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检查身体
    啊?

    燕长弓的这句话,差点将我的心脏都弄得骤停了。

    这就是燕若飞的师父?

    这也……

    太特么……刺激了!

    “燕道长,这样做似乎有些……”

    这个女人显然也觉得对着一个异性做出脱裤子这一行为,有些难为情,但看着燕长弓那一点儿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便很是难堪的说道。

    “既然你不信我,那你请吧。”

    燕长弓也不看那个女人此刻的表情,起身抖了抖他身上那件可能要卖一百多块钱一套的cosplay道士装,看了看那个女人阴晴不定的脸,随即将那双小眼睛注视的方向转移到了大门上,眼神中所蕴含的意义自然不用多说。

    这种情形,就和娱乐圈的潜规则没什么两样啊,同样是不脱就滚的策略。

    原本我以为这个女人会转身就走,毕竟在我看来这个老头就是一个借着看病为借口,揩她油的老神棍罢了。

    可是让我很是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只是愣了一愣,居然连犹豫都没有,站起身来,就将她的裙子脱了下来。

    “要脱干净……”

    这女人咬了咬牙,只是挣扎了一下,就顺从了。

    这老头真是太无耻了!

    要不是燕若飞拽着我,我非得冲过去不可……

    太可恶了……

    居然……

    是背对着我的,我看不到。

    “燕道长,您的要求我完成了,那您看……”

    听到这女人有些颤抖的话语,我完全无法控制住我的情绪,这老头怎么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做出这些和流氓无异的事?

    看来道士这个行业挺适合我的……

    呵呵……

    可是就在我沉浸于我的未来的职业规划的时候,没想到燕长弓又开口了,又是一番惊世骇俗的话语。

    “光是这样,恐怕不行……我深入检查检查,就看你想不想治好你的病了。”

    他这句话真是够惊世骇俗的,这世界上怎么能有比王子卫还要无耻一万倍的人,居然一步步的给这个女人下套。

    裤子都脱了还能怎么办,又经过短暂的犹豫后,果不出我的所料,这女人咬咬牙,点了点头。

    这……

    燕长弓见此状况,只是点了点头,脸上原本挂着的猥琐笑容居然消失了,看不见一丝一毫的不正经,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柱香,这柱香要比寻常的香要稍微粗上不少。

    他不慌不忙的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后,就随意插在了一旁的香炉上,虽说他除了叫这个女人脱裤子以外,并没有做出任何侵犯这个女人的实质性动作,但这在我看来,这老头只是碰巧被我和燕若飞撞见了,不得不维持一下为人师表的模样罢了。

    就在我将燕长弓和一般的老流氓划上等号的时候,他突然将视线转移到了我和燕若飞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到他那贼兮兮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在我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这才说道:“飞飞,你回来了啊,这位是?”

    “师父,这个二愣子就是我给你提到过的阿斌啊。”

    “哦?但是这个阿斌似乎和你说之前说的那个……肥头大耳,有点轻微脑残的那个阿斌,不是同一个人吧……”

    这老头听了燕若飞的话,很是古怪的看了我一眼。

    什么?

    我没好气的看了燕若飞一眼,燕若飞赶紧躲到燕长弓身后,我也只好作罢,毕竟尊敬长辈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阿斌,那你先坐会儿,等我讲这个客户的事忙完了后,再和你好好谈谈。”

    我点了点头,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个女人也很是好奇的看了我一眼,她突然一转身,整个身体顿时完整的展示在了我的眼前。

    这……

    这女人不是那个我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吗?

    我可是看着她的电影电视剧长大的,怎么会在这里遇见她?

    她冲着我笑了笑,便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燕长弓身上。

    呵呵……

    这是做梦吧,我的梦中情人居然对我笑了,一时间让我的脑海都化为了一片混沌,当然也有她没有穿裤子的原因……

    可就在我沉浸在那回眸一笑的美好中时,燕长弓突然探身从香炉中拔出了那根燃烧的正旺的香,狠狠的朝这个女人的那个部位插去。

    就只听的一声呲啦的声音传来,一阵凄厉的近乎于恐怖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蔓延开来,我心一紧,这才从那恍惚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才发现入目处这令人心惊胆战的一幕。

    他这是要干什么?

    会不会伤到这个女人?

    我很是担忧的跑到燕长弓身旁,看着那个女人,却发现她同样是一脸惊恐的望着燕长弓,因为那凄惨的叫声,似乎是从那个部位里面传来的……

    随着那阵声音的传出,燕长弓的表情开始越来越严肃起来。

    “想要活命的话,就给我实话实说,你最近是不是堕过胎?”

    燕长弓这话一出,这个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尤其难看,几乎没有了一丝血色,很是惊恐地看着燕长弓近乎于冰冷的目光,大气都不敢出,许久才艰难的点了点头。

    燕长弓一听这话,又是狠狠的将手中的香死死的往这个女人的体内掼去,惨叫声更是接连不断的响起,那断断续续从这个女人体内传出来的声音,听上去和婴儿啼哭有几分神似。

    不仅是燕长弓,就连我和燕若飞听到了这尤其尖锐的哭声,都觉得头皮发麻,更别说这个平日里娇生惯养,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明星了,她的身子更是止不住的哆嗦起来,要不是燕长弓叫她不能乱动的话,恐怕她早就软倒在地上了。

    许久她才颤抖着说道:“燕……燕道长,您是说我之所以会出现体重突然增加的情况,就是因为那个孩子的原因。”

    燕长弓点点头,叹了口气:“你这是自作孽啊,你的命格浅,不容易有孩子,这个孩子恐怕是你积了大半辈子的德,才换来的福缘,你就这样将他给……恐怕……”

    “恐怕什么……”

    这女人很是紧张的看着燕长弓。

    “恐怕你难逃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