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还活着?
    哎呀,我艹。

    还真诈尸了?

    砰砰砰……砰砰砰……

    撞击棺材板的声音是越来越大了,大到我心里都有些不好受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不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对!我还有燕若飞!

    我深呼吸了几下,这才看向裹在被子里的燕若飞,不看不打紧,一看差点将我气死,这人居然还在扯着呼噜睡觉!

    一到这关键时候,她就睡的比死猪都沉,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我扯了几下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她没有反应,我有又拉又摇,弄了她好几下,都没醒过来,弄得我直接气急,一脚就朝着她踢去,但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是没醒。

    你是睡得有多深?

    砰砰砰……砰砰砰……

    棺材板又是一阵砰砰砰的响动,我的余光隐隐可以看见,整个棺材都在有规律的抖动,我那个小心肝,真是急得不行。

    在危难中,就是体现智商的时候了,我眼睛一转,就是心生一计,深吸一口气,对着她有些干燥的嘴唇就狠狠的吻了下去,不到十秒,这家伙就醒了过来。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一下子看着我正一脸厌恶的吻着她的唇,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更为厌恶的表情,一脚将我踹飞,看那架势,一巴掌非要将我脸扇肿不可。

    我反应还算快,朝着旁边一跳,躲过了她的耳光,顺势一脚将她踢到棺材上,就听到咚的一声,燕若飞狠狠的撞在了棺材上。

    燕若飞气的不行,就将头上的发夹取下来,将裙子夹好,就要和我大干一架,我撇了撇嘴,然后指了指在晃动的棺材。

    这棺材也算是配合,还是一如既往的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这棺材怎么还摇摆起来了?”

    她一下子也就呆住了,用眼神问我怎么回事。

    我只能很是无奈的给了她一个白眼,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毕竟这可是我第一次出来做任务。

    燕若飞咬了咬嘴唇,点点头,飞速的跑到棺材旁边,观望了一小会儿后,又跑回来,拉着我的手,将我拖到棺材旁,身先士卒的爬上的棺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这棺材一直这么响个不停也不是办法,你先上来,要是把王学东弄醒了,就不好办了。”

    我一想也是,一跃而上,坐到棺材的另一头。

    就在我们坐上了棺材的时候,棺材还在那儿晃个不停,里面砰砰砰的拍打声,说实话弄得我有一些不舒服。

    我看着像局外人一样的燕若飞,不是很抱希望的问道:“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如果在收尸的时候,遇到这种掉进粪坑里面死了,都还要不愿意离开,居然还要诈尸的情况怎么办?”

    毕竟,这老太太第一次诈尸,可是由我和王笛一起做出的一场闹剧罢了,难道还真的诈尸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

    就在我对燕若飞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时候,没想到这人居然一脸正气凛然的望着我,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把责任撇的比她的脸都还要干净。

    她说她的道术还不算入门,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收尸这一行当,在没有遇到我之前,她就只能做一些和会计有关的工作。

    原因是……

    她师父只教会她如何算命……

    对此我只能……

    哎呀,我艹。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只能先压着这个棺材,等压不住了再说,比离天亮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了,到时候等出殡的人来了,我们两人跑了就是了。

    我们两人在棺材上面坐了好一会儿,弄到我们头晕眼花,有种晕车的感觉。

    棺材一边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一边来来回回,没有任何规律的晃动着,而就在这时候,我好不容易粘在一起放在供桌上的遗像,不知为何,居然啪嗒一声就掉落在了地上。

    啪嗒一声脆响一传来,我条件发射,一下子从棺材上面跳下来,刚一跳下去,我脸色一下子发白了,坏事了……

    棺材还在不断的晃动,但是失去我的压制,棺材一角上又多了燕若飞这一多余的重量,棺材一个重心不稳,发出一声,如大山倒塌的巨响,就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棺材倒了……

    “啊——”

    在棺材上面不知所措的燕若飞,砰的一声,从棺材上摔了下来,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但随即又很是懂事的将这嚎叫掐灭在了喉咙中。

    她走到我面前,就是一拳重重的捶在我的肚皮上,很是发狂的的看着我:“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叫你做点事你都不做不好,现在该怎么办?”

    我怎么会知道?

    但现在情况很是不妙的是燕若飞的惨叫,还有棺材坠地的那一声巨响,恐怕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了……

    果不其然,还没有等我们两人商量商量对策,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瞬间,王学东的大脑袋就出现在了灵堂外。

    他一看到站在一旁的我们还有在另一边已经开启了震动模式的棺材,那雄赳赳气昂昂的BUFF瞬间消散了,他的眼睛还在不停震动的棺材上面打量,明显是吓得不行。

    他看了一会儿棺材急忙走到我的面前,颤颤巍巍的问我究竟发生额什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啊。

    这个时间后,燕若飞开口了:“我们在守夜,棺材就震动起来,最后就倒了,按照我师父所说,这应该或许是老太太在人世间过得太苦了,想早日去投胎,你这样一直拖着,她难受啊,照我来看,一个现在就拿去埋了,越快越好。”

    王学东看了我一眼,询问的意味很是明显,我刚想点头,王笛突然在我的意识海里发话了:“主人,棺材里有一股在不断衰减的阳气。”

    死人怎么会有阳气?

    我很是疑惑的思考了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一旁燕若飞则一直在鼓动王学东,让她妈妈尽快入土,越快越好,而王学东则眼巴巴的看着我,等着我发话。

    阳气……

    还在衰减?

    我的思维不断地运转着,阳气可是活人才有的啊……

    等等……

    阳气……活人……

    哎呀,我艹。

    这老太太居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