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章 公车上
    车上很黑。

    这是我上了车后唯一的感觉。

    也对,这毕竟是一辆长途汽车,在车上呆的时间是很长的,司机是不能睡觉的,但大部分的乘客是需要用睡觉这种方式,来度过汽车上的漫漫长夜。

    坐车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几个看上去似乎是要回老家探亲的姑娘,毕竟今天是广义上的周末,一般的人都是要回家的……当然像我们这样苦逼的学生除外,有的是不想回家,有的是太远回不了家,而我……似乎两者都沾一点边,最主要的是,我的假期还没有完,这么早回去,是傻的啊。

    她们大包小包的拎着行李堵在过道上,不往里走就算了,还在那里不断的说说笑笑,我原本很是想给她们一顿臭骂,但看到其中一个女人的长相后,我咽了咽唾沫,不好意思,我没有骂美女的习惯……

    我只能就选择站在原地,很是尴尬,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就在这个时候,这几个女人终于停止了说笑,似乎是意识到挡住了我的路了,很是通情达理的让开了一条道,只不过我从她们中间走过去的时候,感觉到她们冲着我的背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司机见到我们开始往里面走了,就将汽车发动了。

    这几个女人见车开了,急急忙忙的往座位冲去,看那个架势就像车里面没有了座位一样,于是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她们鱼贯而入的身形给撞了一个人仰马翻。

    我的脑袋更是重重的撞在了公车上的塑料座椅上,当我捂着头,晕头转向的站起来的时候,走在最后的那女孩瞥了我一眼,冲着我撇了撇嘴角,戏谑的说道:“你一个男人,身上全是女人的香水味,想必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我们给你的教训。”

    “你——”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无名火在升腾,刚想开口,这个女人俯身向我走来,她这动作就好像要给我系鞋带一样。

    等等……

    我只愣了一小会儿,就回过神来,这女人的举动绝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当我将目光移到脚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我的那把斩鬼剑掉了,而她……

    居然想把这斩鬼剑从我眼皮子底下抢走!

    原来这女人做了这么多前戏,就是想要这把剑。

    哎呀,我艹。

    我的这把盘古开天地辟地斩鬼剑也是你这个人能拿的?

    虽然只要一百块,呸……我当即一脚将她踹开,快速的将斩鬼剑收入怀中,虽说不知道她是何居心,但是这把剑关系到能否将那红裙子给处理掉,可马虎不得。

    再说了,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她被我这一脚给踹飞几米,倒在了那一群女的中央,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眼眶中溢出了大滴大滴的泪珠,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你……你……居然敢打女人!”

    “打的就是你,一个女人,看你的模样,还是学生吧,两腿就分的那么开,嫌牌坊立得不够高是吧。”

    “你……”

    这个女人一下子被我的话给噎住了,很是气愤的看着我,看那架势似乎是想要从我的身上咬下一块肉。

    “闪开!”

    我推开她们,向汽车后排走去,而后排还有坐着一个颇为的年轻女人,这个女人此刻似乎是在好奇的打量着我,看那神情,似乎是把我当做一般的小流氓了。

    我很是无奈,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准备和这个女人好好解释。

    可当我睁开眼睛,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个女人表情很平淡,平淡到已经将视线移到一旁的玻璃上了。

    “你好,你要去哪里啊?”

    我很是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

    可她没有理会我,我心里就有点奇怪了,莫非是被鬼上身了?

    我再次冲着她喊了几句,她还是把我当做空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将斩鬼剑拿了出来,就要向她戳去,就在这时候,她正好转了过来,很是惊讶的看着我:“你是不是有病啊,你长得帅,我就一定要搭理你吗?”

    “看吧,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有点问题,这下你们总算相信,正常人会这样随身携带一把小木剑,见人就戳?听我的,我们还是坐前面吧。”

    刚才被我一脚踹翻那个女人,在汽车前排和她的朋友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说着说着,还会转过头来,用一种名为鄙弃的眼神看我半天。

    再看看我旁边那个女人很是僵硬的坐姿,我心里很是郁闷,得得,懒得管你们了,死了活该。

    说归说,但是我心里也没有底,在刚才那一系列的闹剧中,汽车已经开过了这末班车旅程中的最后一个上客点,而此时的车上,就只有我,我身边这个女人,我前面那一排不断叽叽喳喳的女人。

    都是女人,就有点麻烦了。

    这样说来,摆在我眼前的,有两种可能。

    第一,毛小孝还没有出现。

    第二……

    她有可能是这些女人中的任何一个!

    似乎见我长时间没有说话,这个女人居然来了兴致,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我:“帅哥,你不是想跟我说些什么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

    呵呵……

    “没事,就是想和你交交朋友,说说话,毕竟到目的地,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看她那生人勿近的模样,我也没什么话可说,就随口打了一个哈哈。

    这末班车可不一般,而捕捉信息的最佳方式就是搭讪。

    在不知道对手底细还有隐藏的方法之前,能不动手最好不动手,毕竟先出手的人总会最早的陷入困境。

    这女人听了我的话,似乎是没有忍住,一下子大声笑了出来,她说道:“仅仅交朋友……以你的行事风格来看,目的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还是那句话,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所有女人都会贴上来,没什么事,就别来烦我了,我要睡觉了。”

    哎呀,我艹。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心里被她这一席话弄得很是不舒服,小不忍则大乱,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死缠烂打的问道:“方便透露下你的名字吗?”

    “张卿。”

    这女人也不看我,说完就将头倚在窗户,闭上了眼睛,看那架势是真不打算跟我讲话了。

    有点意思……

    “毛小孝,你特么的给我滚出来!”

    说实话,我被这女人不温不火的态度给气的不行,也没想那么多,没头没脑的吼出了这句话。

    “艹,你喊你妈妈做什么?”

    哎哟喂,就这么简单……就自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