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难逃一劫?”

    这个女人一听这话,一下子慌了,完全没有荧屏上的那种坚强,也不管那根香,是不是会折断,直接跪倒在地上,死死的抱着燕长弓的大腿,不住地哀求起来。

    在死亡面前,那种对生的渴望,不断的冲击着我和燕若飞的心灵,让我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燕若飞更是直接走到燕长弓的身边,轻轻的拉扯着他的道士服:“师父,她已经那么可怜了,你就救救她吧……”

    这个女人也是充满渴求的看着燕长弓。

    燕长弓看着燕若飞,又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你是女人,就快为人母了,但是却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在没有见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之前,就无情的抛弃了他,也难怪你的孩子死后这样对你了……”

    这女人听了燕长弓的话,一时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又是哭又是喊,那番歇斯底里,让我都有一点于心不忍了。

    “是妈妈对不起你啊,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为了自己的事业,放弃自己的孩子啊,是妈妈的错,妈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这样做啊……”

    哭着哭着,她更是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头,用力的扇着自己的耳光,这番动作就连我也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死死攥住她的手,不让她在做这些自残的事情了。

    毕竟这个女明星演的电影电视剧,贯穿了我整个童年,她的发展史,我自然也了解不少,她是一个完完全全靠自己的实力走到今天的地位的人,她从来没有为了所谓的捷径而去潜规则什么的,她有今天的地位,她自己的才华和坚持功不可没。

    正是因为她的奋斗经历让她更为珍惜自己的现在的一切,她深深的明白,如果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意味着十个月乃至一两年的演艺低谷,因为现在娱乐圈风云变幻,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这才是她狠心打掉自己孩子的最根本原因。

    所以……

    这能完全怪她吗?

    当这个我曾经视为梦中情人的女人,在我的肩膀上嘤嘤的哭泣时,我的整颗心都软了,我看着燕长弓那有些高深莫测的眼神,开口了:“大师,你就帮帮她吧。”

    在我肩膀上不断哭泣着的女人,听到连我都在帮她求情,也不管泪水是不是已经冲淡了她的妆容,急急忙忙的抬起头,满是希冀的望着燕长弓:“燕道长,求你帮帮我,我现在不在再你帮助我恢复我的工作了,我现在就希望你能帮帮我那还没有出世,就被我无情的抛弃了的孩子,我应该怎么做,我能怎么做,只要你说,不管什么条件……那怕是以我的命为代价,我都答应你。”

    燕长弓很是无奈的扫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很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你该谢的不是我,要不是我的徒弟和这个小伙子,我才懒得趟这浑水,既然你也有心,罢了,罢了,那我就帮你一把。”

    燕长弓说着说着,递给了这个女人一把小刀和一章空白的符箓,让她自己弄点血上去,这个女人很是顺从,也没多说,快速的在拇指上划出一道小伤口,从小伤口中挤出一些鲜血,滴了几滴在那张符箓上。

    这些鲜血慢慢的浸润了下去,缓缓地在符箓上形成了一个婴儿的鬼脸。

    “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

    这个女人没有片刻的迟疑,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日期,毕竟这个孩子不是正常出生的。

    燕长弓又问了几句话,取了一个数字,在符箓上,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等弄好后,用手中那根还没有完全熄灭的香,将那张符箓引燃后放进身后的那个小香炉里面后,就让这个人女人平躺在一旁的沙发上。

    这时那张符箓已经烧尽了,化为一撮撮香灰,我屏住呼吸盯着燕长弓的一举一动,就看见他顺手抄起那个小香炉,直直的朝那个女人裸露在外的那个部位盖去。

    灼热的香灰洋洋洒洒的盖住了这个女人隐秘的位置,但那香灰的温度还是让这个女人的表情变得满是痛苦。

    但我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带给这个女人无尽痛苦的不是所谓的香灰,而是她不断隆起的肚子……

    她的肚子越变越大,在那几个呼吸间就迅速膨胀了起来,和即将要分娩的产妇,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发出了不是很明显的“咕噜咕噜”声,我循声一看,居然是羊水破了……

    要生孩子了?

    医生的本能让我快速的凑到这个女人的身边,虽说我不是妇产科医生,但这时情况极其危险,因为这个孩子,先出来的地方是脚……

    弄不好是会难产的!

    正当我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一旁的燕长弓冲我神秘莫测的笑了笑,我才想起,这可不是普通的孩子……

    这可是鬼婴……

    我这才尴尬的笑了笑,推到了一边。

    燕长弓见我退去也不多说,对着那个孩子的脚就是一扯,一个皱巴巴,满脸阴鸷的婴儿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鬼婴一出现在燕长弓手上,就龇牙咧嘴的冲着他的母亲嘶吼着,看那架势似乎恨不得要从那个女人身上咬下几块肉才解气。

    这女人的脸上的血色都被吓没了,连呼吸都有点断断续续,燕长弓见状将这个鬼婴随手一扔,一道黑影转瞬即逝,这鬼婴就不见了。

    燕长弓走过去将这个女人扶起来,递给她一沓符箓:“这些符箓你拿着,回去后,写上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买个香炉,点上香,要记住,这些事要在孩子被打掉的那个时间段进行,一天烧一张符箓,符箓全都烧完后,事情也就过去了……这鬼婴戾气太强,先留在我这里,等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完后,你再来我这儿一次,那时你好好的将你的苦衷告诉他,化解他的怨气,让他心甘情愿的去投胎。”

    “谢谢燕道长……”

    听了燕长弓的话,这个女人也没有多说,红着眼眶,对燕长弓表示感谢。

    自然,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她穿好裤子,和我合影留念后,在我的衣服上签了个名,给燕长弓开了一张支票,这才抹着眼泪离开了。

    这个女人离开后,燕长弓示意我和燕若飞到他身边去。

    “坐过来吧,小伙子我们得好好谈谈,刚才我可是给了你面子啊,不然我才不会费那么大的功夫。”

    这我是知道的,我笑着对他表示了感谢。

    说实话,本来我就以为燕长弓也就是一个借着帮人消灾解难萎为名,趁机做一些揩油的行径的江湖骗子罢了,没想到后面发生的这些事情,才让我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看来他还真像燕若飞所说的是一个有两把刷子的老流氓。

    看来燕若飞带我来对地方了,这让我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谁不想自己能变强一点?

    我们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我将燕若飞带我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了他,燕长弓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伙子,这次我可能要让飞飞失望了……”

    燕长弓的一句话,瞬间就把我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给灭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刚刚坐了一趟云霄飞车一样,刚刚升到了最顶峰,却又在下一刻坠落到了谷底,一如我的心情。

    还有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嫌我的本事过于低微?

    “燕道长,难道就……”

    我狠狠的压下了心中的失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一点,这才看着燕长弓说道。

    燕长弓叹了口气,还是摇了摇头,说:“我能力有限,恐怕教导不了小兄弟,你还是另谋高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