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寻仇
    “明白了……把她们的资料发我邮箱,谢谢了。”

    说完这句话,我便挂了电话,好半天才从那种失神的状态中挣脱出来,而原本在我身旁,笑的没心没肺的两鬼一人,不知为何,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很是担忧的望着我。

    我这才松开死死咬住嘴唇的牙齿,活动了一下因为使劲的握着手机,有些僵硬甚至泛白的手指,冲着燕若飞笑了笑,看了鬼婴和王笛一眼,转身就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你不和我回去找师父了?”

    燕若飞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这才冲着我喊道。

    我本想说些什么,手机上又发出了一声轻响,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卞振华的邮件到了。

    手机屏幕反射出来的光,让我很是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突然间变得尤其冷峻的面孔,也不回头,更没有停下脚步。

    “不去了……”

    因为……

    我等不及了。

    我说过我会让你魂飞魄散……

    在回程的公交车上,我很是冷静的翻看着卞振华发给我的资料,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那张我今生今世都无法忘记的脸……

    就是这个人。

    我的手死死地握成拳头,看着大滴大滴的鲜血从手指的缝隙中流出,也没有任何反应,因为这些痛,远远比不了她将杰少三人从我身边带走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自然……

    比不上我说过……

    那种名为魂飞魄散的痛苦……

    那种死后都不能安宁的痛苦……

    那一天终于快到了!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拘住了杰少三人的魂,夺走了他们部分残念,胁迫他们三人来害我,间接性导致了杰少魂飞魄散的罪魁祸首!

    这个女人叫毛小孝。

    她是被害死的。

    但是她是在企图害别人的时候,突发意外,被害死的。

    从卞振华的报告上可以看出时间的大致经过。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些刑事案件,就是说一个女人先去找一辆出租车,然后故意对司机说一个很偏僻的地点,在经过一些几乎没有什么人,又打不了车的地方,就会出现一群人来拼车,司机为了钱自然会同意。

    可司机不知道的是,等这些人坐上车,到达了那个女人所说的目的地后,他就会被这些人给杀害。

    因为他们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刻,杀人劫财。

    毛小孝就是干这一行的。

    只不过他们是做末班的长途汽车买卖的。

    这种长途汽车不是广义上正规的那种,是给钱上车,而不是给票上车。

    所以说,这种长途汽车的末班车的油水才是最多的。

    只不过长途汽车的司机可不像出租车司机,可以杀人劫财,因为毛小孝这个小团体是靠吃这个饭过活的,只要有一个司机出事,恐怕以后就没有长途汽车敢从这里过了,所以只是劫财罢了。

    要让司机心甘情愿,主动创造被劫财的条件,就只有一种方法,出卖色相,在就要进行某种交易的时候,毛小孝团伙的成员就出来勒索抢劫。

    这趟末班车出了很多起司机被劫财的事故,但是由于事情的特殊性不敢报案,直到毛小孝的尸体在山路上被发现时,这些恶性事件才得以被警察知道。

    在验尸官的解剖才发现,虽说毛小孝是从事这一行的,但居然还是一个处,想必是他们后应没有来及时,她察觉到自己真的要被侵犯的时候,便奋力挣扎,被活生生的掐死了。

    这件事情本来不归卞振华管,可是后来被抓起来调查的司机都无一例外上吊自杀了,这件案子就这样成为了悬案,而且这些无法用科学解释,说白了,无法破的案子,都转交到卞振华手中,谁叫他是国安局超自然调查处的处长呢?

    卞振华只能呵呵了。

    既然这个毛小孝就是我要找的人,索性就帮他把这件案子办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告诉他这件案子我接了,被他感激般的念叨了半个多小时后,这才捂着耳朵挂了电话。

    歇了一会儿,我又给燕若飞打了一个电话,向她询问有不有什么公交公司发布的委托任务。

    燕若飞查了一会儿,说有,随即将任务发到了我的邮箱。

    我道了一声谢,拒绝了她要来帮我的要求,简单的看了看任务,就是说希望派人去调查一下11路公交车深夜闹鬼的事件,任务的详情要到公交公司去面谈。

    这是公交车已经到了我学校附近了,我想了想这个任务,就没有下车,跟着这趟公交车到了公交公司的总部。

    我按着任务委托上的地址,到了A819号房间见到了一个大胖子在训斥着一大群人。

    这人长的脸大脖子粗,一定是他了。

    脸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

    我拨开人群,走了过去,这胖子很是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刚想说什么,我打断了他的话:“你在燕道长那里发布的委托,由我接下了,请尽快和我商谈好细节,我好尽快完成此次任务。”

    这胖子一愣,脸上的不耐烦一下子变成了郑重,就将这些面前这个和他争论的面红耳赤的人赶出了办公室。

    在门砰的一声关闭之际,一声怨毒的诅咒从门外传了进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宁愿花五十万去找这些骗子除鬼,也不愿意给我们这些司机多发点钱,或者换一条线路,你这死胖子,要是我们出了什么事,你也不要想好过。”

    哦?

    刚才这些人是司机?

    他们的话似乎……

    “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叫我阿斌,就好了。”

    “这件事——”

    他一开口就没完没了,不过我还是从中得到了,部分在卞振华那里没有的得到的消息,那就是那辆11路公交车是一辆大客流期间加开的车辆,因为放假期间大客流,他们这里的长途汽车又不规范,没有什么所谓的排班制度,驾驶人员是无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辆车的行驶时间,是晚上十点。

    而据他所说……

    每到晚上十点,那最后一班公交车上总会多上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死死的盯着司机,不断的叨念着一句话……

    “不是你……不是你……你在哪里……还我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