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没说错吧……毛小孝!
    斩鬼剑就这样直杠杠的插入了张卿的脑袋。

    这一瞬间,我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应该是寂静……

    那个司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我,似乎是不知道我究竟在做些什么,只见的他的双腿不由自主发起抖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颜色很浅的裤子上有了慢慢被浸润的迹象。

    而那几个在前排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女孩,吓得直接就往司机身边跑去,那个叫毛小孝的女人见到这场景,更是连退几步,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张开嘴,双手死死的按压住自己的胃部,大口大口喘息着,就如同在水里呛了好几口水,差点淹死了的人一样,惊恐的看了我一眼后,走到路旁,恶心的吐出一大滩污物,这才指着我颤抖的说道:“你……你这个死变态,居然还是个杀……杀人犯!”

    哎呀,我艹。

    我该说你瞎还是傻,还是说你神经大条,还是……

    说你没脑子啊!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用力抽出斩鬼剑,就要顺势将她的脑袋劈成两半,而张卿将嘴巴一张,咬住了斩鬼剑,虽说斩鬼剑将她的嘴巴腐蚀掉了一大半,可我也失去了进攻的最好机会,而她则是借力,飘离了我好几米远。

    她那眼珠子这时滴溜溜的旋转着,很是疑惑的看着我,可也仅仅是一瞬间,她两手往身后黑暗处一划拉,就掐着两个身影的脖子不断的晃悠起来。

    她很是戏谑的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就凭一个鬼粮还有一个执念都还有些残缺的鬼婴,就敢来找厉鬼的麻烦,胆子倒不小啊……”

    说着说着,她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捏的王笛和鬼婴只能无力的看着我,发出一声来自喉咙深处的呜咽。

    可下一刻,她就往后退了两步,因为我的手上多了两瓶黑狗血,还顺势将斩鬼剑整个剑身都插入了瓶身里,在抽出来的那一刻,暗红色的哗啦啦地往外流,一股股浓重的血腥味此刻弥漫在了我的周围。

    “你敢在动一下试试,以前的你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我能保证,如果挨实了这一下后,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还有……”我将放在上衣口袋里面的一张很是皱巴巴的一张符箓拿了出来,在她眼前晃悠了几圈,又收了回来,“这张引魂符上已经有了你的执念残留,我找不到你,但是我的师父……就不一定了,到时你就等死吧。”

    她的伤口是从喉咙进入,同时贯穿了后脑,此刻她的喉咙口全是血液,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但是里面的忌惮很是明显,一咬牙,将两鬼扔到了她的脚下,恶狠狠的看着我:“好……好,算你狠,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很简单……”我冷声说道,“你开始对我很是冷淡,却不是因为我很那些女人发生矛盾的原因,而是……想必是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吧,想尽力躲过去吧,不过……你没料到我会用引魂符来检测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索性让自己体内的鬼胎来……对了,你差点将我骗过去了,这应该就是鬼婴吧,只不过……”

    我短暂的转过头,冲那几个女人喊道:“检查下你们的包,将里面不属于你们的东西都扔出来!”

    那几个女人一听我的话,再加上眼前的特殊情形,也不墨迹,很是干净利索的摸出了几个包裹,顺手丢到了我和张卿之间。

    我冷笑一声,见那些包裹一打开,一阵浓浓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啊——”

    几声女人的惊呼也随之而来。

    因为……

    在这些包裹里面的一些婴儿的残骸!

    “这些就是你用来分散我的注意力,还有……想要嫁祸给那个女人的手段吧。”

    “还有呢?”

    “这最后一点就是在司机说迷路了,一个女人说是不是走上鬼路之后,你居然显得很是害怕,这可就奇了怪了,一个深夜都不还怕坏人,敢孤身一个人回家,而且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还有几座坟墓,甚至在告诉我,你在别人坟墓大小便,做出唾弃别人坟墓这些事情的时候,你都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会在遇到疑似遇到鬼了的情形,就会吓成这样,你觉得可能吗”

    说着说着,我脸上的冷意越发明显,特么的,要不是王笛和鬼婴及时发现,我还真的着了她的道了!

    “在这之前,我告诉了你引魂符的作用,前半部分是对的,至于……所谓后半部分什么,如果鬼忍住诱惑不来的话,就会像犯毒瘾一样难受,呵呵,是我随便编的啊……”男人和女人交流的秘诀,永远是一半真,一半假,这样才能让女人的注意力全放在你身上,也幸亏是这样,不然还真让她混过去了,“还有你最后想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最先和我发生矛盾的女人身上,可我知道她只是晕车罢了……”

    张卿咬紧牙关,她眉头皱得很是厉害。

    “还有……你并不叫张卿,对吧……毛小孝!”

    之前被我一把打翻在她脸上的那包东西,缓缓的淋遍了她的全身,连带着一袭红裙,慢慢的浮现在了她的身上……

    “红……红裙子!”

    司机一下子惊呼了起来。

    马后炮,现在才发觉,难道你连今天这班车上没有“红裙子出现”这个保留节目,都没有发现吗?

    见到这幅场景,我真的只能呵呵了。

    张卿,不,毛小孝一听我的话,面目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而这时,王笛和鬼婴同时一跃而起,死死的攥住了她的双手,我冷哼一声,用力将斩鬼剑向她掷去。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斩鬼剑仅仅深入了她身体一小部分,就停住了。

    我一愣,定睛一看才发现,毛小孝裙子里的一双小手,死死的拖住了那柄斩鬼剑,即使那双小手不断的融化着,但这双手的主人也没有放手的打算。

    毛小孝惨叫了一声,捂着伤口,眼神很冰冷:“相信我……你走不了的。”

    说罢,她将那双小手塞进体内,挣脱两鬼的束缚就窜进了旁边的山道里。

    我自然不敢去追,山道里黑漆漆的,我若是贸然追过去的话,也许会发生什么危险。

    不过……

    可我唯一知道的是,接下来的旅程,恐怕不会像之前那样的平静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