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一章 队友与……钱
    这突如其来的破风声,让燕若飞有些猝不及防,再说……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本事,更别提她那二愣子性格,就是这具尸体告诉她,会怎样袭击她,她指不定还是会被一举擒拿。

    这具尸体干枯的就只剩一层皮的手死死的掐着燕若飞的喉咙,那股大力让燕若飞都有些翻白眼了,不过照我看来,她应该是这具尸体给熏的吧。

    我还没来得及有什么行动,就听的背后传来砰的一声,我回头一看,傻站在一旁的王学东不知道什么时候摔倒在地上了,瞧他那手脚并用像仰泳一样,向后躲避着的模样,应该是被吓出尿了。

    “诈……诈尸了?”

    我走到他的面前,将他从地上提起来:“傻鸟,你的母亲因为你平时没有好好的尽孝,死后得不到解脱,又回来了。”

    “回……回来了?”

    “结……结……你妹的巴,把话说清楚!”

    我一耳光扇在他的脸上,将他弄得一愣一愣,好半天他才看着我很是严肃的表情,砰得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师,我对不起我妈,我平时工作忙,没有怎么关心他……我也对不起你们,不该把你们当作江湖骗子,是我的错,求求你,帮帮我……”

    “没问题。”我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只不过——”

    “不过什么?”王学东很是急切的看着我。

    “需要加钱。”

    “要多少?”

    我伸出了一个手指。

    “一万?”

    我摇摇头。

    “十万?”

    我又是对着他一耳光,“是一百万,而且还是这十分钟的价格……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超过了这十分钟……你母亲若是变成了僵尸,就不止这个价了……”

    “变……变僵尸?”

    我又是一耳光扇在他脸上,“你给一个准话,你到底给不给钱,不给我就走了,懒得理你。”

    王学东被我一耳光扇蒙了,他捂着几乎被扇肿了的脸,呆呆的看着被他母亲掐着脖子,就快要窒息了的燕若飞:“你的同伴就要死了啊……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和我商量加钱的问题,还有……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告诉我,我是不是没有听清楚?”

    “哎呀,我艹,你到底给不给钱啊,不给钱我就真走了,还有五分钟……”

    王学东很是激动的冲着我吼道:“特么的,你还是不是人啊,那是你伙伴啊……你怎么在做出这种事后,还能把话说的这么大义凛然?”

    我看着王学东,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我还欠那个人的钱,她死了最好……还有一分钟,特么的,你到底给不给。”

    王学东看着我,“她究竟欠了你多少钱,才能让你……”

    “不多不多,和一百万没法比……”我在一百万这三个字上,刻意的加重了音调,无视他瞬间变得煞白的脸色,拿过一张纸,写下了我的银行卡号,递给了他,“还有一分钟……”

    “你狠!”

    王学东脸上很是阴晴不定,用满是希冀的目光,最后一次扫向他的母亲,在发现他的母亲越发活跃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从牙缝中硬生生的挤出两个字,拿出手机,飞快的按着。

    没过多久,我的手机响了,应该是杰少母亲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短信上显示,一百一十万已到账。

    “爽快!”

    我很是满意的拍了拍王学东有些僵硬的肩膀,也不管他的反应,从怀里拿出一瓶黑狗血,拧开瓶盖,就往王学东母亲的身上泼去……

    “特么的,你可不可以看准了再泼。”

    原本被掐的已经窒息了的燕若飞,被这一瓶黑狗血泼了一个透心凉,一下子恢复了大半的精神,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呵呵……

    我还你一瓶黑狗血,你还不乐意?

    不过我还是很是尽责的将一瓶黑狗血泼在了王学东母亲的身上……

    就听到“砰”得一声,王学东的母亲直杠杠的朝后倒了下去……

    随着这一声巨响,周围一下子恢复了平静,给我一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感觉,就好像刚才的那一切只是幻觉。

    我冲着惊魂未定的王学东淡淡的说道:“我的任务只负责收尸,但是我收了你多少钱,就会做多少钱的事,你母亲的事不能在拖了,不用等头七了,明天就得下葬,现在时间还早,你赶紧把丧事给张罗了,懂吗?”

    王学东看了我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走到门槛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虽然,在我看来,你就是特么的一个混蛋,但是你和那些江湖骗子不一样,至少你不是一个钻进钱眼的人……你很好……”

    说完王学东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不够我会和你说的——”

    “砰”

    门外传来了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

    王学东自然是去附近的镇上去张罗丧事去了,毕竟明天就要将他的母亲下葬,所以准备的东西还多,短时间应该是不会回来的了,周围也没有什么人,老年人都是很迷信的,那些所谓收尸的忌讳比我懂得都还多,所以在收尸这一天他们是不会来拜访的,至于那些年轻人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被自家老人们压在家里,连外出都不能。

    照这样看,恐怕只有晚上守夜的时候,才能见到外人了,这外人自然指的是丧事服务一条龙派来的歌唱团了……

    而现在,这段空闲,就是属于我们两人一尸体还有……

    “小王快回来了……”

    我的话刚出口,王学东母亲身后慢慢浮现出了一道倩影,不是王笛还是谁?

    “主人,完成的怎样?”

    王笛冲着我挤了挤眼睛,我自然是邪魅狂娟的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刚才一幕,仅仅是我叫王笛暗中操纵的罢了,毕竟王学东是看不见王笛,只不过这效果超出了我的预料,似乎将燕若飞都蒙在了鼓里……

    “只不过主人,这具尸体似乎有点问题……”

    我右眼跳了跳,再次检查了一下尸体,确认无误后,看了看脸色有点不正常的王笛,缓缓的点了点头,王笛眼神中的迟疑色彩很重,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做完了这一切,我这才将视线转到在一旁都要气疯了的燕若飞身上,而嘴角却荡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