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四章燕若飞的来电和鬼精华的真相
    “啊?”

    燕若飞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这话,给我一种她知道发生在我身上所有事情的感觉。

    “得了得了,我还是直说吧,刚才我打电话给你,问了你半天,你完全没有搭理我,似乎是一直在和别人说话,听上去……似乎你是在和那个女鬼交流?”

    燕若飞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断的询问我之前发生的那些事。

    我这才明白了,原来之前那个电话是燕若飞给我打来的,只不过我在当时处在的地方是一个山区,信号不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再加上当时毛小孝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想必顺理成章的迷住了我的心窍,给我一种,是她在给我通话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燕若飞是能听见我说话,但因为毛小孝在作怪,我对于燕若飞给我打电话这件事情简直是一无所知,要是知道的话,我哪还需要出什么奇招啊,叫燕若飞去给燕长弓卖萌去,那危机不就解除了吗?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不过想归想,但是还是要有关键时刻,自己才是唯一靠得住的念头,毕竟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正巧我也想要炫耀炫耀我的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的那个天花乱坠,惊天地泣鬼神,最后再以一个绝妙的收尾,告诉燕若飞,我已经没事了,让她不用担心了,等我回来在请她去吃东西。

    “哇……”燕若飞本来脑子就要少上几根弦,很好糊弄,一听我这样说,用一种很是崇拜的口吻对我说道,“你这才拜在我师父门下几天啊,就能单独去抓鬼了,实在是了不得,难道说师父交给了你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招数,说来让我听听呗。”

    一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我顿时大倒苦水,说到最后已经达到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程度了。

    “傻孩子,你被坑了,你这个道术套餐,在师父那里是有一个固定名称的,叫做什么,老客户发展下限配送套餐,意思就是只要你能介绍一个人来拜师,不管成不成,都会免费送的,你这样来拜师,给你这个套餐,确实是亏了,我记得里面会送一把初级桃木剑的话,还有三个随机的法术,那种等级的桃木剑一般都是见人就送的,抵不了什么事,真正实战起来,连口粮都斩杀不了,一般来说,交了报名费后,送的三个法术应该是很厉害的,想必你就是靠它斩杀的那厉鬼吧……”

    我嘴角一撇,很是无奈,垂头丧气的说道:“燕大姐,你教教我,怎么用三个招魂的法术去对付那个厉鬼,而且还是午夜梳头,四方角,请鬼吃粮法。”

    燕若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的运气还真不赖啊,师父很难找到一个这么好骗的人,以往来拜师学艺的人,都很精明,时时刻刻都想从师父手中榨点油水出来,怎么到了你的身上,你就成了被宰的人了啊,这就明摆着是把你当白痴宰啊,午夜梳头的办法,可不是那么简单,要准备梳妆台,木梳子等等,反正东西挺多的,就跟电视上的那些招魂方法没有什么区别,是招来随即的鬼魂,只不过不需要引魂,后两个我就不说了,这些在网上都能找到的东西,你怎么傻到用一百万去买啊,笑死我了……”

    虽然我之前,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但这些话,从燕若飞的嘴里冒了出来,让我的心脏无疑是受到了极为强大的重创。

    我吞了口唾沫,脸色难看的紧,随后问道:“如果说……这些破烂玩意儿,如果要买的话,大概能值多少钱呢?”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一两百块钱就好了,还有明明不用钱就可以得到,怎么还会有傻子,拿钱去买?”

    燕若飞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的很是没心没肺。

    特么的,我就是那傻子……

    燕若飞这一席话,在我的心脏上,无疑是接连不断的连刺了无数刀,按照燕若飞的话,我得到的这些东西居然还比不上那一厘的利息,我的心,无疑是崩溃的。

    我语无伦次的说这话,燕若飞听到我现在说的话带着哭腔,连忙安慰我道:“得得得,你不要哭了,我怕你了行吗,以后我从师父那里偷点道术给你得了,交钱的时候,你自己不来问我,走之前我叫你和我一起去师父,你还做出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呸呸,就当给你自己买一个教训,不过你先别哭了,就因为几个钱,就哭哭啼啼的,丢不丢人啊。”

    听了她的话,我哭的更厉害了,完全是扯着嗓子哭:“你以为是一百块啊,我这可是我拼死拼活才骗……赚来的啊,整整一百万啊。”

    特么的,好险,差点就露馅了,之前收尸那次,燕若飞只知道我赚了几百块,要是知道我赚了这么多,她还不得……

    想想就恐惧,吓得我一下子不敢哭了。

    燕若飞见我平静了下来,继续说道:“至少你有个好处,只要师父当你一个天的师父,他就会随时观察着你的,毕竟他赚了你这么多钱,心里也是虚的,那你这次事情忙完了后,就回小山坳一次,多去问问他,那些有关道术的问题和一些心得经验,只要拜了师,师父都是会教的,不然你万一学艺不精死了,谁给你收尸,收尸不要钱啊,他可是舍不得多出一分钱的。”

    我想想也是,趁着还有几天的假期,我得好好回去压榨一下燕长弓,不然我这亏可真的吃大了。

    这准备挂电话,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鬼精华究竟是什么,既可以让厉鬼现行,又可以疗伤,一定是个好宝贝,就开口向燕若飞:“小飞,你知道鬼精华是什么吗?”

    “知道啊。”燕若飞语调很古怪,“你怎么想着问这个问题啊。”

    “我只想知道我之前,鬼精华为什么服下去之后,会有那么好的疗伤效果,我毕竟是学医的,对这些东西当然好奇了啊。”

    “咳咳……等你知道了,你就不会这么好奇了。”

    “哎呀,你快说啊。”

    “就是鬼的经血,有什么好说的。”

    “精血?!那这样不会伤害王笛吧。”

    我心里一下子担忧起来,但燕若飞下一句话,将我彻底击入谷底。

    “每个月总要来那么几天,有什么伤害不伤害的,最讨厌和不懂科学的人说话了,挂了。”

    什么?!

    我吃的,我涂在脸上的鬼精华,居然是王笛的大姨妈?!

    我把王笛的大姨妈给吃了?!

    我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