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吞墙
    “吃!”

    这一个吃字,是那么的短小精悍,铿锵有力,言语间透露出来的那份字正腔圆,已经深深的折服了我。

    我曾经天真的认为,我已经见惯了人生的世态炎凉,再也不会对任何事而产生情感上的波动,但是王笛短短的一个字,居然让我的身体都被迅猛如潮水的情绪给覆盖了,那份蔓延至我全身,来的那般突如其来的震撼感觉,已经让我再无话可说。

    我的身体更是被这一个简短有力的字给带动了起来,那种无法用精神意志,甚至执念来抵御,来遏制……那种无法遏制,自发的颤抖,让我的大脑一时间陷入了空白。

    许久,我才断断续续的开口了:“那……下面还有吗?”

    王笛看着我那充满着希冀的眼光,很是干脆利落,那份干练倒让我很是满意,只不过说出的话……就不敢恭维了。

    “没有了!”

    哎呀,我艹。

    下面……没有了?!

    连叫你介绍一下本事,你都要玩太监?!

    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啊!

    “真没了?”

    我竭力凝聚着,隐隐有点濒临崩溃的精神,带着最后一丝永不消失的希冀,颤抖的看着她……

    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嗯!”

    王笛用力的点了点头,笑的很是天真无邪,灿烂的就像邻家小女孩。

    好美啊……

    我被她的笑容给折服了,身子却不听使唤的一软,啪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主人……主人……”

    王笛快速的将我扶起,不断地摇晃着我,却发现我面色惨白,早已没有了一丝血色,她一时间慌了:“主人,你不要吓我,你这是……”

    呵呵……

    我这是哀莫大于心死……

    搞了半天,你想尽了法子,甚至变着花样让我收你做鬼仆,那般毛遂自荐,都让我认为你是一个忠于革命,忠于党……

    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可没想到你特么的就是一个吃货!

    要你何用!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我的小公主……更没有这个该死的吃货……

    鬼仆这东西,我是知道的。

    据阿丽所说,越是本事低微的鬼,他们就越想投胎,因为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其他鬼魂的口粮,呆的越久,吸收的怨念越多,对于那些强大的鬼魂来说,就越是美味,越是有吸引力。

    所以作为口粮的鬼,哪里顾得上去完成什么遗愿,能去投胎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而死后还赖着不走,不去投胎的鬼,都是有两把刷子的,这些鬼一是有遗愿未了,无法解脱,二是他们根本就不想投胎,已经习惯了鬼的身份。

    那鬼仆是什么?

    就是心甘情愿的和人结缔联系,以仆从的身份继续呆在人世间。

    而还呆在这个人世间的鬼,就相当于我们人类中的高干子弟,富二代,官二代之类的玩意儿,都是心高气傲的主,你能指望他们心甘情愿的做你的仆从?

    别逗了……

    在知道了王笛成为了我的鬼仆的那一刹那,我也以为我是苦尽甘来,捡了一个大便宜……

    呵呵……

    可到头来,特么的,我居然收了一个口粮作为我的鬼仆!

    而且这个鬼仆唯一的会的……居然是吃!

    鬼仆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鲜为人知的职业,道士,降头师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

    做这些职业的一般都不会成家,毕竟整天和阴邪的鬼物打交道,只会给自己的家人带来麻烦,所以大部分的鬼仆就当做保姆来使唤。

    但是……

    这些鬼都有他们独一无二的能力,岂能如此大材小用?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里,有斗鸡,斗蛐蛐,斗牛,斗鱼……

    呸……

    怎么能少得了斗鬼?

    因为道士除了抓鬼厉害一点,充其量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抓鬼和斗鬼就是道士之间最主要的交流方式。

    现在的我,难免会和道士,还有鬼心的拥有者们进行不可避免的接触,到时候,肯定会和他们进行一系列的比试。

    阿丽的特殊身份暂时不适合公开,所以我能想象的到我将王笛派上场的场景,难道我能指望她帮我扬名立万?

    呵呵……

    我只希望她在没有展现出自己吃的天赋前,不要被别的鬼当作口粮吃了就行。

    我痛苦的嘶鸣了一声,这才推开一脸关切的王笛,缓缓站了起来,而王笛则是不明所以的凑上来,关切问道:“主人,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看?”

    看着她真实的感情流露,我心里不由的一软,感觉暖暖的,能吃就能吃吧,我又不是没钱,再说了,我又不是抱着让她做我的鬼仆的目的才救她的,我来这个医院只是为了找到王普的罪证,从而将杰少的母亲从王娣的手中给解救下来。

    至于王笛还有医院里的那些鬼……只是我的举手之劳罢了。

    既然是这样,就算她是一个口粮又如何?

    大不了,就勉为其难让她做我的保姆好了……

    话说,王笛还是一个美女,似乎我也不吃亏……

    哇哈哈……

    “主人你笑什么,我怎么感觉全身上下似乎有一阵寒意在涌动。”

    “我在笑吗……没有,绝对没有。”

    即将要走出医院大门时候,我猛地停下了脚步,将王笛死死的拦在身后。

    明媚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医院外的大地,可就是这么好的天气,却让我犯难了。

    王笛怎么办?

    鬼似乎是不能直接接触到阳光的吧。

    我看了看王笛,王笛笑了笑,就消失在了原地,就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王笛的声音从我的意识海里传了出来。

    “主人,以后我就呆在这儿了,有什么事,召唤我出来就好了。”

    召唤你出来吃东西?

    我不由得撇了撇嘴。

    “对了,你都能吃些什么,鬼不是不能吃人的食物吗?”

    我很是好奇的询问着王笛。

    王笛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本小姐可是看见什么,就能吃什么。”

    我很是怀疑的指了指医院的承重墙:“那你把那玩意儿吃了看看……”

    我还没说完,王笛就从我的意识海中窜了出来,原本娇小的嘴一下子张的很是巨大,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将那承重墙一口吞了下去。

    这……

    “大家快来看啊……医院要垮了……”