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三章 干妈,她是你的儿媳妇
    她?

    在我背后的只有王娣姐妹……难道说……

    她们被杰少的母亲看见了?

    我的心顿时一紧,头皮都开始发麻了,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头,看着杰少的母亲,勉强挂着笑容:“干妈,她长什么模样?”

    杰少的母亲很是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再次直勾勾看向我的身后:“难道你又换女朋友了?换了好,换了好啊,我就说那个孙晓晓不是什么好人,这个姑娘,干妈很满意。”

    啊?

    我被杰少母亲这句话弄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恢复了正常。

    啥?

    我女朋友?

    还是新的?

    怎么可能?

    难道说……

    阿丽来了?

    我将信将疑的回过头看,才发现我的背后居然站着一个女人。

    这是?

    这个女人虽说不是很美,但也长得很是标致,眼眸中的那抹倔强,让我很是熟悉,特别是那眉宇间,似乎与王笛有几分相似。

    “王娣?”

    “嗯。”

    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出现在我耳畔。

    呸……

    这怪我咯?

    谁叫她们名字的读音差不多……

    我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声音的走向,才发现其中一个是从我的意识海内传来的,这个声音很明显是王笛的。

    而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是王娣无疑。

    可……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脑袋都大了,刚想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一阵呯呯碰碰的敲门声,算算时间,距离刚才和燕若飞通话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很明显是她来了。

    我冲着杰少母亲点了点头,对着王娣使了使眼色,就走到外院,将门打开了。

    一开门,就看见燕若飞站在那里不住地冲着我眨巴着眼。

    我冲着她干呕了一下,就将她一把拽了进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她说了。

    燕若飞很是仔细的听完我的话,随后才说道,“阿斌,这你就不用担心,那女鬼的变化,对你和阿姨,有益无害,先说说,你手上的那个黑齿印,你知道这个黑齿印是什么东西吗?”

    见我摇了摇头,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对着我又吼又叫,说些我听都听不懂的话,就连看着我的目光在这一刻都起了变化,就好像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阿斌,而是无比猥琐,穿丝袜踩凉鞋的王子卫。

    过了许久,她才平复好情绪,说道:“是这样的,你手上的黑齿印,可是鬼之间交流的信物,看你那呆样,就知道你没有听懂,换句话说,有了这个印记,鬼就会把你当做自己人,他们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就会来找你,而以后你在超度鬼魂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他们会欺骗你了,因为这个印记会记录下你们的委托。”

    燕若飞看了看我有些麻木的表情,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个黑齿印可是道士的凭证,我和我的师父学习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到这个东西,而你在接触这些东西多久啊,你就已经开始了这条路,你是要气死我啊。”

    呸……

    就你那半调子技术,你还好意思说你学了那么久的道术,你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啊,你就只会泼黑狗血好吗?

    你如果连泼黑狗血都不会,那你就可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燕若飞似乎是看见我的嘴角在不断的抽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一下红的极其厉害:“咳咳……打个比方,你没有这个黑齿印之前,在道士这条路上,你就相当于一个临时工,而现在这个女鬼在你的手上留下了这个黑齿印,就相当于她作为引荐人,给了你一份正式的工作,在没有医院里面那些鬼给你划下血痕之前,你就处于实习期间,而经历了那些事后,你就算成为正式员工了,而那个女鬼最后给你划下那条血痕,就代表着你从收获了你的第一份工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名道士了。”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莫名一松,道士不道士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对我的身体没有什么伤害就好了。

    这是我突然想起了恢复了正常的王娣,疑惑的看向燕若飞:“那……王娣怎么会突然恢复成为人的模样?”

    燕若飞指了指我的黑齿印:“那女鬼是你的证道人,可以这样说,现在的你,和她算是一体的,她可以分享你的部分功德,所以说她的身体在你这次得到大量功德的过程中,已经有了很大的恢复。”

    哎呀,我艹。

    我就奇了怪了,那她上次不仅要吸走杰少母亲的阳气,还想要致我于死地,根本就看不出来我们有一体的感觉。

    见到我很是纳闷的模样,燕若飞走过来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脑门:“傻孩子,那时候这女鬼只想要吸走你的阳气,才不会去管那么多,反正她好你也好,你好所有人都好,皆大欢喜,你还想那么多干嘛,现在她和阿姨都彻底恢复了过来,你还是想想怎么将这件事摆平吧。”

    话一说完,她就走进了里屋,扔下我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当我进入慢吞吞的走进卧室,本以为会见到什么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局面,却目瞪口呆的发现,那三个女人正其乐融融的围在一起,不知道在交谈着什么。

    我站在一旁,和她们不怎么兼容,几次试图和她们交流都没能成功,我索性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原来所谓的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真不假,所以现在我不仅被孤立了不说,还是一个看戏的!

    就在我在一旁生着闷气的时候,杰少的母亲突然冲着我开口了:“阿斌,这个燕小姐我是知道的,她可是附近村子里那位燕道长的徒弟,可这位姑娘……”

    看着杰少母亲眼里对王娣毫不掩饰的喜爱,又唤起了被我埋藏在脑海深处和杰少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我注定不可能长时间的呆在杰少母亲的身边,她现在缺的不是钱,缺的是亲人的陪伴啊……

    我的心不由得一痛,一句话脱口而出:“干妈……她是你的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