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传授技艺
    十点,十一路公交车……

    知道了大致的消息后,我和这个胖子敲定了细节后,就离开了公交公司。

    虽说这个胖子对我很是热情,很是懂事的将吃喝玩乐大保健一日游的安排得很是稳妥,那诚恳的小眼神,差点就把我弄动心了,不过,最后我还是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虽说我能感觉到他是发自内心的想将这件事办好,但是我还是觉得把这一日游所要花费的钱,打进我的卡里来得要更实在一点。

    当我走出这公交公司的大楼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压抑……

    太压抑了。

    自打我一进门的那一刻,我就感到这间公司里传出的浓郁的就快要接近实质的怨气。

    要不是我对那酬金很是感兴趣的话,我进都不想进那门。

    至于这些怨气……

    想必就是那些没日没夜加班的司机,在背地里没日没夜的诅咒而遗留下来的吧,真的很难想象这些人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去开那一趟趟一走就是几百里的长途汽车,若是以这种心态,在寂静的夜里只有一位乘客的汽车,并且这位乘客还是一个只要给钱什么都做的女人……

    这些没日没夜的沉浸在加班的压力下的司机们,怎么可能还会把持得住?

    所以说……

    毛小孝他们还是有几分生意头脑的。

    虽说,感觉上他们脑子有病。

    至于那所谓在十点那般十一路公交车上出现的红裙子……

    不是毛小孝还会是谁?

    只不过,我暂时还没有想着去担心她,我最担心的是该怎么去收拾她,总不可能拿两瓶黑狗血就去了吧。

    我想了半天,拿出手机拨打了燕若飞的电话。

    我询问了一下晚上十点去坐公交车,和一直穿着红裙子的女鬼进行深入的交流会不会有些什么禁忌之类,需不需要有些什么保护措施。

    我刚想问她,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的时候,她猛烈地咳嗽了几下,冲着我就是一阵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乱骂,骂的我那个不明所以,最后才说道:“你应该带一个安全套去和那个女鬼深入交流,祝你晚上愉快。”

    说完,燕若飞就挂断了电话。

    哎呀,我艹。

    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

    我又拨通了她的电话,没好气的找她要一些除鬼之类的工具,毕竟那柄弯刀能带上长途汽车的概率比零还要小。

    “阿斌,我真的不想说你了,当道士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是,我是可以陪你一次,两次,但我总不可能一直陪你吧,毕竟以后我嫁出去了,总归要和你划清界限的,所以很多事情,你要自己去做,我不想让你在这条路上失去了本应该属于你的锐气!”

    嘟嘟嘟……

    没有任何悬念,我被无情地拒绝了。

    ……只不过你确定你能嫁出去?

    她说的倒是很有几分道理,也罢,于是,我给燕长弓的银行卡汇去了一百万和这一天的利息后,燕长弓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千多字的演讲,大意是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的徒弟了。

    我耐心的听完了他的一通屁话,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学习一些基本的抓鬼手法。

    燕长弓也不含糊,告诉我,他已经将几个实用的道术发进我的邮箱了,似乎还有一把叫做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的法宝会在一会儿发给我。

    我问他,我怎么才能收到,他嘿嘿一笑,叫我所在的地址发给他就好了。

    于是我挂了电话,加了他的QQ。

    “英帅被追杀”同意了你的还有申请……

    你还真不要脸啊……

    我强忍着那种呼之欲出的呕吐感觉,将地理位置发给了他。

    “你……就是阿斌吗?”

    在我刚把地理位置发出去的那一刹那,我的身后突兀的多出了一道声音。

    我回头一看,在一旁幽暗的小巷子里,正闪现着两道阴冷的目光,因为那里有些黑暗,一时间,我没有看清楚,很是自然的朝他走了两步,终于看清楚了那玩意儿。

    那是一个紧紧的贴在墙上的人影,散发着幽绿光芒的正是他大都有些吓人的眼球。

    我将他全身上下都扫了一个遍,这才发现他没有影子……

    应该是一个鬼。

    看着他死死地盯着我的模样,我也不敢贸然的离开,因为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对我做些什么:“叫我……是有什么事吗?”

    “那这么说你就是阿斌了?”

    我点了点头。

    这鬼一看到我点头,眼睛一下子又睁大了几分,那绿光变得很是渗人。

    吓得我想都没想就后退了一步,他大声的笑了起来,不断的散发出一阵阴风,这架势,我也不去想他究竟要做什么,转过头就开跑。

    他向我啐了一口,伸出了一只很是苍白的手,拎着一个袋子,就向我砸来,我躲闪不及,被这东西砸了一个头晕目眩,脚下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呵呵……这个就是主人给你的斩鬼剑,我劝你在看完他给你的那几个道术之前,不要拆开这个袋子,如果你这样做了,你会后悔,相信我……”这绿眼睛的大傻鬼打量了我一会儿,转了转眼珠子,又补充了几句话,“主人还叫我告诉你,红裙子的鬼……都属于厉鬼,本事大着呢,她如果不想显示出自己的身份,以你的本事,恐怕在那之前,只能被她蒙在鼓里……至于破解之法,就是带上一个处女,或者处女血,就可以将那女鬼引出来……”

    这些话一说完,周围那种很是诡异的阴冷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很明显这个大眼睛的傻鬼已经离开了。

    我摸着被砸的生疼的脑袋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心里很是庆幸,幸好我没有什么准备工作都不做,就去除鬼,不然我还真得栽在她的手中。

    想起燕若飞那个将我抛弃的人,我就气得牙痒痒,之前还要吵着要去,现在一听到红裙子就不去了,到底要闹哪样?

    等等……

    红裙子?

    原来这燕若飞还是……

    怪说这货一听到红裙子,态度就变了,哼,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是,我还是处女……座呢!

    这时我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了那个装着所谓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的袋子,嘴角荡漾起了一丝微笑的弧度,你让我不要先打开,我就要先打开看看!

    当我很是郑重的拉开这个袋子,将视线投入其中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这……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