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八章 拜师
    你叫我另谋高就?

    这……

    这不是明摆着不收我为徒吗?

    这一句话,将我原本很是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弄得很是糟糕。

    我心如死灰的看了一眼在一旁显得很是不知所措的燕若飞,心里很不是滋味,你连她都要收,却叫我去另谋高就,这闭门羹吃的真是憋屈。

    虽说我很是不甘,但他的的确确有这个资格和本事,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苦涩的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

    燕长弓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这才开口。

    “不过什么?”

    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很是急切的追问道。

    这燕长弓和燕若飞两师徒看着我急的都快要跳起来的模样,对视了一眼,两人居然嘿嘿的笑了起来,那魔性的笑容,在这间比较宽广的大厅里,传播得很开,也很是响亮,尤其是燕长弓的有些粗犷豪放的声线更是直直的往我的耳朵里面钻,震得我耳膜生疼不说,全身毛孔都被他此刻略显猥琐的笑容给撑大了,大滴大滴的汗珠不断从里面渗透出来,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你把拜师费交了,老夫还是能尽尽余热的。”

    什么……

    原来你之前把我说的那么伤感,将我说的那么无地自容,将你说的那么高尚,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来衬托出你的逼格?

    哎呀,我艹。

    呸……

    说到底,你就是想要从我这里骗点钱吧,你明说就好了,用得着那么困难?

    道士果真和电视小说上说的一样,就是金钱的衍生物,彻头彻脑的金钱主义者,看来我还是将这个世界想的太简单了。

    我叹了口气,将满脑袋的异样情绪统统抛之脑后,一脸恭敬的看着眼前的燕长弓,客客气气的说道:“燕大师,钱的事你定就好,你就先收下我这个徒弟吧,我一定会奋发图强,忠于革命,忠于党,为了新中国的未来,抛头颅洒热血,跟随着师父的脚步,扬我道门雄威,总之有我一口干的,就不会给师父您一口稀的……”

    “得得得,先别收这么多空话,至于钱,倒好说,毕竟你和飞飞也算是相识一场,不收多了——”听到这里,我心里还是蛮受用的,看着燕若飞的眼神都和善了不少,正想夸她几句,这老头居然话锋一转,“友情价一百万吧。”

    等等……

    多少?

    燕长弓见我愣住的模样,以为我没有听清楚,又再次乐呵呵的对我说道:“只是一百万罢了,何必那么心痛,入我道门,就要有视金钱如流水的精神,钱不用怎么会来,会用钱的人,才会赚钱嘛,更何况,这些钱又不是让你拿去去打水飘的,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做我的学生,我绝对可以让你叱咤道门,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你那眼神什么意思,以为我在骗你是吧。”

    我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抽动起来,你这哪是在骗我啊,分明就是把骗子这两个字,硬生生的写在脸上了,要不是他之前给那个女明星驱鬼的那一幕还在我脑海里回荡,我绝对会将他此刻的行径和骗子画上等号。

    一百万对于现在的我,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毕竟我来这里的车票都是靠王笛迷住了一个人的心窍才得到的,现在不要说一百万,就连一百块我都摸不出来。

    要是换作从前,以我那很是看得开的性子,说不定我早就走了,万事都要看缘分,更别提拿一百万去拜师,因为钱对于我来说就是命,这可是一百万,不是一百块。

    说实话,以前的我一百块都舍不得用,能省就省,主要是苦日子过惯了。

    但是自从开始和鬼打交道后,钱也来的快了,对钱的概念也开始模糊了,废话,几百万上千万那样用,都不带心疼,不麻木才怪。

    更何况,从开始和鬼打交道到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开始慢慢觉得无力起来,因为每次和鬼交手的时候,我都是靠着鬼心和执念侥幸躲过的,这两个东西虽说对鬼的杀伤力很强,可局限性也很强,一来这两样东西不是大白菜,想有就能有,二来我能否使用这两样东西的决定权也不在我的身上。

    说句实话,我能活到现在,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要不是阿丽还有安小冉她们情愿付出自己的生命都要救我,可能我早就不在这个人世间了。

    而现在,我的肩上还压着让成千上万的执念解脱这一重担,那种超过我能力的压迫感,让我对于力量的需求日益膨胀,那种迫切的感觉更是充斥在我的生活中,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的每个毛孔都在无时无刻的散发着对力量的渴望。

    现如今,燕长弓捉鬼那种高深莫测的手段无疑是在我的心中燃起了一把火,所以且不提钱的问题,今天这个师,我是拜定了!

    “师父,请受我一拜。”我二话不说,拜倒在地上,也不去看燕长弓的表情,对着燕长弓就是一个大礼,“师父,这个师,我是拜定了,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起来了。”

    在我的余光中,燕长弓和燕若飞面面相觑,两人都是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我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他们嘴里不时的冒出些“怎么还赖上了”,“好不容易才招到的弟子”之类的字眼,可就是不见得燕长弓同意。

    想都不用想,这燕长弓一定是在为难那一百万的拜师费,该死,这是服了这个钻进钱眼里面的人,看来不用点杀手锏不行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拜了,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来:“燕若飞,他要是不收我,我转身就走,那十瓶黑狗血,你一辈子都不要想我还你了。”

    说着,我就要往外走,燕若飞一下子急了,冲着我大吼道:“你敢。”

    “有什么不敢,说走咱就走——”

    “师父……”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即将走去门外的时候,身后终于想起了一道戏谑的声音。

    “等等……”

    我转过头看向燕长弓,而他摸着山羊胡子,猥琐的笑着:“二三十块的东西都不还,符合我的胃口,这个徒弟,我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