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 简单还是赚钱?
    这样就完了?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这完全不符合我原本设想的啊……

    我其实是这样想的:用黑狗血那个梗激怒燕若飞那个二愣子,最多被她狂扁一顿,吃点皮肉之苦后,再充分调动起我演员的自我修养,用血与泪控诉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好歹我也看过很多所谓为了梦想,不比才艺,比惨的综艺节目,稍微展示一下我为什么要拜他为师,还必须得告诉他,我究竟有多惨。

    而就在我企图用感情牌,攻破他早已被金钱蒙住了心窍的防线时,他居然说……

    他愿意收我为徒了!

    虽说这收徒的理由有一些见不得人,好歹目的达到了!

    也就是说……

    那一百万,我不用给了!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原本有一种身处终日不见艳阳天,只有雾霾陪伴的北京的感觉的我,在这种沉重的氛围里,抬头仰望天空,发现本应充斥着雾霾的地方,居然……

    特么的,变成了APEC蓝!

    我的心情一下子从谷底重回巅峰……

    我也不敢马虎,也害怕他会突然反悔,又拜倒在燕长弓的脚下,一边行着大礼,一边一口一个师父,歌颂着他的功德。

    燕长弓自然很是满意我的表现,一脸享受,让我又拜了一会儿,也没有多久,就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吧,这次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起来了。

    “阿斌啊……这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你要懂为师的良苦用心啊……真的不是因为那一百万的事。”

    特么的,你玩我是吧,你想要那一百万都写在你脸上了好吗?

    我想归想,脸上还是挂着“您说的对,是我肤浅了的”笑容,摸着都拜酸了的腿,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燕长弓一旁,很是尊敬的看着他:“既然师父都说了……”

    燕长弓看着我,点了点头。

    “那钱就……”

    燕长弓会意的看着我:“不急不急,一厘的利息,慢慢来……”

    我差点噎死在当场,但算算,也不是很多,毕竟都欠了他一百万了,债多人不愁,咱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能学到一点本事,也好过坐吃山空。

    一百万也不是很多,只要完成一个遗愿不就……

    这么一想,我心里倒好受了不少。

    “那师父,既然我已经拜在你门下了,那还是先随便传授我一点什么拿的出手的本事吧。”

    这燕长弓嘴角一撇:“话虽是这么说,先把钱交清再说。”

    我差点被他气吐血了,你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都把钱挂在嘴边……

    你这样会让我忽略你无比猥琐的这个缺点,好吗?

    我叹了口气,有点不知所措,燕长弓见我这样,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好了好了,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弟子了,还是教一点道士必备的本事,审的你出去历练的时候,丢我的面子。”

    我心里窃喜:“是什么?”

    “来为师教你算账……你看啊,你欠我一百万,1000000*0.1%=1000元,加上本金1000000元,你最终要还我1001000元……”

    搞了半天还是钱,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一把拉过燕若飞就往外走。

    “喂……别走啊,这可是道士必备的本事啊……你要记得一个月有一千块啊,不要忘了,晚几个月再还啊——”

    我们飞也似得逃出了燕长弓的小屋,即使快要走出小山坳了,都还能听到燕长弓的呼喊:“一千块啊——”

    哎呀,我艹。

    总算是逃出来了,看燕长弓那架势,那一百万若是不给他,以他那性子,恐怕我暂时是学不到什么本事了。

    我看着燕若飞那气鼓鼓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想必她还在生那十多瓶黑狗血的气吧,我摇了摇她肩膀,哄了她好半天,她才勉强搭理我。

    “对了,小飞,师父平时总会安排你做些任务之类的吧,最近有没有什么又简单,又赚钱的任务啊。”

    燕若飞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你是不是傻呀,哪有这么好的事,不要那么像一个二愣子好吗?你还真的以为傻人有傻福?什么好事都被你撞上了,还又简单又赚钱,你怎么不去死?我呸……本小姐这儿,只有简单的或赚钱的,你选哪一个,反正我这个月的任务量没达标,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吧。”

    我呸……

    你是一个人无法完成吧……

    为什么你们装个逼总能装的这么大义凛然,我总是只能笑着看你们装逼,活在你们的背影里。

    只不过,我也没有拆穿她,同样大义凛然的说道:“现在我缺的就是钱,自然能赚的越多越好,总不能让师父久等,既然进入了这个师门,就必须的给我的师父长脸,怎么能退缩,所以……”

    “果然我没有看错你,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燕若飞很是欣赏的看着我,“现在适合你做的困难级任务很多,现在给你个选择,你是要慢慢从简单的任务做起,还是一鼓作气做一个困难级任务,赚特么一个吃一碗丢一碗?”

    我一脑门,气势恢宏地说道:“那选一个简单的!“

    “你特么的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是很有骨气的吗,这么怂,这么魂淡的话,你是怎么有勇气用这种语气说出来的,告诉我,你还要脸吗?”她燕若飞摸着脑门,很是不可思议。

    燕若飞的话刚说完,鬼婴和王笛从我的意识海中窜了出来,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这人不是没脸吗,你眼神不好吧。”

    “主人要是有脸的话,他还会吃不起饭,光吃脸皮一辈子都不会挨饿了。”

    你们……

    难道我的形象在他们眼中就是这么不堪?

    此刻的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将我抛弃了。

    燕若飞叹了口气,才说道:“好吧,那就选一个简单的,反正一个月也就一千块钱。”

    “不急,真不急……”我认真的看着燕若飞,“凡事都要从简单的做起。”

    “你能不能不要再装逼了,算我求你了……”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