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多出来的人脸
    我真的很想选择死亡,究竟要闹哪样,闹哪样……

    早说是那玩意儿,我就是暴尸街头,也不会去疗伤了。

    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再怎样要死要活也会不到最初了,与其想这些,倒不如想想一些实际的东西,比如……钱!

    “别……别……那这玩意儿在道士中能卖到什么价位啊。”

    我很是小心翼翼的斟酌着字眼,生怕燕若飞会挂断我的电话。

    “鬼精华,鬼奶,还有鬼发,鬼指甲这四样东西是鬼最值钱的四样东西,鬼精华是顾名思义就是鬼身上最为精华的东西,只有女鬼才能产出,因为每月有几天是鬼,阴气流动最为旺盛的时候,阴气会凝结成实质,因为女的下面的口径要大些,才能流出,等到了体外就会化为液体,形状就有点像,咳咳……鬼奶主要是用来滋阴补阳,提神时用的,只有那些死的时候,还在脯乳期的女鬼才有,不过这些女的,一般身上都会吊着一个鬼婴,不好惹,鬼发和鬼指甲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主要是用来占卜和降头所用。”

    “你就别整这些虚的了,先告诉我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就好了。”

    燕若飞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无奈:“鬼精华一克,按照市价来算是一百块,换算成瓶装,是两万块钱左右,鬼奶是一百块钱一毫升,一瓶也要一万多两万,鬼头发是五块一根,鬼指甲是一百块一块……”

    发了啊……

    鬼精华……

    王笛一个月能收集七天,就是十四万。

    鬼奶……

    看王笛那样也没法流出来。

    至于头发指甲……

    鬼婴没有几根头发,指甲也没有长起来,就暂且忽略不计,而王笛那一头过腰的长发,啧啧啧,至少也得按照千万来算吧,取一点,也没有什么吧,呵呵……

    我这样不是瞬间成亿万富翁了,那意识海里面的那些执念不就……想起来就觉得快乐啊。

    燕若飞这时却给我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我还是劝你不要打这些主意,鬼精华虽说是女鬼每个月多余的阴气,但是总归是失去了部分的能量,不能取太多了,大部分还是要留着自身修炼用的,而鬼头发和鬼指甲可和我们人类不一样,这些都是鬼的执念本源构成的,只要这些东西有亏损,就会损害她们的本源,就和杀了她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还是本本分分的接任务,过日子吧,傻小子,有空回小山坳一趟,姐姐带你闯江湖。”

    我呸……

    你带我去作死差不多,就你那点本事,我还不如走单骑。

    燕若飞关于钱的那一席话,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将我彻彻底底的打回了解放前,鬼全身都是宝,但是这种守着聚宝盆,却只能干望着的感觉,还真不好过,如果是要以伤害王笛的代价换取大笔的钱,我还真的下不了手。

    不过以后遇到那些厉鬼和恶鬼,还是可以好好的捞上一把。

    挂掉电话,我疲惫地躺在床上。

    我还不能睡觉,因为这个鬼精华的效果出奇的好,伤口就快要愈合了,我想等伤口愈合后好好的洗个澡,将身上的血污清洗干净,这些东西老是赖在身上,总觉得不是很舒服。

    我打开手机给卞振华发了个消息,将把毛小孝这件事情解决了的消息告诉了他,他很是高兴,接连不断的夸赞着我,告诉我国安局,最近拨了一点经费,让他创建了一个异常事件处理小组,里面的人全是最近才招来的道士,他主要是希望这个组织能在我完成任务的途中,帮到一些忙。

    说到最后,他还告诉我,他还托了一点关系,给那些有名的道士组织发了邀请信,不过来的人很少。

    额,最主要的是他想让我加入这个组织,说是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工资,什么公务员待遇,什么提成,什么好福利之类的。

    我问他具体有多少钱,卞振华告诉我,每个月零零散散的加起来,应该有五千多左右。

    我告诉他,不说其他道士了,就是我也不会加入。

    因为一个月才五千块,而一般简单级别的委托任务至少都有五万,可想而知放着闲散日子不过,去国安局领低保过日子的道士,会是什么货色?

    不过我还是看在我和他的关系上,告诉他,我虽然不会加入,但还是会帮他的忙的。

    闲聊了几句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坐了一会儿,不知为何,我感觉到身体有点发冷,想必是今天的血液流逝的过多吧,给总台打了个电话,叫了点可以生血的宵夜后,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发现已经完全愈合了,在感叹之余,拍了一张照片给燕若飞发去,告诉她,不要担心,伤口已经愈合了,顺便祝燕长弓晚上睡不好觉。

    燕若飞很快回了我的消息,告诉我,她从来没有担心过我,我死了最好,另外她会转告燕长弓,关于我的祝福,因为这也是她的愿望。

    就这个发短信的间隙,我得身体越来越冷了,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都一点儿不夸张。

    我回了给消息表示感谢后,将手机扔到一边,脱下衣服,就去浴室打开了水,等浴缸放满之后,就咚的一声,跳了进去,那种冷进骨髓的感觉这才消失了。

    看来是我起疑心了,仅仅是血流逝过多罢了,弄得我以为又有鬼进来了。

    不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还是让王笛再三确认无误后,这才舒坦地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之后,浴室里都是雾气,镜子看着模模糊糊的。

    我擦了擦对着镜子,瞅了瞅,发现自己的胡须又冒了出来,和我小鲜肉的风格不是很搭,于是我就开了一个剃须刀,认认真真的刮了起来。

    由于是才洗了澡,雾气老是氤氲不散,我又使劲的擦了擦,但这次镜子能见范围更大了,将我整个人都映了上去。

    只不过这次我没有自恋的盯着我的腹肌看,因为我的肩头上似乎多了……

    一张人脸!

    而且这张满是鲜血的脸,我很是熟悉……

    是毛小孝!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