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三章 棺材里的动静
    “啊——”

    一声凄厉惨叫,把外面的时不时嚎上两嗓子的丧事服务一条龙的歌唱团的麦都被吓掉了,那断断续续的歌声更是停了下来,此时此刻,整个村子安静的不行,甚至连风声都停了。

    我被这个场景弄得有些毛骨悚然,急忙踹醒一旁睡得很是安稳的燕若飞,将她的嘴死死的捂着,挡在变得四分五裂的遗照面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燕若飞虽说很是疑惑,还有些起床气,但看着我一脸郑重的模样,也没有说什么,给了一个走着瞧的眼神,就乖乖地坐到我身边,一声不吭,温顺的像一只黑猫。

    我的余光扫了扫那张被我拼凑的马马虎虎的遗照,但又突然想起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我还没来得及看一个仔细,就条件反射的收回了目光。

    这个时候,我再想睡觉,思维再模糊,都感到事情有几分不寻常了,这可是一个有人烟的村落,并且今天还是王学东的母亲办丧事,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

    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也堪堪过了十二点,这个时候可正是黄鼠狼来偷鸡摸狗,小猫咪上树跑酷的时候,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

    山里人觉得安静仅仅是因为他们睡得早罢了。

    一想到猫,我才想起那只诱导我犯下错误的罪魁祸首来,我再次看向房梁,有对上了那双散发着幽光,大得像一双铜铃的眼睛。

    猛地一看,我还以为是一只猫头鹰,即使我明知道是那只猫,可还是把我吓了一跳:“去——”

    我冲着这只黑猫吼了一声,这猫不知为何不怕我,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优雅地在棺材盖上蹦跶了几下,这才一溜烟的从大门跑了出去。

    哎呀,我艹。

    我站起身来,捡起那块砸碎遗照的石头,就要朝那只跑的屁颠屁颠的黑猫扔去,这时候门口很是恰巧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燕若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拽着我的衣服,将我拉回了地上。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拿着话筒的人,原来是丧事服务一条龙的主唱。

    他进来看了我们一眼,问了下刚才发生什么事,被我们糊弄过去后,给我们端了点饮料进来,嘱托我们好好守夜,就招呼着他的乐队,找地方睡觉去了。

    这时候,空荡荡的灵堂就真的只剩下了我和燕若飞了。

    我们大眼瞪着小眼,发了好半天的呆,燕若飞眼皮慢慢的又耷拉了下来。

    我见她要睡着了,很是不爽,按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

    “你是有毛病吧,你赶紧找地方睡会儿觉,将闹钟调好,明天早点起来,看完葬礼,拿了钱就好回家了,你这么敬业干嘛,你是不是傻啊。”

    燕若飞的一席话,反倒将我弄得哑口无言

    就在她眼皮就快要第二次耷拉下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张碎的四分五裂的遗照,那张会笑的遗照……

    我有些头皮发麻的回头看了看那张照片,看着那张干瘪的像两张薄纸一样的嘴唇,心里很是不舒服,总觉得她正在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于是我再次将燕若飞摇醒,指了指遗照说:“你就不要睡了,我刚才看见这老太太笑了,总得想想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死人你都要怕,你还来当道士干嘛,说得好像你没有见过死人一样,鬼婴不是死人变得啊,王娣王笛不是死人变得啊,要是我和我师父像你这样,早就被饿死了。”

    燕若飞将不屑这两个字表现的很是淋漓尽致,说完之后,也不再理我,直接将那床被子裹在身上,闭上眼睛就睡了起来。

    我一想也是这个理,不管这么多了,天塌下来,先睡一觉再说。

    还没有五分钟,燕若飞就睡着了,发出一阵阵石破天惊的鼾声。

    我虽说很累,但我的感官是很敏锐的,迷迷糊糊中被她吵醒了就睡不着了,特么的,你是一个女人啊,怎么不知道淑女一点,我狠狠的推了她几下,但是不知道她是睡死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反正也睡不着,就站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刚刚密封好的棺材,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收尸。

    棺材上被那只从房梁上跳下来的黑猫踩得花里胡哨的,到处都是梅花状的黑脚印,反正闲着也没有事干,不如将他打理一下,我找来一张干净的抹布,在棺材上来回不断的擦拭着,过了许久,当我浑身发热,躺着小汗珠回到燕若飞身旁的时候,她的呼噜声也小了不少,我也是累的不行,闭眼就开始睡觉。

    砰砰砰……砰砰砰……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噼噼啪啪的在我耳边响起,我探手从一旁拿过手机,被那突如其来的亮光刺激的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才三点钟,就要出葬了?

    特么的,你是去赶着投胎啊,我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就要去开门。

    刚走到门前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

    这里可是灵堂,勉强可以算作门的地方就只有两张布帘子,所以说谁会像傻子一样,进灵堂还要敲门?

    可……

    那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敲门声?

    我心里生出了一种莫名奇妙的疑惑,顺着声音转头一看,心一下子差点从喉咙里面蹦出来。

    那敲门声居然是从我身后的棺材里面传来的……

    这是不知何时,灵堂里飘荡起了一阵阴风,门口那两张布帘子随着阴风的吹拂不断地晃荡起来,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漂移着,对上了那张被我弄得四分五裂的遗照,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不清楚,只能看出那张干瘪的脸在不断若隐若现,似乎……

    我赶紧移开了目光,将视线重新转移到了棺材上,该不会真是……

    诈尸……吧?

    诈尸二字一下子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一时间这情形弄得我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吞咽着口水望着那震动着的棺材。

    砰砰砰……砰砰砰……

    棺材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