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守夜
    燕若飞红着眼,就要向我冲来。

    “如果再见不能红了眼……”

    她的动作很是符合这个行为,只不过她的眼睛是被血染红的……

    而且还是黑狗血……

    这真特么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啊……

    我轻轻把就要发狂的燕若飞揽入怀中,温柔擦试着她脸上的黑狗血:“小飞,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他也不会加五百块钱的酬金。”

    “五百块!!!”燕若飞挣脱了我的怀抱,很是吃惊的冲着我吼道,“你玩我是吧”

    难道说少了?

    “小飞听我解释——”

    我正想要肉痛的再加一百块的时候,燕若飞打断了我的话:“这么多,我好歹做了几次任务啊,加起来都没有到这么多,你居然这么轻易的做到了,你真是个人才啊!”

    我嘴角抽了抽,告诉我,你以前过得是有多惨?

    “对了,我以前不是欠你十瓶黑狗血吗?”

    燕若飞眼睛放光的点了点头。

    “我算了算,差不多算下来要一百块吧,你把微信给我,我转给你。”

    “嗯。”

    此刻灵堂里一派其乐融融……

    只有静谧的意识海中隐隐约约飘来两句话。

    “你说主人还要脸吗?”

    “傻女人,那人就没脸好吗?”

    我嘴角不由得抽了抽,难道我的形象就这么不堪,他们一定说的是王子卫……

    闹剧也演完了,还是得办办正事了,早点弄完早点回家,总是和这个尸体待在一起,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我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这间灵堂。

    棺材就放在灵堂中间,一旁有一个小桌子,上面耷拉着一套殓服,黑白交加的纹路,和棺材的深邃重叠在一起,很是渗人。

    而一旁的角落里,稳稳的放了半缸子水,想必就是用来清洗尸体的吧,毕竟那味道,还有那不堪入目的遗容,我是不敢恭维。

    我忍着那股恶臭,硬撑着走到这老太太的身边,将王笛逼出了我的意识海。

    王笛捂着鼻子,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还有淋漓的鲜血,去吧,是给你刷存在感的时候了……”

    王笛都快要哭了,但是她还是坚定不移的向老太太走去。

    我有点不忍心,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愿意。

    毕竟,我是可以控制她的……

    我怎么能这么无耻?

    但是,我很自豪……

    我就是这样的人!

    老太太很是安详的躺在棺材上,王笛将这尸体一把拎了起来,就是随手一扔,就听到砰的一声,这老太太就以一个优美的弧线,跌进那半缸子水里面。

    哗啦啦……

    一时间水花四溅,王笛很是淡漠的看着在水缸中露出半个头的的老太太,就像搓澡一样,耐心的搓着她身上的一身污秽,直到她换了好缸子水后,灵堂里才没有了那股子可以让我选择死亡的气味。

    这时她才流着泪,一脸怨恨的回到了我的意识海。

    我和燕若飞对视了一眼,这才不再犹豫,什么收尸,在我看来只不过是用来骗人骗钱的小把戏罢了,我们两人将那老太太从水缸里捞了出来,把那套殓服,马马虎虎的给她换上,七手八脚的将棺材打开,喊了两声口号,砰的一声将她丢进棺材里面,随即便把棺材盖子关好,在屋里找了几颗大钉子,抄起一柄大锤砰砰砰的敲了半天,这收尸才告了一个段落。

    这一小会儿功夫可把我们两人弄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管地上究竟脏不脏了,躺在地上就毫无形象的将身体摊开,就像两张大饼一样,恨不得闭上眼睛就能睡过去。

    这年头刚一生成,王学东就回来了。

    和王学东一起来的,还有村里的一些亲朋好友,七八个负责抬棺的人,话说这王学东办事效率还真不错,这一小会儿功夫,就已经把一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有帮忙分捡冥币的,有前来吊唁,丧事服务一条龙的歌唱团也恰到好处的唱起了很是凄惨,凄惨到我很想发吐的歌声,没过多久,凄惨悲壮的声音就这样在这一个村子里飘散的很远很远。

    这白事也少不了一顿很是丰盛的饭菜来作为陪衬,当场砍翻了一头牛,点杀了几只鸡,就轰轰烈烈的给到场的人办了一场饕餮盛宴,最让我满意的是,这陈学冬很会做人,给我和燕若飞单独弄了一桌,将最好吃的部分都留给了我们,什么牛心,牛蹄,那现接的鸡血也烹制的很是爽滑。

    我和燕若飞吃的很是尽兴,你一块我一块的,差点就把舌头给一口吞下去,在周围人的吃喝玩乐好了后,转眼就到了深夜,该回家的回家了,回不了家的人,就找地方睡去了,养好精神准备应对明天一大早就要进行的出殡。

    唯一打破这寂静的,就只有时不时会鬼哭狼嚎几嗓子的丧事服务一条龙的歌舞团了,这也只不过是他们,在吃喝玩乐的同时,抽空完成一下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罢了。

    我和燕若飞倒没有管那些吗,该吃吃该喝喝,到最后吃高兴了还把王笛叫出来一起吃,照我对鬼的理解来说,鬼是不可以吃人吃的食物的,不过看见她吃的很是开心的模样,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能吃是福,只隐隐觉得这小妮子有些古怪。

    没过多久,王学东就找上我们了,和我们瞎扯了半天,这才忍不住说出真实目的,他害怕他妈妈又诈尸,不敢去守夜,并表示愿意多出点钱,让我们二人去代守一晚,我想了想,毕竟反正明天都是要下葬的人了,再不宰他几笔就没有机会了。

    燕若飞看了我一眼,脸上写满了不情愿,我看着她那不愿意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很是干脆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山里的夏天还是比较冷的,王学东给我们一人拿了一床比较厚实一点的被子后,嘱咐了我们几句就离开了,燕若飞还在生气,也不理我,就裹着被子,依靠着棺材,不断地戳着一旁的蜡烛。

    我见状也乐的自在,一动不动的看着老太太生前遗像,百无聊赖的发着呆。

    一边的角落里还拾掇着燃烧殆尽的纸钱,那股香烟袅袅的味道充斥在这灵堂里面,熏得我本来就很是沉重的脑袋,在这个时候变得很是浑浑噩噩,可就在我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灵堂外传来一阵阵狗叫,那此起彼伏的冲击,让我硬是没能合上眼。

    “喵呜——”

    房梁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乌黑发亮的猫,瞪着那铜铃一般散发着幽绿光芒的眼睛,不断的身上扫来扫去。

    “走开——”

    我冲着这只猫,吼了一声,但它居然不怕我,仍然优哉游哉的在房梁上来回踱着步。

    我心里那个气,从一旁捡来一小块砖,就朝它扔去。

    那猫机灵,一扭身就躲开了,那石头在房梁上弹了一下,就落了下来,干脆利落的将那个老太太的遗像砸了个稀烂。

    “阿斌,你还真是有病啊……”

    燕若飞瞌睡被我弄醒了,很是不满的看着我。

    我也没理她,就慢吞吞的走到那张破碎的遗像旁,晃晃悠悠的把玻璃挑开,将那张照片重新组合到一起,刚想说句对不起。

    那张才被我拼凑好的老太太的肖像,却在这个时候缓缓的勾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