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 道士聚集地
    给我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噗……

    能交出你这样的徒弟的人,能有什么本事?

    别逗了,还要给我一个未来,别让我对道士这一职业失望,我就得烧香拜佛了。

    不过,想归想,我还是没有把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显露在脸上,一脸职业化的微笑,让笑得尤其灿烂的燕若飞极其满意。

    她点了点头,说了句算你识相,就一路疯跑着将我带进了一个小山坳。

    说来也怪,我也算这个地方的常客了,零零散散也来过好几十回了吧,只不过为什么,我就像从来没有来过,甚至看见过这个地方,我很是疑惑的望着燕若飞:“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记得这里似乎没有这个小山坳啊?”

    “这里可是这个城市的道士聚集地,再加上我师父可是这个市的扛把子,他在的地方怎么会普通?”燕若飞听到了我的询问,很是得意洋洋的说道,“要不是我带着你来这儿,说不定你一辈子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小山坳。”

    “真的假的,你师父这么厉害。”我很是惊奇的望着燕若飞,这个村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还是什么道士的聚集地,为什么我从来就没有听过。

    “哟,还怀疑本大小姐,去了不就知道,到时候你就知道我师父的厉害了。”燕若飞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像一阵风一样,奔跑在无尽的旷野。

    一进这个小山坳,我就感觉到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了。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不知道这个地方了,这特么的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啊,从外部看还算是正常的一个小山坳。

    可当我踏进这个小山坳的那一刻起,才知道什么叫做热闹,成千上万条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黑狗见小山坳里来生人了,都汪汪汪的朝着我狂吠起来,而不甘示弱的还有在地上跑的,树上倒挂着的大公鸡,这些公鸡就像自己给自己打了鸡血一样,扑腾这翅膀,遮天蔽日的朝我飞了过来。

    那扑面而来的腥臭味,差点让我窒息过去,如果不是我对生活充满着热爱,我真的想要选择死亡。

    要不是燕若飞死死的拽着我的手,把我束缚在她的身边,我真的想要掉头就走。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心中将燕若飞的师父狠狠的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这都算了,特么的这个乌烟瘴气的小山坳里面,硬是塞满了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的地摊,全都是穿着那种网上十几二十块就可以买来的cosplay道士套装,我好奇的看了看立在地摊旁的那些旗子,才发现他们个个都是全职高手啊……

    什么看姻缘,算命的,看风水,抓小三……

    我甚至还看见有些摊位上还有诅咒的业务,什么五元,十元,五十元,一百元乃至包月等各种档次的都有……

    小至喝口水塞牙缝,出门摔一跤……

    大至出门被车撞,棺材见了都要自动开盖……

    什么惨祸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至于抓鬼那些更是扯得天花乱坠……

    眼前的这一幕幕将我雷的外焦里嫩的场景,让我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因为眼前的这一切给我的感觉不是什么道士交流场所,而更像是ChinaJoy的现场。

    额……

    除了没有美女外……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工作上不顺是吧,来,看我出手帮你除掉那些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不要九九八……”

    “小伙子,我看你阳气衰弱,一定是最近房事过多对吧,来,选我,吃我一粒丹药,胜过吃一顿金枪不倒十鞭汤……”

    “小伙子……”

    见我和燕若飞走来,在一旁没有什么生意,只顾着吹牛打屁的道士们,急急忙忙停下了手中的事,争先恐后的对我吆喝着。

    燕若飞见状剑眉一竖冲着他们大吼道:“你们还想不想在这里混了,还敢在本小姐面前,推销你们那些假货,你们能不能换一下广告词了,尤其是你,都来了三年了,一单生意都没做成,要不是我可怜你,把厕所交给你打理,你早就饿死了……还有你……还有你啊……”

    在燕若飞的连番呵斥下,这些像无头苍蝇围着我团团转的道士们,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看见他们那可怜巴巴的模样,我心都软了。

    燕若飞叫我不要理他们,直接拉着我来到小山坳的一个角落处的一栋两层楼高的水泥房子面前才停下来。

    燕若飞看着我有些阴晴不定的表情,俏皮的笑道:“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我师父平时工作和住宿都在这儿,进去的时候,放轻松一点,但不要乱说话,当做自己的家就好了……”

    一谈起她的师父,燕若飞言语间那种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的敬仰顿时溢于言表,那话匣子更是一开就关不上了,说了一大堆屁话才停下来,喘着粗气。

    她的大意是,在这个市,在这一行,天第一,地老二,他师父就是老三,他的地位就和陈浩南在铜锣湾的地位一样,什么扛把子,老道牛之类的云云。

    哎呀,我艹。

    听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我们就这样在这栋楼房外站了好变天,燕若飞这才拉着我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看上去可能有五六十岁,满脸皱巴巴的老头坐在那里了,想必他就是所谓的燕长弓燕大师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

    因为在大厅最为醒目的地方,挂满了所谓的锦旗,什么“燕长弓道术高明,功德盖世”,什么“燕长弓济世救民,再世华佗”……

    这些我都可以忍受,特么的,在这些锦旗的中央,挂一个“燕长弓最帅”是什么意思,你是来搞笑的吗?

    我就这样看着那些锦旗,发了半天的呆,吐了半天的槽,这才将视线转移到那个老头的身上,这才发现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背对着我和燕若飞的女人,我看不到脸,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但从那个轮廓看上去,身材倒是超棒。

    “燕道长……事情就是这样的,您帮我看看,最近我的小腹老是在要上镜拍戏的时候,隆起很大一块,都开始影响我的工作了,但是去找医生检查的时候,却又恢复正常了,所以想请你看看”

    我和燕若飞进来的时候恰好听到这个女人说的这一席话,然后就看着燕长弓摸着自己一大把胡子,嘿嘿的笑道:“是这样啊……把你的裤子脱了,我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