成一个人干,所以我就想像她就是一头发情的老母猪,这样还不够狠,干脆把她想像成一头发情的公猪……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和阿丽在一起那么久,她总是躲避和我……原来不是她不想,是因为不能啊……

    而这个时候毛小孝也疑惑的从我身上爬了下去,仔细的打量着我,一副很是不甘的模样。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爬到我的身上,扯开塞在我嘴里的东西,像奶牛挤奶一样,挤了几滴奶进我的口中,这些奶一进口,我就知道要糟。

    燕若飞之前给我说过的鬼奶的作用,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

    鬼奶……

    滋阴补阳,提神……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