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二章 居然是鬼胎!
    眼见得那个瘦小的身影不断浮现,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王笛两鬼,自然被我叫住,以静观其变。

    毕竟,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毛小孝,而不是这个鬼婴。

    说到底,我就是嫌麻烦,若是什么事情我都要管,我还不得累死啊。

    这只是我的感官,在思维惯性上,我很是直接的忽略了张卿的感受,因为我忘记了普通人是看不见鬼的。

    所以张卿就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越来越膨胀的裙子,很是不知所措,直到裙子被彻底的掀开来。

    而我更是在看见张卿裙下风采的同时,注意到一个缓缓的从她体内爬出来,满是褶皱的婴儿。

    这个婴儿很大很大,头盆并不匀称,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注视,在不断的抽搐着,从张卿的体内爬出来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将身体转了一个方向,只把背部对着我。

    他的背部通体血红,不是一般婴儿的粉红,是血红,红油漆般的血红,他不规则的头盆上不知为何还有一些乌黑浓密头发,浓稠的黑配上浓稠的红,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肌肤,这样的视觉冲击,刺的我的心里格外难受,简直恶心的想要发吐。

    “你……你要怎样?”

    张卿很是惊恐的看着我,因为此刻的我差不多都要将头塞进她的裙子里了。

    很明显,女人的**都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展示给别人看,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言语间,自然少不了对我几番推搡。

    “不想死,就给我别闹!”

    我一把将张卿推到一边,恶狠狠的冲她吼去,兴许是被我严肃的表情吓着了吧,这女人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

    我见她没有反应,也乐得自在,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将手放在那婴儿的身上,想要把他转回身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有微弱的心跳以及若有若无的呼吸。

    哎呀,我艹。

    还活着?

    得出此结论,我心里也是一惊,这就有点奇怪了,再加上之前王笛所述,这个女人身上还有比一般的女人还要重上些许的阳气……

    很显然这女人怀的胎儿不应该叫鬼婴,而是应该叫作……

    鬼胎!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的脸色有点难看了,若真是这样,那麻烦大发了,因为照这趋势看来这婴儿还活着,只不过是被鬼上身了,以我半吊子的水平,应该是搞不定了,若是想要救下这个婴儿,还得尽快回去找燕长弓帮忙!

    而且这个忙看上去还非帮不可,因为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如果嫌麻烦,任由这个孩子被其上的鬼蚕食,我的良心还真过意不去。

    特么的,我就是这么犯贱,我艹。

    而在这期间,我也真正意义上看到了他的脸,才发现他有着严重的腭裂,整个上颚都不成形,嘴只是一道深深的裂隙。

    而我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个鬼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里都是黑色,不见巩膜。

    在我撇着有些抽搐的嘴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丑的几乎要把我吓死的鬼胎,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有一点麻木和不知所措。

    反倒是那鬼婴居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大股略显干涸的血液随着这天真无邪的笑声,慢慢的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这笑容,这年龄,倒也算得上是人畜无害,只不过那不断凝固的鲜血,让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明明是该抢在上班之前,好好无忧无虑的感受一下生活最为阳光一面的年龄,却偏偏被这些阴邪的鬼物给缠上了。

    “咯咯咯……”

    这鬼胎见我面无表情,又是一阵轻笑,嘴里的那种很是幽深的气息,直直的喷上了我的面门。

    咳咳……

    我猛烈的咳嗽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见一双小手轻轻的向我摸来,那模样很是亲昵。

    “小孩子,倒挺可爱啊,可惜了……”

    话还没有说完,这鬼胎将小手一收,张开比他整个身体都还要大上许多嘴,向我咬来,恍惚间,我依稀能看见大滴大滴的血液,夹杂着散发一阵一阵恶臭的口水向我袭来。

    “哎呀,我艹,还给脸不要脸了。”

    我也不慌张,毕竟这种情况,还是在我的预料之中,鬼这东西……

    可相信不得!

    我也不迟疑,张嘴就是一口夹杂着血丝的唾沫,喷的这个鬼胎满脸都是,在唾沫粘在他面门上的那一刻起,一阵似乎是被腐蚀了一般的声音,就迎面传来,自然也少不了这鬼胎令人牙酸的哀嚎声……

    被我这样突兀的迎头一唾沫,这鬼胎一时间猝不及防,那品相可谓极其凄惨,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一脚飞踹,就将这个进退不得的鬼婴,干净利索的踹回了娘胎。

    这电光火石间的一系列动作做完后,我一下子躺回了我的座位,眼泪瞬间留了出来:“疼死了,疼死了……”

    刚才那口唾沫里面夹杂着我的舌尖血,这可是我硬生生将舌头咬破,才得以喷出来那一小丝,咬破舌头很简单,难得是你主动要将舌头咬破,平日里将舌头咬破都是在吃饭说话不注意的时候咬破的,即使这样都会疼的要死,而主动咬破,那力道,自然得加大一两倍。

    所以说,做完这一切后,我疼的几乎没有什么力气了,软倒在座位上,半天才恢复过来。

    舌尖血是一个人的阳气比较集中比较浑厚的地方,对鬼物之类的东西有极大的杀伤力,而那鬼胎被我这么一喷,虽说不能置他于死地,让他消停一会儿,安安静静的带在娘胎里一两个小时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刚才发生的那一切,车里的其余人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的耳朵不好使,那笑声,凄惨的嘶吼声还是让本来很是喧闹的汽车一下子寂静了起来。

    司机不用说了,这辆车闹鬼,整个公交车公司都知道,一感觉到异常,也不说话,踩着油门就往前方不要命的开去,前排的那几个女人此时看我的眼神不单单是鄙视,更多的是一种畏惧,在她们看来,鬼都不知道我究竟要做些什么。

    而身为当局者的张卿脸色更是难看的紧,死死的盯着我,欲言又止。

    “谈谈?”

    听到我的话,张卿的额头上,滑下了一滴豆大的汗珠,随即便咬了咬牙,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