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怀鬼婴?
    “还真的有瞎猫遇到死耗子这种事?”

    王笛在我的意识海里面咋呼了起来,连带着那鬼婴也跟着瞎起哄。

    我呸……

    你们才是瞎猫!

    我顺着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这道声音的主人居然是之前想要动手抢走我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被我一脚踹飞的那个疯女人。

    “艹,叫你妈妈究竟什么事?”

    “叫你妈逼,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我就是听到这个名字太傻逼,看不惯,所以叫了一声,怎么不服气是吧,不服气就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叫你妈取一个好名字再出来立牌坊。”

    “你……”

    这个女人被我尖酸刻薄的说了一顿,怒不可遏的就要向我冲来,只不过被她的朋友们死死的摁在了座位上,毕竟,我会动手打女人的行为已经深深的映在了她们的脑海里。

    做完这一切,我也没有再看那个女人一眼,很多疑惑在这一时间涌上了我的心头,这突如其来,看上去很是明显的线索,却给我一种来得有点诡异的感觉。

    虽说这个女人叫做毛小孝,腿也分的很开,一看就是做那种买卖的,还有那种态度和行为,总给我一种,怎么看怎么像把“看什么看,我就是鬼”写在脸上的感觉。

    可是……

    哪有鬼这么傻?

    虽说我一直觉得这个女人脑子有点病,但是,就事论事是我一向的作风。

    看着那女人冲着我咬牙切齿的模样,我的手下意识的捏紧了斩鬼剑,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眼里复杂的神色一时间反倒消散了不少。

    “小王,鬼婴,你们不要出我的意识海,帮我看看周围的阴气的分布,越详细越好。”

    两声应和在我脑海里传来,随即又是两声惊呼。

    “唔?”

    我被他们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主人,阴气的分布有些怪异啊……”

    虽然,我料到了有这种可能,但是从王笛的口中说出来,可还是隐隐让我有些惊讶。

    “小子,这水有点深了,光凭我们三个人可能解决不了了,要我看,这浑水,我们恐怕蹚不过去了,要不我们还是逃吧……”

    鬼婴的本事我还是知道的,尤其是他的心性,之前面对张丹琳的时候,他都没有提及过退缩这个字,想必……

    这公车上的那个女鬼,的确很难对付吧。

    也对,阴气和怨气最重的,永远是那些广义上的恶人,而那女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不好惹,倒还在我的预料之中。

    只是我没料到这女鬼比鬼婴还有难对付。

    “先不着急,说说谁的阴气最重。”

    两鬼沉默了一下,异口同声的说道:“还用说吗,就是那个叫毛小孝的女人。”

    哦?

    还真不出我所料……

    有意思,有意思。

    我沉吟了一下,冲着身旁这个女人努了努嘴,又问道:“那这个人呢?”

    “这个人其他倒没有什么,只是身上的阳气要比一般的女人要高上一些。”

    比一般女人的阳气要高上一些?

    我皱紧眉头,陷入了沉思。

    反常即为妖,这张卿身上也有问题,可是究竟是问题,又要怎样才能看出一点端倪呢?

    忽然间,我想起了上次画了一半,还没有派上用场的符箓,于是就将书包里的那张符箓拿了出来,照阿丽之前教我的方法将图补全,顺手将张青青给我的那一包东西打开后,在符箓上蹭了蹭,稍微润湿了一点,轻轻地贴在张卿后心处。

    这画好的符叫做引魂符,照阿丽之前所说,如果这张卿体内有什么脏东西的话,就会被这张符箓所吸引。

    在这张符箓粘在张卿身上时,我的周围立刻传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猛烈的呼吸着空气的声音,连带着周围的温度也在此时变低了不少。

    我皱着眉头感应了半天,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张卿的身体里果然有古怪!

    随着那阵令人牙酸的呼吸声,一双和正常人比起来要小上好几倍的小手掀开张卿的白色长裙,慢慢的伸了出来,很是诡异的不断伸长,朝着那张符箓缓缓的抓去……

    照理说,这张符箓是很容易撕下来的,因为我只是润湿了一下这张符箓就贴上去了而已,这可极其怪异的是,每当这双小手要接近这张符箓的时候,那手指头竟然会不由自主诡异地扭曲起来,一般人经历这种扭曲的话,手指肯定是要断掉的,可这双小手的主人却一点事也没有。

    我的脸色有点难看了,这张卿是有问题,我原以为她阳气比一般的女人要重许多,是她或许有身孕的原因,虽说我猜对了,但我心中并没有一丝喜悦……

    因为她怀上的是一个鬼婴!

    而这个鬼婴始终摘不下这符箓,是因为我在符箓上多加了一点黑狗血,这引魂符对他的吸引力很大,但黑狗血能对他造成的伤害可远远大于了那所谓的利益。

    得了,正主没有见着,又摊上了一个**烦,我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就要把那张符箓摘下。

    就在这时,张卿突然就转过身来,而那双小手也就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了,她怒视着我准备伸过去的手,低头看了看自己看上去缓缓落下去色裙子,脸色大变,将裙子往下用力的拉一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手就扬了起来,似乎是想要扇我耳光。

    哎呀,我艹。

    我就是背锅的?

    “你别误会啊……我不是那种人,你冷静点好不好。”

    “滚。”

    这女人一个字就将我给打发了,我气的不行,却无计可施,一时间看着她那像看流氓一样的眼光,更是气的我牙痒痒,现在世上的人总是把好心当作驴肝肺,我艹。

    我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懒得搭理她了,任由她自生自灭得了,毕竟那鬼婴又不是我此行的目的。

    张卿见我不说话了,气鼓鼓的往后一靠,就想要骂我,但此时符箓和座椅发出的一道不是很明显的刮擦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扯了好几次,都没有把那张符箓摘下来,索性顿时推了我一把:“你往我背上贴了什么?怎么我可以感觉到有东西,但就是抓不到。”

    我没好气的看向她,刚想说些什么,但张开的嘴一下子闭上了,因为……

    我看见一双小手正死死的扳着张卿的肩膀,不让张卿接触到那张符箓,而一道瘦小的身影更是慢慢的从张卿裙子里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