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王笛的妙用
    哎呀,我艹。

    我是在做梦吧,那么大一块墙,说没就没了?

    外面的人在那里咋咋呼呼什么,那么吵?

    呵呵……

    墙没了多大点事儿?

    医院会垮?

    “快来看啊……医院要垮了……”

    我不经意间扫到原本在大门外来来往往,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路人们,此刻似乎都化身群众演员聚集在一起,就想要发盒饭了一样,满怀期待的注视着似乎有些摇摆不定的医院。

    至于么?

    医院里面那么多墙,就少了一面而已,就要垮了?

    你确定不是在开些什么国际玩笑?

    “主人,那面墙似乎是承重墙啊……”

    承重墙而已嘛,多大不了啊……

    等等……承重墙?

    似乎……

    “快来看啊……医院要垮了……”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这个我还是清楚的,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啊,毕竟承重墙没了,这栋楼就要完了,虽说我能逃出去,但是里面有那么多的病人,要是他们全死了,我就只能跟着玩完了。

    这医院少说也有一两千个人,毕竟我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要是我活着,他们死了,所有的罪孽全都加在我身上,这成千上万份的罪孽带来的霉运,能让我在呼吸一口气的时候,直接被灰尘给呛死。

    “小王,现在该怎么办?”

    我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天花板,头皮不断的发麻。

    “还能怎么办,吐出来就是了啊。”

    王笛很是不以为然,再次将她的樱桃小嘴,硬生生的变成了血盆大口,一块比她整个身子都要大上几倍的石块,砰地一声从她的堪比黑洞的最里面呼啸而出,干脆利落的塞进了天花边与地面即将化作一条线的空间中,医院的倒塌趋势这才缓解了下来。

    我捂着胸口,看着一脸得意洋洋的王笛,半天都没有喘过气来。

    ……

    ……

    ……

    今天2015年12月18日,农历冬月初八,距离元旦节还有十三天。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国家主席……在钓鱼台国宾馆亲切会见了……,……举行了会谈,会谈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举行,双方回顾了多年来两国之间的传统友谊,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中方重申……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表示将来会坚定不移地主张这一原则。

    ……则高度评价了……所做出的贡献,希望双方在各个领域能更进一步发展。

    ……出访……,会见了……,……高度赞扬了中……两国关系,对……表示欢迎,并强烈谴责了……国家……的做法。

    ……就……发表声明,对……表示遗憾,提出抗议,并将继续关注。

    ……

    ……

    ……

    现在加播一条新华社记者从XX市XX医院得到的一条新闻:

    XX医院发生坍塌,就成百上千名病人无助的看着死神的脚步,慢慢向他们走来的时候,一名即将出医院的在校大学生,用瘦弱的脊梁死死的抵住了即将垮塌的承重墙,为救援人员的到来换取了宝贵的时间。

    事发后,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学生谢绝采访,悄悄地离开了这家医院,他是中国的榜样,是民族的脊梁,是中国的优秀共产党员,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战士,中国因为他而自豪。

    医院发生坍塌的原因还在调查中,有关部门将实时跟进,请继续观看中央一台的其他节目。

    今天的新闻联播节目播送完了,再见。

    ……

    ……

    ……

    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因为当时的我只记得我是怎么蒙着脸,踉踉跄跄的推开那些恨不得要用闪光灯将我的眼睛闪瞎的记者朋友们,避开那些疯狂的想和我合影,拉拽着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恨不得要将它们留下,放进家里面供着,作为纪念品的患者家属,我那时只顾着见到路就跑,逮着巷子就钻,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因为我身后一直有一个少年举着一个手机,锲而不舍的追逐着我风一般的步伐。

    我很感激他这种崇拜英雄的行为,但也只能在一个十字路口,用一个绝美的侧脸,遥望着他,冲着他咆哮道:“相信我,你上你也行!”

    就这样,我便风一般的将他抛到了脑后。

    很快我就到了汽车站。

    但现在我唯一能考虑的是,我该怎样回杰少家?

    我身上仅有的钱都用来挂吊瓶了,王凯给我的钱该捐的捐了,该打到杰少母亲卡里面的,也打过去了,至于我拜托张青青帮我转手卖掉那个GUCCI的挎包的钱也全部转给那个女护士,让她用来给王普办丧事了。

    我可以因为他的恶,任凭那些鬼,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而置他于死地。

    但我却不能忽略掉,他心中那仅存的,还未曾磨灭的善。

    每个人都可以在外人的眼中扮演一个坏事做绝的恶魔,但是同样也可以为了某人,化身为可以为他(她)驱散一切阴霾的天使。

    就像王铁牛……

    一如王凯……

    亦或是王普悲惨而短暂的一生。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善……

    自然也没有绝对的恶……

    这样挺好……

    只是我呆呆的站在汽车站的售票窗口,只能摸出身份证的时候,我就不这么想了。

    我看着在我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是麻木而苦涩的,有人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有人说,钱包那么小,哪都去不了,而我呢,只能在一旁可怜巴巴的过过眼瘾,什么都做不了。

    最要命的是,我手机居然不见了……

    这才是让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根本原因。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那个一直挥舞着手机,锲而不舍追逐着我的少年,不知为何我有点想他了……

    呸……

    这时我突然灵机一动。

    “小王,他们是不是看不见你?”

    王笛的声音从意识海中传了出来:“是啊。”

    我嘿嘿一笑:“那现在就是证明你自己的最好时机了……”

    “啊?”

    王笛不明所以的发出了一个单音。

    “给我弄张车票去!”

    王笛“嗯”了一声,从我意识海中,窜了出来,冲着一个肥头大耳,一看就是满肚子油水的男人招了招手,那个人就像被一柄重锤敲到了脑子一般,原本颇具神采的眼睛瞬间变得大而无神,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

    “去,买一张到XX车站的票……”

    当我顺顺利利的坐上去杰少家的汽车时,不由得感叹道:“这王笛还是有点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