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五章 开棺
    我很是严肃的叫王学东在门外等着,将燕若飞拉到一边就破口大骂。

    “不懂就别说,这老太婆还没死,快动下你脑子想想怎么把这件事情圆过去,得赶紧开棺了。”

    燕若飞脸色吓的煞白,一时间话都说不出两句,就光看见她在一边抖个不停,毕竟之前将她当作衣服一样在水缸里洗的时候,她用得力最大。

    得,我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一个帮凶的料,收拾残局之类的事情,就别指望她了。

    这下问题可闹大发了,装大师装的连人死没死都没有看出来,解决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这样做的话,那已经打到卡上的钱是保不了了。

    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吃哪种亏,到我手上的钱,再让我交出去的概率比零还要小。

    看到燕若飞手足无措的模样,我心里就来气,狠狠地将她痛扁了一顿后,又沉吟了半天,眼里多出了一抹坚毅,这才扯着嗓子叫了一声王学东的名字。

    王学东一听我叫他,很快就走了进来,毕竟在他看来,这仅仅是他母亲第二次诈尸吧,所以言语间除了本能的紧张外,更多的是一种对我很是盲目的信任。

    “王学东,你知道棺材为什么会这样一直颤抖个不停吗?”

    我很是平静的看着王学东,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的手心还有背心都开始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喉咙也有些发干了。

    说实话,王学东倒是很耿直,直接说道:“收尸之类的东西,我不是很懂,还请你尽你所能,至于钱……我不会少给你一分。”

    哎呀,我艹。

    他突然这么大方,让我心里多了一种很是莫名其妙的感觉。

    你这么急于向我送钱,那我这个从小就看《论演员的自我修养》长大的人,不好好表现一番,怎么能对得起你给我的钱?

    人生如戏,果真不假。

    我恶狠狠的看了一旁很是委屈和不知所措的燕若飞一眼,示意她不要随便的插嘴,为了钱,我也是豁出去了。

    “我这句话的目的,不是在和你谈钱,也不是为了告诉你,我究竟有多了不起,我只是想说你究竟知道我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吗?”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坚毅的望着王学东,刚想开口,可王学东表情突然变得很是精彩起来:“大师,我真懂了,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

    滴滴……

    我手机显示又到了一百万。

    这一百万的到账,不是我预料之中的事,反倒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这说好听点是王学东对我的信任,说得不好听一点,这王学东对我的信任,已经把我的后路给断完了。

    砰砰砰……砰砰砰……

    棺材是在猛烈地震动着,只不过震动的弧度较之前要小了不少,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耽搁了十分钟左右。

    将尸体进棺材之前照理说是要将棺材里面的氧气之类的东西全部放空,以保证尸体不会很快就腐烂。

    因为棺材里住的是死人,而不是活人。

    说句实话,这老太太最后能活过来,其实还是有我和燕若飞的原因,毕竟我们两个人对收尸入殓之类的东西,完全两眼一抹黑,说白了就是胡来,这才给这老太太留了一线生机,所以说这样,我就勉为其难的将我自己从绝对的过失方调整了出来,这才能心甘情愿的坐拥已经进入我卡里的两百万。

    我算了算棺材里的氧气浓度和随时间推移的消耗量,在约摸这个老太太快要缺氧的时候,这才和王学东交谈起来。

    “这件事情,说起来很复杂,诈尸就是说你母亲还有一口气在体内,身体的本能就默认你的母亲活在这个人世间,也可以默认为你的母亲还活在这个人世。”说到这里我看见王学东的眼睛亮了亮,我暗道一声有戏又继续说道,“第一次诈尸,纯粹是身体的本能,这你也是看见过的,只会盲目的伤害人,第二次诈尸,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应该是……”

    “是什么?”

    “你母亲还有遗愿未了,根据我算的卦象来看,你的母亲这次回来,恐怕是希望你能多陪陪她吧……人活一世,就是被拉扯大和将子女拉扯大,这些事做完,在寻思着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可将子女拉扯大了后,又有几个做母亲的能放下那颗操劳惯了的心,更别说,有几个子女能够抽出时间陪陪自己的家人……所以说你的母亲之所以还留有一口气,始终不愿离去的原因,就是舍不得你……舍不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舍不得……还没有和你待够……”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学东的眼眶就红了。

    我趁着这个氛围继续说道:“至于你母亲现在还算不算你母亲,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个能和母亲继续活下去,让你好好尽尽孝道的机会就这样摆在你的面前,告诉我,你愿意珍惜还是任由你的母亲这样不甘心的离去?”

    王学东很是坚毅的看着我,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那这样的话,我就开棺了。”我找来两把锤子,将燕若飞叫了过来,给了她一把,也不多说,就砰砰砰的将把钉在棺材上的钉子一颗一颗的拧松,再拔出来。

    没过多久,当钉子被拔掉一半的时候,棺材板就这样很是突兀的被顶起来了一小块,砰的一声轻响,让我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赶忙看向同样吓得不行的王学东,很是体贴的嘱托道:“因为你母亲现在只吊着一口气,所以,她的思维方面,暂时和我们不一样,所以说,她出来后,会说些诸如,差点把老娘给闷死过去,你是不是准备谋杀亲娘了之类的话,你要记得我的话,不要轻易地相信她,懂了吗?”

    王学东这才摸着胸口,愣愣的点了点头。

    砰!

    弄掉了一小部分的棺材盖被推开了一小条缝,一只很是干瘪的手直杠杠的从里面伸了出来。

    与此同时,我们两人终于把所有的钉子给弄送拔掉了,招呼王学东过来,三人朝一边一使劲,棺材盖子发出砰砰砰的声响,就跌落在了一旁。

    “差点把老娘给闷死过去,你是不是准备谋杀亲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