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一章 姐妹重聚
    在前往杰少家的汽车上,我心里很是激动。

    发财了啊……

    要是让王笛见一个人就偷个十几二十块,而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按这个进度来算……

    要不了多久,那些残念的遗愿就可以解决了。

    我一边想,一边呵呵的笑着,坐在我身旁的一个大叔就像看傻子一样,打断了我好几次,我都没生气,毕竟美好的未来就像一副画卷一般,在我的眼前缓缓的展开。

    “小王,主人对你好吧?”

    “嗯。”

    “那钱的问题,你是不是……”

    “做梦吧……”

    王笛以干脆利落而简短有力的回复打断了我对未来美好的设想,我一下子愣住了:“为什么?”

    “你想想,偷窃是一件坏事吧。”

    没错啊,我点了点头。

    “所以说,偷窃也会的得到罪孽,就比方说你捐一万块钱,能得到一丝功德,那你偷一万块钱,就会得到两份罪孽,照这个进度下去,你那点功德,还真不经花。”

    我一下子焉了下来,果然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

    “那……之前我叫你偷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嗯……罪孽又不加在我身上,你叫我做,我就做咯……”

    哎呀,我艹。

    我的功德!

    我很是心疼……

    望着前方被我激动之下,一拳打出了一个洞的座椅,欲哭无泪。

    现在车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而汽车司机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赔钱……”

    “没……没钱。”

    废话……

    我要是有钱,还用得上叫王笛去帮我偷?

    我呆呆的望着他,看着紧紧锁闭着的门,和他慢慢接近的雄壮身体,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半天,预料中劈头盖脸的痛骂并没有来到,我胆战心惊试着睁开了眼睛,才发现那个司机又坐回了他的专属座位,原本紧闭着的车门居然啪的一下子打开了……

    而站在司机旁笑得分外灿烂的女人,不是王笛还有谁?

    “这……”

    王笛拽着不明所以的我,在浑浑噩噩中走下了车。

    我惊魂未定捂着胸口,睁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如花般的笑容,她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

    鬼和人最为本质的区别是什么?

    人是用执念来操纵肉.体,而鬼是靠执念才得以存在。

    所以说,鬼和人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反倒鬼还要比人少上许多东西,但为什么人会怕鬼呢?

    归根结底,还是和执念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人对于自己的执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将人的生命活动一切都归结到所谓的大脑以及神经系统还有各项系统的密切配合上,任何事情都妄图以科学来解决。

    可是科学真的能解释这一切吗?

    在披上了科学的外衣后,大部分的人都没能正确的认识到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存在?

    但是鬼不一样,当死后知道的确有另外一个世界,并以另外一种形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后,才开始正式自己的本质。

    也就是执念。

    而鬼,想要存活,就必须得依靠执念,所以鬼对于执念的使用,已经达到了近乎于本能的程度。

    到最后……甚至能够影响到人的执念。

    所谓的鬼打墙,走上鬼路,甚至鬼压床,都是被鬼用执念,迷住了人的心窍而造成的。

    为什么在河里淹死的总是水性很好的人?

    为什么出车祸的往往是车技很好的司机?

    为什么有些人会在死前做出些常人完全无法理解的事?

    相信这些,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很明显,这些人的悲剧就是被鬼影响了执念。

    “那岂不是,有了你之后,我就可以……”

    这时无数美好的设想就像倾盆大雨之后蹭蹭蹭的拔地而起的春笋一样,在我的脑海里生根发芽,美好的前景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是王笛的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泼了我一个透心凉:“你想多了吧……”

    “啊?”

    “这些人只是普通人罢了,若是遇到那些意志坚定的人,所谓的鬼迷心窍就起不了任何作用,如果真是什么人都能控制的话,我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控制你去偷那块玉呢?再说了,鬼也分三六九等,能影响人执念的能力也不一样,更别说,这个世界上还有道士和降头师的存在,若是被他们看见,那后果……”

    说到这里,王笛甚至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我宠溺的拍了拍王笛的小脑袋:“没有人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因为你是我的奴。”

    王笛听了我的话,脸一红,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逃也似的钻回了我的意识海。

    我这才感觉到我言语间的暧昧,自嘲的笑了笑,老脸也是一红,朝着杰少家快速的跑去。

    杰少家对于我而言可谓轻车熟路,没过几分钟我就走到了他家门口。

    我打开了门,走进了王娣所在的那间房,一切的陈设就和我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除了多了一阵很是轻微的呼噜声。

    我顺着呼噜声望去,这才看见杰少的母亲在床上睡得很是香甜,我快步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她的身体,发现她的脉象尤其平稳,除了还没醒之外,一切都挺正常的。

    我这才放心的出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就在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从我的身后传来。

    “姐姐……”

    我回头望去,王笛扑在墙体中那具女尸的怀里,放声的大哭起来。

    而王娣用早已腐烂的只剩下些许碎肉残留的手臂轻轻的抚摸着王笛的头,曾经那双充斥着杀意和愤恨的眼眸,此刻满是柔情:“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姐姐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泪水在王娣血肉模糊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看上去甚是狰狞和恐怖,但在王笛此刻的心中,这张脸就是她在医院里孤苦伶仃时,心里那抹不曾磨灭的星火,陪着她走过孤单和冷漠的启明星。

    是她永远不曾忘却的……

    姐姐啊!

    不管怎样……

    两姐妹,终于重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