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章 收尸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二愣子吗?

    一来就去做什么困难级任务,我傻啊……

    我从燕若飞手中接过了一张长长的清单,可以很是清楚的看到,一长串任务从上到下依次排列着:一千万级别委托任务,解决张家屯三十年,没能产生新生儿的难题啊,特么的,这个问题应该找玛利亚妇产科医院吧……

    八百万级委托任务解决马栏坡大酒店444房间,只有有人入住,就会死于非命,至今无人能解的问题……

    既然无人能解,所以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我还是想多活一点时间……

    五百万级委托任务……解决婴啼谷,鬼婴之乱的源头。

    等等……

    鬼婴是吧……我有经验啊。

    “小飞,就这个……”

    “我呸……就我一个,都可以把你弄得要死要活,婴啼谷可是鬼婴的收容所,告诉我,你还要脸吗?”燕若飞还没有说话,鬼婴探出个大脑袋,“给我换一个,想死不要将我带上。”

    得,那就换一个。

    两百万级委托任务……

    “得了……就你,呵呵……”

    一百万级委托任务……

    “好好好,不选这个行了吧……”

    五十万级委托任务……

    “听我说,你不行……”

    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好几回……

    “够了!”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们对我能力的蔑视,我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咆哮,“就这个,我意已决,谁在劝我,我就和谁急!”

    我这突如其来的嚎叫,让鬼婴王笛燕若飞他们面面相觑,在他们看见我手指的那个任务,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

    “阿斌,想不到……”

    “主人,你……”

    我看着他们,嘴角荡漾着很是苦涩的微笑:“不要再劝我了,这是我的选择,不管前路有再大的风险,再大的浪,我也绝不会回头,即使你们现在选择离开,我也不会怪你们,我希望你们过得好好的,不要有受伤,不要有失望,因为你们就是我的一切,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既然活着,就要去挣扎着挣脱这与生俱来的枷锁,手要是破了就用牙咬,牙要是碎了就用胳膊去砸……”

    “这些锁链可以锁住这天地万物,但锁不住我。”

    “就算它们可以锁住我的身体,但它们锁不住我的野心。”

    说到这里,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样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这个三人,此刻的他们仍是以一副很是怀疑的姿态看着我,但是眼睛中已经没有之间的怀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思量,也可以说是一种名为信任的东西。

    “你的野心?”

    我缓缓的看着他们,笑的很灿烂:“我的野心……就是自己好好地活着!”

    “为自己而活,为在乎的人而活,也为夙愿未了的人而活……我变强,我要活到亲眼见证……我成为绝世强者那一天!”

    我看着他们,越发坚定起来……

    “话说……”燕若飞擦着眼角的泪水,很久才哽咽的开了口,“为什么,你接一个最简单的任务,怎么给我一种,你就要去送死的感觉,你特么的,还要脸吗?”

    “傻女人,我给你说过,这人没有脸,你耳朵不好使吗?”

    “我也给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和主人衣食无忧的原因,就是吃他的脸……”

    我尴尬的笑了笑,移开了手指——“十万级委托任务,收尸!”

    任务的委托人是离小山坳不远一个小山村里,叫做王学东的村官,他的老妈妈今天凌晨的时候去世了,这个村官还是一个年轻人,有点忌讳这些东西,但是总不可能让他母亲不能收殓入棺吧,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正巧有人让他找燕长弓试试。

    燕长弓在这一片山村声望还是挺高,一合计,凑了点钱,找关系去燕长弓那里发布了委托。

    收尸倒不是什么难事,就是穿穿丧服,洗洗身子收拾收拾放在棺材里面罢了,他妈妈又不是被人害死的,有什么好怕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又好做,又不用冒着生命危险,何乐而不为?

    虽然和那动辄上千万,上百万的困难级任务相比,价钱方面确实只能呵呵……

    但是这毕竟是我拜入燕长弓门下的第一个任务,还是选一个简单的为好。

    这件委托又不和鬼打交道,所以我和燕若飞自然也很是随意,准备了两套道服,收拾了几瓶黑狗血,就从这个所谓的道士聚集地出发了。

    没走一会儿,我们就到了王学东的家,还没进门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恶臭就朝着我的鼻子绵延不绝的飘荡过来,我看了看几乎被臭晕过去的燕若飞,点了点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豁出去了。

    当我们一进入才搭建好的灵堂,发现了那恶臭的源头,才知道王学东这人为什么要找人来给他妈妈收尸了。

    他发布委托的时候说谎了,要是早知道是这种情况,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回来了,我突然有些后悔我之前的大义凛然了……

    特么的,这老太太居然是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摔进粪坑里了……

    哎呀,我艹。

    这老太太的嘴巴张的大大的,露出满口很是焦黄的牙齿,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恶心的是,她的牙齿上沾满污秽不说,还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涌动,想必是当初还有一口气准备呼喊一声的,结果活生生的被灌了一肚子,可想而知,这老太太死的是有多惨……

    连嘴里都有,其他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那味道不敢恭维,我的胃比较坚强,相比之下,燕若飞就比较嫩气了,在一旁吐了一个翻江倒海。

    过了许久,我们俩才面色铁青的站在棺材前,看着那尸体,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迟迟没有动手。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她:“你师父难道没有教你吗?”

    燕若飞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师父就只教会了我一些基本的防鬼方法,比如泼黑狗血……”

    我急忙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小飞,既然你不会这些,那接下来的一切,你就得听我的,保准没事,说不定还能多捞一些钱,敢不敢陪我好好演场戏。”

    燕若飞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我接着说道:“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这个时候,灵堂深处走出来了一个人,想必就是王学东了。

    他一出来,问清楚我们的身份后,就催促我们赶紧动手。

    既然老板都这样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我看了燕若飞一眼,然后我们就无比的默契朝着老太太奇臭无比的尸体走去,当我们靠近后,还没来得及动手,一双满是污秽的手,猛地抓住了燕若飞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