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六章 闹剧结束
    “这……”

    王学东一听到这句话,脸一下子白了。

    燕若飞这货就更别提了,全身都被王学东母亲这一河东狮吼给弄得浑身发颤。

    我身体也是一震,但下一瞬间有硬生生让我给逼停了,这个时候可不是用来害怕的,因为稍有不慎给弄穿帮了,到手的钱就不在了。

    “王学东,你要记得我之前给你说的话。”

    王学东一愣,随即点点头,又愣了片刻这才一脸震撼的看着我,到最后更是一把握住我的手:“大师,还真神了,给你说中了!”

    我撇了撇嘴,废话,一个人还没死透,被关在棺材里面,好不容易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又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这样骂你才怪。

    不过也好在我算准了时间,棺材里的氧气浓度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据科学调查显示,正常人在缺氧的情况下,思维不是那么的活跃,就是所谓的一根筋。

    所以呢……

    一出棺材,王学东的母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只干瘪的只蒙着一层皮的手,死死的抓住棺材盖,背靠在棺材壁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学东,一眨不眨,而一只手则摸着胸口,紧紧的拉扯着身上穿着的那套黑白分明的丧服,又过了好一会儿,她那干瘪的嘴巴这才终于缓过气来。

    这老太太嘴巴一得空,冲着王学东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王学东被骂的头都抬不起来,我给燕若飞使了一个眼色,燕若飞会意的点了点头,很是体贴的安慰起了这老太太。

    自然也少不了说什么……你要珍惜这起死回生的机会……这都多亏了燕长弓……燕长弓功德盖世……燕长弓最帅……不要声张之类的云云。

    话说燕长弓可是附近小山村中老年妇女的偶像,这顿糊弄的可信度倒还是挺高的。

    没过多久,燕若飞就给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冲她挤了挤眼睛,心中那根紧绷的弦,这才松下来。

    至于王学东嘛……

    就更好糊弄了。

    我看着王学东,很是体贴的再次嘱托道:“因为你母亲现在只吊着一口气,所以,她的思维方面,暂时和我们不一样,所以说,她出来后,会说些的那些话你是看到了的啊,你要记得我的话,不要轻易地相信她,好好陪你母亲,不要再把工作看的比什么都还重要了,懂了吗……”

    经历了前前后后两次诈尸,王学东对我的信服已经达到了盲目的程度,简直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温柔了看了看他的母亲后,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于是母子俩就这样愣了半天,大眼瞪小眼的,暂时还没有什么话可说,王学东的母亲勉强能算是死而复生,说实话,她真的差点就闷死在了棺材里面了,虽说用燕长弓的名义将她糊弄过去了,但差点失去生命的滋味可不好受,她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一张比粪坑还要臭的脸,完整地呈现在了王学东面前。

    所以说王学东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母亲看他的目光,完全就和最熟悉的陌生人差不多。

    好不容易他母亲终于开口了,王学东还没有高兴起来,就被一巴掌扇懵了:“老娘,越想越气,今天我还真得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差点把老娘给闷死过去,说!你是不是准备谋杀亲娘了!”

    在这么严峻的环境下,王学东自然越发相信我说的话。

    “因为你母亲现在只吊着一口气,所以,她的思维方面,暂时和我们不一样——”

    王学东一听到我开口了,再次将视线转向了我,打断了我的话:“大师,我知道了,这下我是真的相信你了……”

    而我嘴角撇了撇嘴,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诈尸就好,只要人活着就好。

    这老太太要是死了,那我俩可真就成了杀人凶手了。

    我和燕若飞在一旁继续看了一会儿这场闹剧后,拒绝了王学东再次想要给钱的举动,毕竟骗人还是要有一个度,我可是一个有节操的人!

    于是我们和王学东两母子告了别,就离开了,家家都有一本难撕的逼,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撕逼去吧。

    至于什么死而复生,什么诈尸啊,估计这一系列后续的事情可得让他们两母子好好忙上个几天了,所以……

    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就让它们见鬼去吧!

    一路上,我们两人两鬼,边走边笑,我们怎么也没有料到,我的第一次任务就遇到了这种瞎猫都不一定能遇上的死耗子,不过累归累,忙归忙,这一件事得到的报酬还不少,整整两百一十万……

    发财了啊,以后吃一碗,扔一碗,日子是那么的美滋滋的……

    不过想想也是,能做成这一件事还是有很多幸运的成分在里面。

    首先,我有一个鬼仆,这才能让王学东一开始就认定这就是一场真实的诈尸事件,否则,我们不但只能拿到十万不说,手上还得背负一条人命。

    第二,事后,我想了想,以我在医学院读了那三年接近四年的书来看,这老太太八成是在跌进粪坑的时候,呛了一下,被一口痰迷住了心窍,粪坑那环境,那气味,在加上粪坑也不是很深,没有丧命的危险,但身体的本能还是让她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那种昏迷的程度,已经严重到不借助心电图之类的高科技仪器已经无法鉴别出是否有生命体征了。

    换句话说当时这个可怜的老太太已经半只脚踏入坟墓了……

    也亏得我们两人一鬼那胡乱的一搅合,这才阴差阳错的将她那半只脚硬生生的坟墓中拉了回来。

    第三,也亏得,王学东他们所处的地方是农村,他们也比较信这些东西,要是这件事发生在城市里,我敢保证,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以我们这半吊子招摇撞骗的程度,早就被当做骗钱的给关进局子里了。

    说不得还会当做一个梗,上一次暴走大事件……

    虽说,我们的的确确在招摇撞骗……

    呵呵……

    就在我沉浸在这次大丰收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看看来电显示,是卞振华。

    他找我有什么事?

    我手指一滑到接听键,卞振华很是有磁性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阿斌……你要我调查的东西,我帮你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