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诡异电话
    王小虎接到我的指示后,就赶忙向不远处的一个加油站开去,没过两分钟,就到达了加油站,虽说他很想直接一轰油门,就飙过去,然后能跑多远算多远,只不过我还是理智的将他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毕竟站在我们对立面的,不是一般的犯罪分子,而是一个穷凶极恶,稍有不注意就会着了她的道的厉鬼,对付普通民众的那些小九九还是收起来最好。

    更何况,我们以为的那些逃脱手法,说不定还是毛小孝给我们设下来的套,与其这样的疲于奔命,倒不如找一个可以固守的地方,好好的合计合计。

    王小虎还是对我听信服的,也没有做什么尝试,就把车稳稳当当的开到了加油站。

    车上是不敢再待了,毕竟毛小孝那玩意儿神出鬼没的,要是被她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勾走了,那才冤,当务之急,得尽快找几个活人,增加点阳气总量,这样的话,熬过这一夜,就不是很困难的,而现在我们的人员只能说是阴盛阳衰,对现在的处境来说,只能算雪上加霜。

    在我说明这些要命的情况后,车上所有的人都急急忙忙的走下车,但都和我保持着很近的距离,想必是为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件,提前做好准备……看样子是想在那时,以最快的速度将我推出去吧,谁叫我是唯一能抗衡毛小孝的人?

    这些人,特么的,还真现实啊。

    但一下车,我就觉得有些不对静了。

    不对,这气氛特么的都开始诡异起来了。

    这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加油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亮着的灯,空荡荡的加油站,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正常。

    不光是我这样觉得,就连王小虎这个老司机这时候都皱起眉头,看样子他也觉得纳闷,他冲着来车时的方向连吐了三口唾沫,念叨的几声晦气,这才看向我:“斌哥,有点奇怪啊,虽说一路上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现在到了这个加油站,我才想明白,你也回一下,我们这一路上,似乎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

    不过,你现在才想明白,是不是太晚了啊……

    不过开个车都能跑偏几公里的人,想必神智方面也应该正常不到哪里去。

    “照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来看,我们应该是被毛小孝给迷住了心窍。”

    我想了想,还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且不提这毛小孝出乎我意料的强大能力,光是她这执著的报复心理,都让我觉得头皮发麻。

    不过,我这一次接下这个任务,不光是为了钱,更多的是为了……

    复仇啊!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眼帘上闪过了在寝室里的快乐时光,但在我记忆里,唯一还让我残留着无尽愧疚感的人,还是杰少。

    动我的人,我就是豁出这条命,都会拉着你去给他们陪葬!

    和王小虎一起检查了一下这个加油站,再三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就将所有的人聚集了起来,准备开始商量一下,守夜的相关事项,总不能强制让这一群女人不睡觉吧,要是这样做,我们熬过今夜的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了,因为我知道濒临崩溃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得,就让我们这两个大老爷们吃点亏好了。

    我和王小虎商量好了换班时间,他上半夜,我下半夜,于是我拿出手机,准备弄一个闹钟。

    而这时,我的手机居然响了。

    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但与此同时,我却发现这里并没有信号,就连一格都没有。

    这……

    这会是谁的电话?

    关键是没信号都打来了,怎么看怎么觉得很是诡异,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电话恐怕接不得,但我还没有来得及挂断,电话居然被接起来了!

    “喂?”

    我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声,但回应我的只有哔哔啵啵的电流声,还有我的回声……而且很是响亮!

    我有点怕了,急忙再次问道:“你到底是谁啊,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你就……就要挂了,没错,呵呵呵……”

    就在我心跳得很快的时候,电话的另一端终于传出了久违的回应。

    “挂了”在四川话中有另外一层意思……

    那就是死……

    而这句话在如此黑暗,如此阴森,如此诡异到极致的环境里,这样没头没脑的冒了出来,让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隐隐约约有一种无法承受其重的感觉。

    而电话那一头才不管此刻的我,究竟在想什么,带着很是厚重的喘气声,冲着我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要死……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死……都要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咒我们死?

    我皱起眉头,脸色想必也很难看,依靠着加油站的油箱,心里隐隐有了一丝眉目,在这个是简单内,还想要我们死的,除了毛小孝,还有谁?

    莫非……

    这个电话是她打来的?

    从现在的发生的情景来看,这个可能成立的几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再加上电话里面,我很是厚重的回音,毛小孝十有八九离我不远!

    有本事就不要躲着我啊,直接来和我真刀真枪的大战个几百回合啊,说白了,还是害怕和我交手,妄图以这种小学生才玩的心理战术来击溃我,我呸,门都没有,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我也懒得搭理她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的了,反正这结果,不是她死,就是她死。

    我的手紧紧地抓着加油站油箱的那根细长的管道,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正巧王小虎这时在一旁问我:“斌哥,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电话很有可能是毛小孝打来的,指不定她现在正在附近窥视着我们,要不……我们还是跑吧,能跑多远算多远,总好过——”

    我急忙打住他看上去颇为有道理的话,生怕他再多说一会儿,我的心就被他给动摇了:“怕什么,你斌哥的本事,你都信不过啊,她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拿这根管子,拴住她的脖子,吊死她个——”

    我话还没有说完,意识海里面传出了一阵急促的惊呼:“主人,快离开这里,危险!”

    嗯?

    发生了什么事?

    但在下一刻,我看见了王小虎急剧收缩的瞳孔中闪烁着的惊恐……

    一阵突如其来的破风声在我身后响起,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下意识的惨叫,就被一股大力给压趴在了,后脑被那重物突如其来的一撞,前额也嘭的一声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我的视野陷入了黑暗……

    一时间……

    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